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十三章:惡魔
「謝謝你。」
清澈,清脆的聲音,令人感覺到喜悅的聲音。
我馬上跑到「182」的眼前,抱著她。
不單是喜悅,還有各種感恩的情緒。
我撥開她掩面的頭髮,看到她的眼神,面貌不是之前的那種,令人感覺到無藥可救的感覺,而是朝氣勃勃,充滿生機的。
「太好了,你康復了。」
「真的……很感謝你……姐姐。」
她叫了我姐姐了,兩個字鏗鏘有力。


止不住眼淚。
她醒來的話就代表了,不但是這個小女孩,還有其後的病人也有救了。
我先強行忍住興奮。我要先做一件事,佳前輩說得對,不能用編號來稱呼這孩子。
「姐姐來問你,你叫什麼名字?」
「我嗎?我不就是「182」嗎?」
「呃……」看來她剛才聽到我跟佳前輩的對話而誤會了。
「不對,我是說,你的本名。」
「「182」囉。」
「我來說你父母給你起的本名。」
「我沒有父母,而且,我本身就沒有名字。」


有一種奇怪的氣氛。
「我覺得你起的名字,「182」那已經很足夠。」
她的眼神以上表情完全不像開玩笑,而且是充滿真實的喜悅。
「我喜歡你,也喜歡你所給的名字。」
「是……是嗎」
奇怪至極。
「真的,我從來沒有感受過那樣的感覺……」
「到底是由什麼時候開始呢,大概是由感覺到自己正在生存那一刻開始吧。由那個時候開始,一直到了現在,所有曾經存在過的感覺,都只有絕望,痛打以及視為垃圾。」
「我有一段時間,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人類,不是人類的一份子,而只是像豬牛一般的東西,該死去的時候,就必須死去。」
「沒有人告訴我,我的父母在那兒,也沒有朋友,有幾個跟我同樣歲數的小孩,因為嘗試反抗,被毒打到連話都說不到。」


「我真的很害怕,害怕自己跟他們一樣,會變成行屍走肉,毫無用處的肉泥,所以我盡量充滿他們,即使是吃糞也好,成為奴隸也好,被侵犯也好,生命是我唯一感覺到喜悅以及能感覺自己跟其他小孩不同的地方……」
她在說什麼,為什麼她要突然說出這些,一堆意義不明的東西。她說的奴隸是什麼,是她自己嗎?是什麼人在奴役其他人?在幹什麼?
她突然望著地板沉思了一會兒。
「對了……奴隸這個字,糞這個字,很難的……為什麼我會突然明白了這些那麼困難的字?我明明沒有學過。」
「唔……唔……唔……」
她雙手抱頭,沉思了一會兒。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過來啊!」
「啊!啊!啊!」
她瞪大雙眼開始狂叫。
是誰,她是不是回憶到什麼事情令她崩潰,要先令她冷靜下來。
我慾上前打算令她冷靜下來的時候,她停止了叫喊,流著淚望我。
「不要緊,姐姐,我已經沒有事了。」
「我只是突然回想起「他」了,那一隻很巨大的火炎……無限的熱力,無限的能量,無限的親暱,還有無限的憤怒。不是打算要毁滅世界,而是絕對,一定,肯定的毁滅世界。」
「他把所有「我們」聚集在一起,他喜歡我們,他喜歡我們稱呼為「爸爸」。」
「「爸爸」還給了我力量,那是比起肌肉,武器還有智慧更絕對的力量,那種超絕現世的力量告訴我——我存在著,我存在著,比起任合人都更實在的存在著。」


「「我們」所有人都擁有力量,「我們」所有人都為一體的,是沒有任何分別的,「我們」是一家人。」她感動的說。
「但是……」
「那是「我們」,不是我,不是這個「我」。要是我沒有反抗,我就只是加入了「我們」但永遠也不會是我了。」
她別了跟臉再說:「我不要這樣,我一定要成為我,我不想就這樣失去了自我,雖然「我們」的感覺是很美好的,而且「爸爸」也很愛「我們」。雖然,我們是一家人,我們真的是一家人……」
「不過,我要反抗。應該說,我本來打算反抗的,為了離開一家人。但是我無為能力,面對一家人的力量還有甜密的家庭,他們一邊游說我,一邊威脅我,那種耳語由心中傳遞到我的腦海。啊,是閃避不到的……」
「我本來想放棄的,直到我看到姐姐你。」
她放開雙手,站起來,打算抱著我。
不行!我感覺到冷風陣陣,退後了幾步。
她再說:「姐姐,是你,是你救了我的。」
「在那個黑色一片的空間,空無一物,什麼都沒有,眼前都是灰色的,連每次坐在一旁看書的姐姐也只是灰色的一片。而身後是我們一家人,他們從沒有停過對我作出邀請。」
「我真的想放棄,直入他們的懷抱,無所謂了,投入極端的快樂以及死亡的感覺之中。」
「在前一刻,有一道彩色的光芒進入我眼簾,在一片黑與灰之中,那一道光是如此的明亮,鮮明。一道神光。」
「你一進來的,我就知道了,自己需要什麼了。不是單單那個時候,沒錯,而是從出身開始我就一直追求著那道光,那道光是能展開一切的光芒,起始的光亮,比嬰兒更純正,比陽光更絕對,改變一切的光芒。」
她慢慢微笑,最後由微笑變成狂笑。
「姐姐,你一直照顧著我,我真的很高興,很滿足,我打從心底感謝你,從來沒有人能無私對我付出那麼多,感謝你。」


很毛,雖然口中說著感謝你,但我能感覺到深不見底的毛骨悚然。
她再度狂笑。
「而且,我明白了,在一直向你追求光芒的同時,我猜想,你的光芒不單是令我感覺到唯一的道路,更是令我回到正常的境地。」
「我感應到你的光芒,然後用「爸爸」給我的力量,嘗試把自己也發出跟你一樣的光芒,我不是要求很高而且,我不是追求跟你一樣的明光,只是接近就可以了,跟你的距離有丁點兒拉近就可以了。」
「啊……」她雙手向著高處不知,像追尋什麼。
「只要,我向著那道光前進,身後的家人,以前的痛苦,惡人,傷心,死亡,都會消失。啊……我很快就可以到達了,很快,很快……」
「最後,我真的離開了,離開了那個地獄,黑色以及灰色的地獄。」
「我不是什麼人,我就是我,是「182」。」
呃……
除了不安之外,我完全不明白她到底想表達什麼。
那種恐怖不是直達你的深處,而是在你的背脊中迴響著。
不行!不行!不行!
這個人很危險,我必要即刻離開這裡。
迅速地轉身,一手扭開門柄,但是門柄扭開了,門卻推不開。
那不是門吧,我好像推著大山一樣,用盡力,也依然是如封不動。


「姐姐,你想幹什麼?」
「姐姐,你想離開這裡?」
「剛才那一刻真危險,差一點,真是差一點就被門後那個人看到了我醒來,我不能給別人那麼早知道我醒來的,我還不吸收得不夠,不夠能把他們都殺光。」
殺光?
她突如其來面目猙獰上來,低吼。「把我當成豬狗嗎?把我當成死物一樣,就連門外那隻狗也活得比我好!……」
「哈哈!哈哈哈哈!」她狂忍笑意。
「到時候,我要給他們知道,什麼人才是豬狗,什麼人是他們的主人。」
「我知道我是什麼了,我現在是大家的主人了。」
「哈哈。」
她在笑什麼?她要殺死什麼?是什麼人的主人?
「「182」你為什麼不能讓別人知道你的存在?你在避開什麼人?還有你想殺死什麼人?」
「姐姐……」她聽到我問話後,變回冷靜,用回平靜的面孔,那一個正正常常可愛小女孩的面孔說。
「我要避開的是我「爸爸」還有「家人」啊,我要是不變強的話,會被他們拉回去強行成為回家人的。一但我變得足夠強,我就會回來了。」
「而且還有別的人在這個地方,一個很巨大的存在……」
「不管了,總之我會把血岩村所有人都殺光的,也許還會去把我們這個國家的人都殺光也說不定,總之就是殺死所有人吧。嗯!」


她打算令我安心微笑說:「放心吧,姐姐,我不會傷害你的,你的朋友還有家人也會沒有事的。你只要告訴我,你不想我傷害的人是誰就可以了,在我真正出手殺人的時候,我先會來問你的。畢竟人死不能復生呢。」
她可愛的抓著頭。
我問:「你說你不想讓別人看到,但是牆上有閉路電視,你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被拍下了。」
「哦,這個。不要緊的,那只是虛有其表而且,收集錄像的地方已經被我完全破壞掉了,人都死光了,放心吧。姐姐,你操心了,不用怕的。」
她在說謊吧,但是為什麼要說謊呢,而且門為什麼無故開不到呢。
「姐姐,再次感謝你。只是如果你想在那時候救人的話,那就很抱歉了,我不會讓人有機會受傷的,有的只有死亡而且。」
「再見了,我再次回來的時候會找你的,暫時不要遠這個國家太遠啊,不然我會找不到你的。」
「啊!」
門突然給我打開了,因為我緊張使盡力推門,被自己推開失足倒在走廊上。在那一刻間,「182」消失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