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五章:絲

「吱吱……吱吱……」我聽到鳥兒的聲音。

「我吸吁到料旭底炎屠聽炎技了米炎什系圾麼……」還有很多嘈雜而且不明所意的人聲,感覺到下方是一個繁華的鬧市。

「嗄……」我慢慢嘆了一口氣。然後一邊慢慢地聽著,一邊慢慢地沈澱自己的身體。

然後,腦袋以及身體也隨著叫聲而漸漸地活躍起來,我也因此而曉得是什麼一回事了。



現在該是來到了血岩村了吧,昨晚真的是太疲累了,所以一進入這間不知名的房間就呼呼大睡了。但至少我下意識地認為這間就是我該睡的旅館吧,雖然也不曉得這張床是不是我該睡的床就是了。

當時在房間中有兩個身影在地上盤膝而坐,不知在閒聊著還是什麼,她們應該都是女性吧,應該就是佳前輩所說的其餘兩位前輩了吧。

我閉著眼,遲遲不肯起床。我不是因為疲勞而懶床,而是總覺得這裡實在是太舒服了,明明樓下還吵得令人發悶,但樓上的我就在休閒自得地在躺臥著,有一種特別爽快的高尚感。

「嗄。」不過算了吧,一想到中午就要工作,而且還是第一天的工作,總得要收拾心情。

一張開眼,卻見到三個人在瞪大雙眼在看着我,而其中一個就是佳前輩了。



「呀?」她們幹嘛……

「你醒來啦?」其中一位女性一邊問候,一邊把臉貼近我的眼前,還表現得非常雀躍與異常興奮。

「幸好你沒有事呢,昨晚看到你飛快地衝進被窩,還真的以為你生病了呢,小欣。」「咦?」這位很熱情的女性,她溫柔地捉着我雙手,緊緊地捉着,還好像很了解我似的叫了我「小欣」。

「沒事就最好了。」她身旁的女性也嘆了一口氣。

她們過度的緊張,而且對我而言又是陌生人,頓時令我有點錯愕。



「呀,早餐還沒有煮好,我先去料理一下了。」溫柔的女性說罷,放開了那雙手又走開了。

餘下了我跟佳前輩以及另外一位女性。

「欣,我把你的資料,在昨晚已經全部告訴他們兩個,所以你也不必自我介紹了。」「哦。」我微微點頭,整理著自己的思緒。

佳前輩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一邊品嚐著什麼,一邊指著另一位站著的女性,一位長著黑色長直髮,而且長相還真是梃精緻的人。

「她叫小絲,同屬危機處理小組第十分隊的隊員,就是我們這一隊的隊員。呀……倒是沒有什麼好特別的地方呢。」佳前輩說述時帶著不少冷眼相看的目光。

絲前輩禮貌地向我握手,然後也用著眼中有火的目光望著佳前輩,後再笑意盈盈對著我說。「你叫小欣是吧?」「呀……嗯嗯?」我急忙地點點頭。

「我叫小絲,請多多指教了……呀,不,等會兒又要上班了,媽的,什麼多多指教的!這樣說著就好像馬上就要面對工作似的,多不吉利呀,還是改說別的了。」「呀?」什麼跟什麼呢?有點捉不住她思維的跳躍。



「那麼,該跟你說什麼呢……喔!特別提醒,特別提醒。」她突然把臉靠近我耳邊碎碎念著。「你千萬不要相信那個佳棋的說話,你知道嗎,我跟她共事了好多年了!她真是一個惡名昭彰的人!她上過洗手間後絕對絕對不會洗手,而且還經常說髒話,而且還很自私的!買零食吃都不分享給我!」「是佳前輩嗎?」

「嗯!嗯!」她很用力地點點頭。

「她又在說我的壞話是吧……」前輩無奈地說著。

絲前輩不爽地瞪住佳前輩看,還走過去用地捏住佳前輩的臉。

「呀……」只見佳前輩痛苦彆扭地叫喊著。

「媽的!明明長得最矮小卻最先有男朋友!還他媽的沾沾自喜!」絲前輩怒火中燒地說著。

「這只是……幾年前,已經分開了啦……」佳前輩有氣無力的說著。

絲前輩放開了手,走了過來,並說。「小欣,你有沒有男朋友?」「沒有……」雖然真的是沒有,但要是我說了有的話,我會不會也會被捏呢?



「那就好了,剛才那個走進煮房的女生當然也沒有啦,但這傢伙!這傢伙有呀!」

「幾年前的事情,你還記得那麼清楚,有你的。」佳前輩安撫著紅腫的臉,不滿地說道。

說罷絲前輩當下馬上抱頭大哭,把身軀都投在我的腰間。「嗚呀……嗚呀……」

我完全不懂得發生了什麼事況,對佳前輩投下一個困惑的目光。

「你不用在意,她是這樣的。」佳前輩就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在悠閒自得地看著書。

「你們的關係真不錯呢。」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隨口說了句。

說罷,佳前輩卻極為不滿的望向我。「小欣,你別誤會,我跟她真的沒什麼交情,而且我並不喜歡她,是討厭她。」



絲前輩聽到後馬上站了起來,再捏了捏佳前輩的臉,然後再回到我的腰間哭泣著。

我一邊很是無奈,一邊下意識摸著絲前輩的頭,像佳前輩一般,模仿著她。

又突然,絲前輩又站了起來,拭去了臉頰中的淚水後,猛然說著。「小欣,你一定不能夠前輩前輩的叫我喔。」

她指著佳前輩「你看,這傢伙就是因為被說得太多無須的敬語,現在整個人都無法無天了,還走去結識男朋友!」

佳前輩一邊沉默地看書,一邊露出憤怒的臉。

「不要管她了,我要去幫助小光煮早餐!你要不要來?」我搖搖頭道:「我不會煮食的,還是算了。」

「試試吧,可能你很有天份呢。那下一次就加上你,三個人試試看吧!」她就這樣興高采烈地走了。

全場立即安靜下來了。



「是不是很熱鬧呢?」佳前輩表現出一種不知道什麼心情的笑容問著我。

「……」我默默地點頭回應。

在小絲離去後,現場一片凄静,反而廚房就不停傳來一陣陣歡呼聲了。

在聽著這種類似背景音樂的聲音中,我離開了床,打算收拾著帶來的各種物品,再換個衣服吧,一直穿著工作服令我感到不是很放鬆。

閒著無聊,隨口問著佳前輩。

「前輩,你跟這兩位前輩是經已相識了很久的朋友嗎?」

「小絲的話,我跟她早已相識很多年了,也不記得有多久了。小光的話,還是在兩年前,我來這裡工作的時候才認識的。」

「那這兩年你們也是在這裡工作的嗎?在這個血岩村。」

「來血岩村工作只是來了三個月的情況,並不是一直以來都是在血村岩工作的。」

「呀!那就是說我們以後能回到城市裡頭工作的嗎?」「也是吧。」

佳前輩在邊看書邊說著時,突然很在意的告訴我。「呀!你真的別叫小絲叫做前輩了,我認識她那麼久了,叫她前輩叫多了她是真的會很囂張的,還會覺得自己一副了不起的模樣,變得不可一世。」「喔……」我總覺得她們兩個在某個方面其實挺相似。

佳前輩說罷又嘆氣著。「不過,其實這份工作,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的好,那麼的理想的。」佳前輩微微地笑了一笑,但卻欲言又止。

我並不明白佳前輩話中,內裡有何含意,可能以後在開始工作後會了解到吧。

我換過衣服,百無了賴地坐在床上。

廚房的歡鬧聲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雖然令我感到很好奇,但仔細想著還是不要進去好了。

閒坐時向房間四處張望,卻慢慢發現這裡還真是破舊得令人難以自信。

我們四個人的床都被不知名的東西啃蝕過,露出一個一個大破洞,真恐怕會不會突然走出一隻巨蟲出來。腳踏的地板凹凸不平,一高一低,說到底這裡也是屋內,能否把它弄得平坦一點呢?那個窗戶的鐵條生鏽得非常可憐,一片一片的鐵皮因為時間的洗禮而散落,恐怕不能胡亂地搞弄吧。

咦……就是說,這地方根本就連打開窗都做不到嗎?

「嗯……」我望向窗外,對著一群一群的行人嘆一口長氣。倒是外頭一片村落與青山令我也感到心情安穩下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