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問過你地架……係你地唔答我我先幫你地揀……」
 
我把機關槍拋得老遠,連跑帶跳的下樓梯,再跳過地上那兩具屍體回到兒童圖書館。
 
「Cynthia!我返嚟啦!我地依家安全啦……」放聲高叫的同時,找尋著Cynthia的身影。
 
「你去咗邊呀?快啲出嚟啦!」心中的不安感又再次湧現,害我胸口突然一痛,痛得只能跪下。
 
萬能匙,唔見咗……
 


「唔撚係掛……」我咬緊牙關吃力的站起來,前仆後繼的去到正門。發現正門早已被打開,想必是Cynthia逃離這裡。
 
「出面好危險架!點解你唔等埋我先出去呀?」我正想踏出門下時,健美喪屍又再出現在我眼影之下。
 
「估唔到你真係會咁做喎,點呀?係咪舒服好多呀?」健美喪屍滿是挑釁性的問我,我立馬變成喪屍並上前就是一咬,牠的肩膀便缺少了一塊腐肉。
 
「佢去咗邊?」我隨口便把口中的肉吐掉,示意我現在已亳不懼怖任何事情。
 
「你仲要為女死為女亡到幾時呀?你啱啱聽唔清佢講咩咩?洗唔洗我重複返一次俾你聽呀?」健美喪屍無視身上的傷口,繼續挑逗。
 


「我係問佢去咗邊?」我開口又是一咬,這次傷口更是深得見骨。
 
「點解要為咗一個唔愛你既女仔做咁多野?你睇吓你自己搞成咁樣,又為咗啲咩呀?佢係公廁嚟架,你地開心過咪算囉!」這次換到是健美喪屍生氣,是因我的犯賤而氣。
 
「佢唔係啲既人嚟架……你,你係咪偷換咗我支血先搞到佢咁,你講呀!」我一手推開了健美喪屍,但眼看四周都未見Cynthia的蹤影。
 
「你癲夠未呀?」健美喪屍一拳便把我打倒在地上:「你要當我衰人唔緊要,但係唔該你有返做人應有既尊嚴。」
 
尊嚴……?
 


「佢響邊?」
 
「哼,仲話咩人類係高智慧生物,就憑你?計我話,你連喪屍都不如!」健美喪屍還補上一腳,直踩向我臉頰。
 
下雨了。
 
這場雨還下得真夠合時,雖說是來得有點突然,但正好凸顯出我現時的落魄。
 
「你曾經都係人,你一定都有犯賤過……點解,點解你唔俾多次機會我?」
 
「我就係唔想你再泥足深陷!如果你同我一齊開創呢個喪屍新世界,到時你驚死你冇女?」健美喪屍未有把腳鬆開,反倒不停地施力。
 
「一次……我剩係要多一次機會,我唔仆街唔會知痛……我求吓你……話俾我知佢去咗邊……」我放棄了掙扎,任由雨點打在我臉孔上。
 
「佢應該返咗屋企。」


 
臉上的壓力逐漸散去,我也能夠站起來再次與健美喪屍對上目光:「點解……?」
 
「你估我唔想殺咗你?不過你係件事既關鍵……我需要你嚟完成我既計劃,不過要等你死咗條心之後。」健美喪屍語帶嘲諷的味道,一步步的離開。
 
「個計劃……係你設計既?」儘管我很想盡快找回Cynthia,但我還是先解決心中的問題。
 
「唔係,個計劃一早就存在,我只係執行嗰個人。」健美喪屍未有停下腳步,繼續於細雨中慢步。
 
「你係咩人?」
 
「等你仆多次街先再嚟搵我啦,我會等你。」
 
雨,依舊未有要停下來的跡象,正好比我內心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