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停下了腳步,眼角的淚珠終於還是忍不住而滑了下來。在整個生化危機當中,我又到底有做了什麼有意義的事?
 
「你依家冇,但係你之後就會有。」健美喪屍掏出剛剛與報紙一同給予的紙巾。
 
「點解係我?點解唔可以係其他人?」我沒有接過紙巾,反倒想讓眼淚自然風乾。
 
「因為如果冇你,就根本唔會有呢件事發生。」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你既意思係……」我低著頭,心中正在祈求之後的答案並不是如我所想般一樣。
 
「你係病毒源頭。」
 
點會咁架?做咩突然之間又爆咗啲咁難以置信既事出嚟?
 
「我?我好地地又點會有喪屍病毒呢?唔好講笑啦!」也許是健美喪屍見我情緒低落,才說出這看似好笑實質無謂的話。
 
「你自己諗吓,點解個個一俾人咬就變喪屍,但係你就可以隨時變身?」
 


「咁……咁係因為,我當時係俾一大班喪屍咬,所以先會咁……再唔係既,話唔定當時真係有隻狗呢!」我急得快把報紙都抓破。
 
「只要你唔係剩係見到一隻喪屍,你都俾一大班喪屍追住嚟咬架啦。」回想一番,所有生還者故事的確總會有一段是被一群喪屍所追殺。
 
「我地香港有今時今日,都係因為你先會咁。」
 

 
「冇可能架……」我每天的生活都如常,身體也沒有什麼大礙,家族也未曾有什麼大病,為什麼……
 


「不過呢次唔同啲,因為唔只你一個係病毒源頭。」這次輪到健美喪屍停下了腳步來:「所有一九九七年七月一號出世既,都有一定既機率會成為帶病者。」
 
「咁……咁我都唔一定會係……」儘管是有那麼一丁點的機會,我也不願成為千古罪人。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號出生人口係一百零四個,當中有一半既人,即係五十二人有喪屍病毒。」健美喪屍抬頭望上天空,發現烏雲蓋頂便收起雨傘。
 
「而你,正正都係嗰五十二人之一。」
 
「你又知?」
 
「剩係見你可以變嚟變去就知啦。」原來我們不經不覺就來到了一間露天咖啡店,健美喪屍隨口叫了一杯mocha。
 
「你地出世既時候,醫院會同大家做個人體實驗。你地咁多個嬰兒會分開兩組,一組會注射一種新型疫苗,另一組只係注射生理鹽水。話就話想測試新型疫苗對人體有冇害,實際上就係將啲喪屍病毒注射落你地體內。」
 
「但係……醫院話做就做啦咩?啲家屬呢?」椅子都還未坐暖,我便再次激動的站起來。


 
「講起嚟就出奇啦,又真係冇一個家屬拒絕醫院。所以話呢,真係有錢使得鬼推磨。」健美喪屍笑得彎下腰。
 
我回想起之前與媽媽交談時,她的確有說過我出生的時候醫院有邀請過我當他們的試驗品,並實斧實鑿的說亳無不良影響。
 
當時我老媽的確是想了一會,但當醫院再提出可讓我終身免費看急診的時候,媽媽還是點了頭。
 
「咁點解醫院要咁做?」我氣得拍枱質問道。
 
「你諗吓你出世嗰日係咩日子先啦。」
 
我出世嗰日係咩日子?
 
香港回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