「佢地口口聲聲話想我地過一啲更加好既生活,但係佢地又知唔知我地實際上想要啲咩?佢地都唔知我地想要啲咩,又點會俾到最好既我地呢?」Cynthia坐了起來,害我只能看到她的背影。
 
「再加上,我地根本冇人想做喪屍,咁點解佢地仲要迫我地做?就算佢提供到所有野都好,倒頭來我地都唔會開心。」
 
說罷,Cynthia便碎步離開,說什麼給我一點時間思考和冷靜下來。
 
真的猶如Cynthia所說的嗎?牠們現在也只是強迫我們成為牠們的一份子,沒有聆聽過我們的意見。
 
所以,我們也只不過是在捍衛我們自己的人權!我們也只是被迫與牠們開戰,可以的話,我也很樂意與牠們一同坐下來談判。
 


嗯,一定是這樣,別再老是想著健美喪屍的話了,牠根本就只是在妖言惑眾!
 
「大家行得未?」
 
「就係等緊你呢句。」我拍拍身上的灰塵,手中的驗鈔燈緊握得快要弄破似的。
 
我係呢個世界既Alice,我係英雄,我係嚟拯救世界!
 
「麥俊傑……」Cynthia的手又在牽進我手心之中。
 


「你講得啱架,一切既野都係佢地搞出嚟,係佢地既錯……」外面的喪屍,無一不是面目猙獰,討厭得很:「係佢地既錯。」
 
「咁諗就啱架啦,自己世界,自己救!」呀峰首當其中,從自修室的門箭步跑出,揮舞住手中的驗鈔燈,身旁的喪屍紛紛倒地,隨後的喪屍看見此情勢都四周逃亡。
 
「跑咩啫,你地唔係好鍾意追住我地嚟咬咩?過嚟呀!」張森堡更是隨便揪住面前的喪屍,把驗鈔燈直接灌往牠臉龐。
 
於是,在圖書館門外開展了一場喪屍的大屠殺,我們五人方圓數米都未有喪屍走至,而我們更是乘勝追擊,沒給喪屍們留下一絲餘地。
 
「麥俊傑!」Cynthia又是一聲尖叫,回頭一看,原來她身旁的喪屍都開始懂得躲在Cynthia從而在背後襲擊。
 


不,不光是Cynthia,而是所有喪屍都開始逃到我們背影,好讓我們的驗鈔燈照不到牠們。
 
牠們的弱點只是頭部,但我們則是全身每一處,這樣計算起來還是我們比較吃虧。
 
「大家背對背咁企!」Brian的方法雖然可行,但是我們一共有五人,那麼還有一個該如何是好?
 
管不了那麼多,還是先拯救Cynthia再說吧!
 
我連跑帶跳的奔到Cynthia身後,先是把那裡的喪屍全給趕走,再緊緊的扣住了手臂,讓我們背貼背的站著。
 
而因為張森堡的身高和Brian和呀峰相差甚大,因此無法跟他們合體,只好背對著圖書館的外牆,只活動性也相對性地下降了許多。
 
我們也順利地解決了眼前第一個危機,繼續殺戮。
 
地上的屍骸變得愈來愈多,整片土地都和戰爭片上的情景沒兩樣,耳邊傳來的則只有喪屍的哀嚎聲,大得就連站在我身後的Cynthia說的話也快要聽不見似的。


 
只是這種感覺,更是令我殺紅了眼。你們把我的親人和好友都從我生命中拉走,我也不會讓你們好受!
 

 
「上次就話放過你啫,你仲夠膽響我面前出現?」無他,我望見健美喪屍的身影在運動館外一瞬而過。我先把Cynthia安頓好,便立馬緊隨牠步進運動館裡。
 
「你睇吓你,仲話自己唔係殺人犯?」健美喪屍跑到了籃球場裡並發現根本無路可逃,只好轉身和我對話。
 
「係你地迫我架。」我才不像什麼電視情節般讓牠說罷廢話後才要殺牠,隨即高舉手中的驗鈔燈……
 
冇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