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問你呀,點解你唔想變成喪屍呀?」我望著玻璃門外活動著的喪屍,心想著Cynthia也成了牠們的同伴。
 
「邊個會有人唔做做喪屍架?呢條問題你自己坐響到慢慢諗啦,有咩特別事就嗌我啦!」呀峰轉過身來,踏上樓梯。
 
「咁如果一定要你揀一種,你會寧願死定係變喪屍?」我正是給予他選擇權去決定我下手的方法。
 
「我寧願死,都唔要做喪屍。」
 
……
 


我沒多說什麼,跟隨著他的腳步走了上去成人圖書館。
 
「你唔係話你要守夜咩,做咩跟埋上嚟?」呀峰一臉不解的問道。
 
「我想攞啲野食。」我指了指那放滿食物的多媒體圖書館。
 
是時候了。
 
「咦,點解出面……」我這一說,呀峰立馬整個身都依在欄桿,半個身子正滯留在半空之中。
 


「對唔住,係你自己揀架。」我揪住他雙腳,一股氣的把他翻過欄桿,讓他直直的飛墮至下層。
 
「嘭!」誰不知呀峰竟撞到了樓梯扶手,頭顱都快要撞得破碎似的。
 
但…這樣不就更好嗎?我用不著下去給他多補一槍。
 
呀峰的屍體,就這樣子大咧咧的躺在圖書館的正中央位置,還不時的抽搐著,也許是還有半點生命跡象吧。
 
「咩聲?」張森堡和Brian聽到一聲巨響便馬上奔出,呀峰的機關槍正好留在他剛站的原地,儘管我不懂得使用,但還是先握好再說。
 


他們見我厲眼的眼神以及手中的機關槍,心裡也大概有了一個打算,被迫的舉起雙手。
 
「我唔想架……我真係唔想架……係佢自己唔小心跌咗落去,唔關我事架!」
 
「你想點?」Brian深知我實質是害怕得要死,放膽的碎腳上前:「你係咪想要晒呢到既所有野?」
 
「你唔好郁呀!」我發瘋似的用槍頭指著Brian,食指早已放在扳機之上,隨時便能發無數法子彈。
 
「我問你地呀,你地寧願死……定係變成喪屍呀?」
 
「……」二人都未有回答,因為他們知道不論哪一個答案,都將會成為他們的結果。
 
「我叫你地答我呀!」我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總覺得呼吸困難似的。
 
「點解你要咁做?」張森堡到了現在還不敢輕舉妄動,嘗試化身為談判專家。


 
「我只係想對佢好,我只係想保護佢……我要保護佢呀!」我向天花開了數法子彈以宣洩自己內心。
 
「我問多你地一次,你地想死定係變喪屍?」
 
「兩樣都唔想!」
 
張森堡從腰間拔出一把菜刀,正準備瞄準著我手臂而拉弓。
 
「你真係覺得你快得過機關槍咩?」我隨便向他身上射了數下便徐徐倒下,鮮血從子彈孔流出,把整片地方都染得通紅。
 
「你揀邊樣?」我才不會理會快將垂死的人,槍管再次指著Brian眉心。
 
「我剩係想離開呢到,你唔會再搵到我,得唔得?」Brian看似也放棄了拯救張森堡,只見他把那沾滿鮮血的手再三舉起。
 


我未有答話,空氣彷彿就在這一瞬間滯止住。
 
Brian帶有無數內心情緒的長嘆了一聲,似是而非略有所思的腳下樓梯。
 
但……你真的認為我會因此而放過他嗎?那怕是只有丁點兒的可能性,我還是要確保Cynthia的安全!
 
「嗯……」Brian悶哼了一聲,滾下樓梯並正好躺在呀峰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