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四章:忘我者

眼見佳前輩突然臉色發青起來,我憂心地問及佳前輩:「佳前輩,怎麼了,你感到了什麼不適嗎?」

「我都整個故事都說完了,怎麼還在走著這條路呢?」「佳前輩……」
聽著佳前輩的喃喃自語,我也不自覺地驚慌起來,也感覺到剛才那種深沉的恐怖有更巨大化的跡象。

「不可能的吧……欣,我們已經在這裡走了多久的時間了?」佳前輩猛然地問著我。



「我……我沒有進行過計算呢,但是快半個小時吧。」

「半個小時?不可能吧,你有帶著錶嗎?還是說這只是你瞎猜的?」「我的手錶還留在我的袋子裹,但是,我單慿感覺,應該也差不多半個小時了吧……」佳前輩顯得非常慌亂,我也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條巨牆內的通道,我已走過好幾十次了,每一次也不會走超過二十分鐘。上一次我都還有在計時的,這次真是失策了。」

「佳前輩,你是說這次我們走的這條通道是走錯了方向,還是……」

「我正是害怕這一點,這個巨牆內面可能有幾條分岔路,要是真的走錯了,我們會到那兒還真是不知道。不過我已經走過了那麼多次,要是有看到分岔路的話,不可能會看不見吧。而且剛才走來的時候,我也沒有看到什麼分岔路啊……」佳前輩歪著頭地苦惱著。



「佳前輩你應該多心了,可能是我的感覺錯亂了,應該只是走了十五分鐘罷了,可能再走一段路,我們就到出口了。」

「是吧……」佳前輩報以我個微笑,似是對於剛才的自己感到失態。

但,我也已經笑不出來了。

事實上,在佳前輩一開始慌張的時候,我所感覺到的那種恐怖感已經愈來愈巨大了,已經不是若隱若現的那種感覺,而是好像有一個活活的人,站在你的身後,在注視著你一樣,非常明顯的感覺。

那種感覺不但充滿著恐怖,而且極其騷擾,就好像身後有個詫異的人隨時都想上前來作弄我,使我不得不馬上拿出手電筒,向著後方照射。



「啊!什麼都沒有啊……」我預期了後方必定會有人的出現,對於身後空空如也居然感到想像落差。

「欣,怎麼了,你又感覺到什麼了嗎?」佳前輩對於我突如其來的反應感到非常緊張。

「你還感覺到那種東西嗎?牛鬼蛇神的東西?」

我點點頭:「我感覺到很強烈的恐懼感,還覺得好像有個人出現在我的身後一樣。」

「嗄……」佳前輩深吸一口氣,意圖把我倆的意識均拉扯回出來,然後她踮起腳尖摸摸著我的腦袋,其後說:「不用怕的,有我在,我不會受到那種東西的侵襲的。只要有我在,它肯定現不了身,對我們造成不了傷害的。」

「佳前輩,你是說真的嗎?」

「瞎掰的。」

我有氣無力地苦笑了幾句後,跟著佳前輩再走著。



顯然,恐怖的感覺已經升至極點,可是,是佳前輩緊緊捉住我的手,才不至於讓我失控。

她的手小小的,卻又很溫暖,死緊的捉住我,好像為免失去什麼很重要東西似的。


但是,己不知道走了多久了,眼前還是看不到出口。

我跟佳前輩均已心急如焚,一邊期待著在轉過角位後眼前會出現一絲的光芒。

可是,一個一個轉角位的出現,卻象徵著一次一次的失望。

我感覺真的快受不了,因為不但眼前的奇象使我心煩意亂失去了耐性之外,我感覺到那股恐怖的觸感已經把我全身都包圍著,正在深深的入侵著我。

我已分不清楚這只是我自己帶給自己的錯覺,還是這裡的牛鬼蛇神在作惡了。



我跟佳前輩的步伐還似是保持著平穩,但實際上我已經接近崩潰的邊緣,只能依靠佳前輩的一雙小手把那僅餘的勇氣傳遞給我。

「佳前輩,會不會回頭會比較好呢?」我有點放棄地說。

「現在的話,已經不能再走回頭了。我們在這裡已經走了接近一個小時了,要是不是因為走錯了分岔路,我實在想不出其他的原因。要是現在回頭,再碰上分岔路的話,只會令自己的位置變得愈來愈難以掌握。」

「而且,剛才我跟你說過了,這個城牆是包圍著整條血岩村而建的,只要我們向著出口的反方向而走,至少應該會走回血岩村才對的。」

我在微微的點著頭,對於遇到這種怪事,佳前輩還能保持冷靜,我真是感到五體投地。

但是,相反的,我的那種恐怖感依舊沒有消散,而且它似乎以一種另類的型態來對付我。

頓時,我的身體感覺到非比尋想的毛骨悚然,而且深入身體深處,就好像全身的任何之物都被這股無以名狀的奇異之物所入侵。



我的身體好像被這東西所打通了一樣,整個身體好像變得混混濁濁一樣,只剩下腦袋好像跟身體完全分離了一樣。

感覺身體不受自己的控制,連自己現在正走路著也感覺到莫名其妙的奇怪感,不可思議。

幾乎毀滅性質的劇烈恐怖感,源源不絕流竄著我的身心,使我完完全全抵擋不住。

無意間,口中漸漸流著唾液,我「唔……」的喃著,強行吞回口中的唾液。

那種感覺還好像想把腦袋的控制權都想搶過來,不斷地在身體流竄的異物向著我的腦袋狂亂地擠擁。

意識好像會被它而擠出整個身體一樣,我害怕得用地拉扯著我的意識。

佳前輩見狀也沒有多說一句,就好像了解到我會被她輕輕一句說話分心一樣。同時她的手把我捉得更緊,那股溫熱使我在拉扯中更清晰著自己的意識。

就這樣,在你拉我扯的狀態下,居然走出了巨牆的條道。



牆外出現刺眼無比的日光,白色的光芒把我混亂的意識一下子拉扯回現實。

「嗄……嗄……嗄……」就連走出了巨牆後表現出喜悅的體力都幾乎沒有,我無力地雙膝跪下,收不住那已流出口腔的唾液,我的眼神出現極度仿佛的混亂。

佳前輩見我痛苦不堪的表情,非常緊張。

「欣,你怎麼了,剛在牆內我已經看到你整個人都好像神不守舍一般,以為是你看到什麼不能看到的事物,所以也不敢問道你是怎麼一回事了,但到底怎麼了?」

「我也真的不敢肯定是怎麼一回事,只是我在牆內感覺到一種很深層很深層的恐怖感,剛才甚至因為這一股恐怖感太過強烈,令我產生出一種,有種恐怖感會把你整個人給吞噬了的幻覺……」我有氣無力的回答道。

「是嗎……」佳前輩顯然看起來一點也不覺得真實,只是看到我如此強烈的反覺,她也因此而擔心起來罷了。

「那你需要休息一下嗎?我們已經離開了城牆了,現在根據那方向走就可以到達血岩村了。」佳前輩指著我們前方的一條村落。

「那就是血岩村了嗎?」我問道。

「那……那不是血岩村。那是異心之村。」

「異心之村?」我身心都疲勞得不勝負荷的狀態,只是感知到字裏行間中有點不合常理的地方,但是我卻沒有思索了要問佳前輩,其箇中的問題。

「欣,你怎麼了?感覺你好像很疲累的樣子?」

「嗄……沒有什麼,只是感覺好像身體完全沒有力氣,也提不起勁而且。」

佳前輩看到我六神無主的表情後,用她那嬌小的身體,去扶著我那軟弱無力的身體。

「再忍耐這一段路吧,要再走完這條路,你才得睡啊。」

「嗄……」沒有力氣回答佳前輩,好處整個身體都力氣都被抽乾抽盡了。

我一邊勉強地挪動雙腳,一邊保持住謹有的最後那份意識。

在一邊迷迷糊糊,極端昏睡,好像也整個人跌倒過好幾次的情況下,在巨牆門外走到一間房間的內面。

我快要暴斃了吧。

已經受不了那渴睡且四肢乏力的身體,我沒有經過思索之下一下子倒在那不知名的房間之中。「碰」的一聲,我倒臥在那堅硬的地板上,刺痛感都向我迎面而來,可是也停止不了我安穩地進入睡眠的狀態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