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十四章:恐怖的前哨
「182」真的就這樣消失了。
連同她消失的時候,門也被打開了。
而我則是用盡力,令自己推開門時,失足倒地。
倒在地上後,我馬上就回神了。因為經過了很多東西後,更多的事情也無法令我驚訝了。
現在只要去問佳前輩,閉路電視所傳輸的畫面會去那一個地方。
不妙,不妙,不妙。
我毫不顧及房間之中在發生什麼,直接打開了門。
佳前輩在房間之中跟另外一名醫生在談論著什麼時看到了我。


「欣,怎麼了,發生什麼了嗎?」她問我為什麼緊張恐慌起來了。
「佳前輩……這裡有專門付責保安工作的地方嗎?」
「到底怎麼了?」
「「182」那個病人消失了,她在離開之後開口說話了,說會把閉路電視的畫面破壞掉,還說了已經殺死了那些人。」
佳前輩露出不安的神色。
「你在說什麼啊?」佳前輩遲疑了一陣,思索後也鎮定起來。
「士醫生,要是二十分鐘後我還沒有回來就派人來帳篷那邊吧。」
她跟醫生交待後馬上開始跑起來,我也跟著大步奔走。
跑出了白色房子,防護的衣服隨便掉在路邊。
向後一望時,發現平時在白色房子門外的兩名持槍警衛不見了。


什麼都沒有留下,大概佳前輩也發現了。
跟著佳前輩狂奔,穿過一小又一小片樹林,我問:「佳前輩,我們到底要到哪兒?」
「到其中一處巨牆的牆邊,那兒是整個保安團隊的集中處。」
「為什麼要把那麼重要的人員放在那麼遠的地方?」我問。
「那是因為村民不相信我們,保安人員都是有持槍的人員,在保安機關放在那地方,才不會有村民發現的。」
「而且,那個保安團隊之中,有很大機會滲透了危處別組的成員。是我要求老板把整個機關移開,畢竟我也不想自己會無故死掉。」
「白色房子可以說是我們的保衛線,那些守衛其實並非全然為了對抗有機會發狂的病人的,還有其他有機會傷害我們的敵人。」
「在村口之中其實也有很多藏在村民之中的禦兵,只是我沒有告訴你們而且,不過到了現在也沒有所謂了。」
我吞了吞口水。
到了巨牆之中,牆下有四面帳篷,但卻毫無動靜。


安靜得非常奇怪。
看到佳前輩絲毫不動,我咬緊牙關上前。
我一手撥開帳幕,裡面竟然空無一人。「不要啊!小欣!」
佳前輩認真的跟我說:「小欣!不要這樣啊,要是之前這裡受敵,接著你又是打開帳篷,而裡面又有生還者的話,他大概會瘋了向外面開槍的!」
我緊張的點點頭。
「還有,不要亂動任何的東西,要是弄翻了某些東西,會害執法部門掌握不到足夠的證據的。」
這個帳蓬之中有很多的電子器材,完全無法得知是用來幹什麼的。
有顯示數字的,有顯示紅外線的,也有大概是通訊用的設備。
單看規模的話,相信要有相當的人數才能夠運用好這些設備。
而且……這裡東西大概還沒有關掉。
不存在他們要去休息,或是去吃午餐而暫時不管這些設備的情況吧,還有三個帳篷,難道他們全都躲在一旁了?
佳前輩慢慢步近另外一個帳篷,邊大聲的叫喊:「還有人在嗎?我是危機處理小組第十分隊的隊長!我在那邊發現了衛兵不見了,所以前來保安站這邊來看看是什麼情況的。」
一再一再重複著。
接著,突然一個身影由其中一個帳篷中翻滾出來。
是一個手持步槍的男人,他全身滿是血泊。


他一站身來便舉槍對準我們,而我跟佳前輩馬上舉起無害的雙手。
他表情極之恐懼,陷入了緊張以及憤怒的狀態,看來他現在已經接近精神崩潰。
「我們是你的同隊,是危機處理小組第十分組的隊長,沒有任何惡意。」佳前輩說。
他慢慢放下了步槍,無力坐在地上。
他流了好多血。
「小欣,先幫他進行包紮吧,不要令他過度失血。」
我點點頭。
雖然我也感覺到不安而且恐懼,但我暫時能做到的就有這樣了。
「放心吧,沒有事的,我們已經呼叫了醫護人員來了,你不會有事的。」
一邊安慰他,一邊用拙劣的技術替他包紮。
佳前輩也在一邊叫喊著,一邊步近其他的帳篷。
「不用叫了……這裡只有我一個人生環。」他用微弱的聲線,說出最驚人的話語。
「請你不要再說話了,這裡只會增加你內臟破損的嚴重性!」佳前輩別了面哮了哮聲,帶了點悲憤。
不一會兒,醫生們全都趕來了這裡了。
「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我說完後馬上趕去帳篷處。


只見佳前輩低下頭,然後搖搖頭。
「不用看了……我們只要保持物證的存在就好了。」
「佳前輩……」不。
不,我想知道裡面是什麼情況。
見我對裡面的東西還有想看的衝動,佳前輩再說:「回去了,這裡不是我們能夠處理的事情!要快點用遠端電話跟警察聯係!」
不……不……不……
我無意識推開了佳前輩,打開了帳篷。
裡面有一團黑色的東西,只看到黑球周圍有長長的肢體,就好像把人們放在同一個籃子上一樣。
冷靜到冷點。
我由手袋中拿出手電筒,然後是身後的哮叫:「不要啊!小欣!」
我看到的,不是一個黑色的大球。
而是,各種肉色的肉塊強行用力擠壓在一起,再扭曲,再漩轉。像之前曾被極巨大的力量把一些生物毫無憐憫地撕裂,其後再隨便堆放在一起。
臉看似不是臉,腳看似不是腳,手看似不是手。所有肉塊都殘缺,都分崩離析。
身體不但至四分五裂,更是被扭曲成異物,單純看上去是免治肉一樣,粉色而且毫無生物氣息。
在肉團四周的肢體,的確就是人體的四肢。


四周滿是鮮血四濺,內臟散落滿地。
在地板上還流躺著深紅色的血液,流向了我的腳邊。
咦……
咦咦咦咦咦咦咦?
這是什麼?我知道的……
「啊!啊!啊!啊!啊!……」快要把自己心臟都掏空的恐懼。
「啊!嗚啊……」不行了,恐怖到失去理智,胃部極端反側,想將所有在體內的東西都吐出來。
佳前輩邊輕扶,邊把帳篷關上。
「怎麼了。」醫生們都走了過來觀看我的情況。
「她過度驚恐了……裡面的東西要限制人們的進去,還要派更多城裡的人手過來進行調查。」佳前輩邊說邊扶走我。
醫生們點點頭後,部分人離開了,大概是走去打長途電話。
幾位明顯職位更高的醫生打開了帳篷,打算觀察裡面的情況。
「這,這是什麼一回事……」
「不會是人可以造出來的事情吧。」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情況……」


恐怖也在他幾位中散播。
而我,好像已經把身體每一個角落的東西都吐光光了,覺得自己都不知道在吐著什麼東西。
眼淚鼻涕爆發般落下,我的臉看起來像極一個痛哭失聲的小寶寶。
不行……不行……不行……
真的好恐怖,開始覺得身邊一切都更加恐怖,所有東西都有危險。
害怕著自己會變成像這個肉塊一樣的下場。
不是像之前巨牆時,像偽生時的那種恐懼,而是活生生的單純——怕死。
「啊……」頭暈,眩到極點,畫面所有東西天旋地轉。
想吐,想走,不想死。
「都叫你不要開的!怎麼你就是不聽我說話!」
佳前輩很憤怒很憤怒的大聲叫喊,把我從單純的恐懼中抽離了點點。
她很用力抱著我,但是也分擔不了半點傷悲。
是這種溫暖。
但是,為什麼佳前輩看了那些東西,也不害怕呢?
為什麼呢?
我明白了……
是因為她以前見過了。
就在她小時候,兩次屠城的時候,是她親眼目睹自己的親人一個一個像這樣被殺死的。
就是因為她知道這樣有多麼可怕,所以她不想我也看到。
我的恐懼漸散,也抱緊著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