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nthia,我知你係因為一時之間仲未接受到現實先會咁架。不過你放心呀,你仲有我呀,我一定唔會離開你架!如果你真係唔鍾意我既話,你又點會同我做埋咁多曖昧行為呢?
 
就算我們變成了喪屍,也是能夠好好的過活著,還不用避世似的生存,你一定要明白我的好意呀……
 
我為了你,甘願讓自己變成了半人半屍;為了你,寧願殺害其餘生還者;為了你,願意付出了我的所有……
 
你就是我的一切呀!我不能……我不能沒有你!我才不要回到未有生化危機之前!
 
街頭上的喪屍全都像人們食罷飯後出來散步似的,與奔跑的我成了很大的對比。我並不是單純因為辛苦而決定讓Cynthia變為喪屍……你懂我的,無論有多辛苦我都能為Cynthia給一一涯過。
 


只是我認為,這是對Cynthia最好的方法……
 
「你唔係我,你又點知我想要啲咩?」
 
「咁你話俾我知呀,你話俾我知你想要啲咩,我咩都可以俾到你架!」
 
「係咩?」就是在上年,我竟然喝醉之後打電話給予Cynthia,並發酒瘋的向她表白:「我依家最想要既,就係你呢世都唔好再搵我,係咁多!」
 
「點解?點解你唔一次機會我呀?」儘管是喝得爛醉如泥,但我還是能夠感受到那失落與悲憤的感覺。
 


「你要我講幾多次先明呀?我呢世都唔會鍾意你呀!我地好似依家咁做返朋友咪幾好,你係咪想連朋友都冇得做?」從語氣中不難聽出,她很快便會掛線。
 
「我唔想你收我做兵呀……」果然是爛醉,才能道出這句話來。
 
「我從來都唔收人做兵,係咁。」
 
我能做的,都已經做盡……
 
我很愛她,甚至比自己更愛。她所說的一未一句,我全都銘記於心,她不喜歡男生打電動,我立馬就給戒掉。她認為我未能給予安全感,我問身邊的友人何為安全感,再一一改善。
 


改得自己,都不再是自己。
 
「Cynthia!你響邊呀?」
 
我都不知自己跑了多遠,只知道我雙腳累得都不像再是自己似的。但我還是抬起那灌了漿的腳,強行地踏進她家。
 
「唔好……」
 
Cynthia拿著一把生果刀,在廁所對著鏡子打量著。
 
「唔好做傻事呀!」
 
她轉個頭來,咧嘴微微一笑,並開始在自己臉頰上刻上一刀又一刀。
 
「求吓你,唔好……」


 
「點解喪屍皮膚咁差既,咁我一直以嚟敷既面膜,搽既美白咪冇用囉?」Cynthia突然活生生的從自己臉龐扯下一塊大得猶如手掌的真皮下來,馬上變成一位血人。
 
而我,早已被眼前的她嚇得倒跌在地上,抱頭痛哭。
 
「仲有好多…好多地方都好樣衰!」
 
Cynthia更是把刀在身軀各個位置來回地刺入再拔出,整間廁所滿滿盡是黑色的血。
 
「係你,係你搞成我咁樣架!」她眼神空洞的望著我,彷似是要準備把所有不憤都發洩於我身上。
 
「你變成點都好,我都會咁愛你架!」對,所有事情都變了也好,我對你的愛,依然依舊。
 
「係咩?你唔係剩係鍾意我個樣咩?如果我依家變成咁,你仲愛唔愛我呀?」這次,Cynthia亳不猶豫的把刀子插在臉頰,張開口時甚至能夠看到刀頭正在口腔之中。
 


「愛!愛!你唔好再傷害自己啦好唔好……」我仆倒過去幫她把生果刀輕手地抽出。
 
「麥俊傑……」
 
「冇事架,我依家搵野幫你急救吓先!」我正想回客廳找來急救藥包時,Cynthia卻把我捉住。
 
「你係咪話過,只要我想點,你都願意配合我架?」Cynthia每句字,總會吐出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