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返嚟啦!」哈,我到底是跟誰說這番話?母親早就慘死在房間裡,老爸?我出至娘胎而沒有見過這個男人。
 
我一直也是與母親二人相依為命。可惜的是,如今卻失去了依靠,與她天各一方,屍鬼殊途。
 
既然未敢踏入母親的門,倒不如攤在沙發之上,頹廢並揮霍自己的青春吧!
 
真的不知道,還能從哪方面入手。也許健美喪屍果真的有他的道理吧,要是我跟他合作,早已大把世界,用不著如此的愁眉苦臉。
 
拿出筆記簿,隨便的亂寫一通,卻發現原來簿本只剩下十多頁。想必是我的人生,也只剩這數十頁吧。
 


但不知為何,我把字型盡量壓小,內心是還未有放棄嗎?我不知道。說得還真夠白痴,人類大腦的思想,總和實際上的行動差天共地。此外,人類永遠也沒法利用大腦去思索大腦自身的運作。
 
眼鏡男,這又是否你口中的人類獨特性?
 
寫罷,又再三翻閱以往所記錄的筆記。其實即使不看,一切發生的事我依然歷歷在目。就似是繡花章一樣,畫面早已刺進我大腦之中。
 
可是在亳無方向的情況之下,回望過去都不失為一個好辦法。殊不知天外突然不知從何飛來一個靈感。
 
果然!
 


我真係諗少咗一樣好重要既野!
 
「我個腦到底響到做緊啲咩架?之前明明有幾次已經覺得唔對路,點解咁都可以唔記得?」我一個翻身好讓手機能滑至掌心之中。
 
討論區!
 
儘管上面再也沒有任何新的發文,但經我測試過後發現此討論區還能運作!沒有網絡又如何能夠上線並發文呢……
 
「唔通係內聯網?」我也忘了說,我壓根兒就是一個電腦白痴,有關電子電腦什麼的問題,我通通都是交予給別人待我處理。
 


唔理點解啦,總知就一定有問題啦!今次就係可以拯救到香港既最後機會啦!
 
我死命的三步併兩步衝至細巷之中,不時大嚷健美喪屍現身。
 
「嗌得我咁急做乜呀?唔係咁快就回心轉意呀嘛?」只見健美喪屍從轉角位冒出,我隨即把手機螢幕亮在他面前,不多作解釋。
 
「就係咁?所以呢?你唔係咁小事就嗌我出嚟呀嘛,大佬你估我真係得閒到咁可以成日跟住你咩,我都有野做架。」怎麼他好像沒太大反應?
 
「你一早就知?」
 
「我都係會員嚟架。」
 
「你知咁做咩仲唔做野呀?呢個討論區唔洗經網絡都可以用到。你之前咪話過剩係香港先有生化危機架嘛,一定有人依家唔響香港,我地可以叫佢地聯絡外界啲人救我地!」我早已盤算好行動計劃的一切。
 
「夠啦。」


 
「係呀,救呀!我地好快就可以冇事啦!」我未有留意到二人所說的字有所不同。
 
「我係話足夠個夠呀!」嗯,他提醒了我:「你可唔可以唔好再諗點反抗呀?依家咁樣有咩問題呀?」
 
「你真係覺得冇問題咩?」我急了,急得直躲著腳。為何他總是一副既來之則安之的樣子?
 
「就算真係俾你反抗到,贏咗又點呀?呢到一早就返唔到去以前咁。」健美喪屍還不忘補上一句:「我地唔夠佢地嚟架。」
 
「你唔係話過,喪屍係最高智商既生物嚟咩?」我一時想不透,到底他們的聰穎是何以見得。
 
「就係因為我地有智慧先知我地根本唔夠佢地鬥!」
 
「你試過啦咩?你地乜都未試過就話冇可能,咁樣叫高智商?」我恨不得一口直接把他吞口中。
 


「我唔洗試吊頸燒炭都知會死!你可唔可務實啲,腳踏實地啲呀?」他同樣也氣壞了。
 
……
 
「你真係甘心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