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章:傳說

我跟佳前輩,走到了一個大石壁的面前。

一座巨形的,由無數塊大型岩石堆砌而成的平面巨壁。

整座巨牆就這樣不留情面地興建在樹間之中,影響著樹木的生長,有不少樹都依附着巨牆而生,被迫使曲折奇異化。

看起來就像是巨牆故意阻礙著樹木的生長一樣,而巨牆看起來卻至少有十至十二米高吧,有不少歲月流下來的痕跡,比如野獸的爪子以及風雨的擊打。這令石面粗糙不平,使巨壁表現出非比尋常的壯觀以及雄偉。



佳前輩指著巨大的城牆說道:「穿過這座城牆後,就是血岩村了。這個巨牆是環型而建的,緊緊包著保護著村落。這門內的路也是在環內左穿右插的,所以在裹頭也要走上不少路程的。」

「是嗎……血岩村嗎?聽著都覺得有夠不利了,但倒是單純看這座傢伙也覺得挺厲害的吧,它有名字的嗎?」我幾乎沒聽清前輩的說話,在自覺自的摸著巨牆興奮地說道。

佳前輩卻感嘆道:「這我就不知道了,可是,明明在城市內頭看到的大廈,建得更加大,也造得更細密的。」「哈哈……是吧。」

我倆走近牆腳下的門,卻發現跟那雄偉的巨壁相比下,那給人進出的門口卻只有正常的大小,總覺得,以比例來講,確實非常地奇怪。

但這些古老村落,應該很小跟城外的人接觸,也沒有要大量交易的必要。作為單純城牆來看,門這種大小應是差不多吧。



可是,這地方沒有戰爭,沒有盜賊,更沒有天災,造出這樣大的城牆到底是幹嘛?

「佳前輩這……」「別問我這座城牆的事了,我確是不知道的。」在我想發問時,佳前輩已阻停了我,以免我的好奇心愈發愈巨大。

我倆慢慢地走進了巨牆的內部,走了不夠幾步,轉個角位後,牆內的光線漸漸變小了。

不一會兒,牆內就幾乎已經漆黑一片了,連在身前的前輩我也看不到。沒有法子下,我倆停下了腳步。

佳前輩一邊找尋著什麼一邊說:「這條路是沒有燈光的,所以我有提醒過你帶手電筒的,你有帶嗎?」「有啊,可我忘記了放在袋的哪兒了。」



「哈……你找找看吧。」聽前輩的一聲微笑後,眼前的道路已被燈光照得明亮起來了。

「先走著吧,但是你也要找出你的手電筒出來,不然等會兒我的手電筒沒電就糟糕了。」我點著頭再在那亂七八糟的手提包內找找看,不過,我的手電筒有沒有電還真是不知道呢。

在牆內走著走著,覺得時間經過得非常之慢長,是因為牆內空無一物的原故吧?

我閒著說:「這座巨牆看起來真的挺簡樸呢,雖然從牆外看起來好像很壯觀,但內面居然是什麼都沒有的,連擺放燈火的位置都沒有呢,其他人是怎麼看得清路呢?」

「也許村民經過這裡的時候,都會帶著火炬吧,就像野生原人一樣。」

「真的嗎?」

「我瞎猜的。」



跟著佳前輩,一邊無無謂謂的說著些了無邊際的東西,一邊向不知道目的地的前方而行。

直到,在我倆走了大約十分鐘後,我突然感到背脊發涼,感覺了一絲一絲的寒氣。

我問起佳前輩:「佳……佳前輩,你沒有沒突然覺得這裡好像,很恐怖似的?」

「怎麼這樣說?我們不是走得安好嗎?」

「不是的,我真的突如其來地覺得,突然有些恐怖的東西向我襲來,佳前輩你沒有感覺到什麼嗎?」

「我現在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哦,而且我都走過這裡好多次了,倒是還沒有遇到過任何牛鬼蛇神的傢伙。」佳前輩明顯地對我的狀態,沒有除了我的言語外而更深的體會。

但我也不能說這個恐怖的感覺有很強烈,它現在只是若隱若現地出現,似有似無的,也許只是我的錯覺罷了?

佳前輩看我露出莫名其妙的神色,說道:「還覺得有異狀的,就讓我說些東西給你聽著,讓你沒有那麼吃力吧。」「你想說什麼東西呢?」



「是關於,包括血岩村在內的西邊古老村落群,他們的傳說小故事呢。」「喔!那我洗耳恭聽了!」

「這個故事是我首次進來這裡的時候,無意間聽到的,由一位在路邊的說書人講述的。」我豎起耳朵,全神貫注。

佳前輩摸摸著下巴回憶著:「在很早很早以前,一名傳中的少女從另外一個世界進來了,她帶著無比的勇氣以及希望,想要在地保這個地方建立一個美好而且人人都能夠開心的世界。所以她建立起世界上最大的最美好國體,天克國,成為了一個受人民愛戴的國王,全世界的百姓得到一段時間的和平,以及每個人都安居樂業,豐衣足食。」天克國……

「可惜的是,某種邪惡之物,也由她的世界進來了地保這個地方了。他們的出現,使到這個美好的世界馬上進入破壞的邊緣而且寸草不生。似乎被毀滅的地保以及全世界人類殘忍的死亡,使到這名本想令這世界美好的少女,感到痛心又內疚,她覺得,是她把邪惡的東西帶進來這個世界的。」

「天上的神明看到少女無上的悲痛,也受到了感動,先是把世界復原後,再著手把邪惡的東西給消滅掉,以令少女破涕為笑。可是邪惡之物快被神消滅的時候,用盡最後一口氣這樣跟神混合了,以令神不能把自己也給殺滅,也使自己能這樣一直作惡下去。神眼見自己快要成為邪惡的東西,唯有把自己一分為四,讓自己最純潔的一部分能不受影響。」

「可是,其他的三部分已經被無上邪惡給弄髒了,他們得到了神的力量後,作惡的力量反而更大。卻可幸的是,因為邪惡化為了三部分,使得他們各自互相憎恨,各自制衡對方,令到世界不至於馬上再次被摧毀。」「有那三部分?」我興高采烈,雀躍無比的問道。

佳前輩見我雙眼發著閃光,也連忙把故事講述出來。「四肢以及軀體,化為了大海以及土地的惡鬼,不停地在加深大海的海溝,增長海水的數量。也在世界的邊緣,增長著土地以及植物。就好像一個還在生長的青少年一樣。但卻是無目的的,無意義的更加巨大化。」



「而臉頰部分卻化成了烈火,是最想把世界毀滅,燃燒殆盡的一部分,保留了邪惡的東西最深層想法的那一個部分。」

「生殖器的那一個部分,化成了巨大的山脈,在用自己的身軀養殖著各種的動物,想把自己的領土無限的擴展,從而侵蝕這個世界。」

「而那最後的一部分,則是腦部,作為神保留下最純潔的部分,卻化成了一位毫無力量的小孩,即使是得知自己的真正身份是一位舊日的神,而沒有把身體取回的能力。」

「那名少女呢?」我掩蓋不住好奇心問道。

「這個部分還沒有完。」

「什麼?」

「在想著世界會就這樣,就這樣維持著穩定下來時,臉頰的部分,那一股狂暴的烈火把巨大而且養育著無數生物的生殖器部分給吞噬了過來。其後,它走到世界的中心,一直把邪惡的後代給繁衍出來,等待他日,它的子女比它的那個化為了大地以及海洋的兄弟還要更強大的時候,世界就會進入最後的時刻,無論是那一方的勝利,都會象徵著世界的毀滅。」

「那……那少女呢?」我問道。



「你總是糾結於那位少女呢,那位少女,在之後一直鬱鬱寡歡,哀痛欲絕,她覺得,世界會發展成如此田地都是因為她而引起。所以她即使是疾首痛心也好,也強行支撐著自己,帶領回天克國以及她的子民,保衛著自己的家園。她希望能為往日的自己帶來一點救贖。」

「就這樣。」佳前輩深呼一回氣,象徵著故事的終結。

我食指指跟姆指輕搓下巴,其後說:「真的假的?但是我們這個世界好像沒有過單一國家嘛,現在南方那一面還在打仗呢。」

佳前輩無奈按著頭:「當然是傳說啦,又神又鬼,又另一個世界的人之類的東西啦。」

「是嗎?但好像,又好像這個世界有好些關聯似的?」「哈哈。」佳前輩聽到後又微微的笑了。

在我們在說有笑時,佳前輩突然眼色一變,像被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