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十五章:精華的光球
醫生們大多數都在討論帳篷的事,到底是什麼東西能造成這種災難呢?
其中一部份醫療人員在照顧著生環者。他氣息還好,但是有點神經衰弱,應該是剛才受到了巨大的驚嚇吧。
雖然他受到了這樣的打擊,可是還是能夠流暢地說話。
他一邊接受治療,一邊講出重要的資訊。
也有一部份人離開了現場,應該是要去通知城市的人吧。
但是,血岩村是要用什麼東西去聯係外面的人呢,又沒有電話之類的東西。
想起來,閉路電視傳來的影像又會不會傳送給回城市中呢?那又是用什麼方法呢?
閉路電視……


對了,這個保安地區就是得到影像然後處理的地方,然後,也許閉路電視不止安裝在白色小屋裡,也許這個地方也有閉路電視的。
雖然保安人員已經安排集中在這個地方,但是這個地方會有閉路電視也絕不奇怪,有不同的理由去擺放閉路電視的。
即使是保安人員只餘下一個生環者也好,只要檢查好錄像,也許能得到什麼資料。嘛,本來就是要檢查閉路電視的,要讓大家知道「182」這次消失前跟其他病人不同的地方。
「咦。」慢著……只要把所有事情都訴之「182」的所為不就行了嗎?
雖然是她也好,不是也好,檢查閉路電視的影像本來就是必須的。
其實我還是不相信,眼前突然有位病人得救後,瞬間消失了,再用超自然的力量把武裝人仕都殺死這件事。
它衝擊住我的理智。
不過……要是,真的是「182」的所作所為,那到底,我之前在照顧著什麼東西?
那是人嗎?那不是人嗎?那會是什麼?
難道其他的病人也是一樣的嗎?都不是人類之類的東西。


所以我才會對一開始的「182」那麼的害怕嗎?是本能的感覺?
她說過她有可能會加入一個家族,有家人,有「爸爸」。很開心,很高興的。
但是她不想進入那個家族。是什麼家族?而且為什麼要害怕「爸爸」?
"「「爸爸」還給了我力量,那是比起肌肉,武器還有智慧更絕對的力量。」"
我非常記得她說過這一句。
那到底爸爸給予了「182」什麼力量?是不是這種力量使她造出這種行為?
比起肌肉,武器,智慧,更強大的力量?
「……」不知道啊……完全摸不著頭腦。
佳前輩在跟小光在遠處不知道在談論著什麼。
而小絲則在我身旁很溫柔細心的看顧我。


很難相信小絲會有這樣的一面呢,她小心翼翼幫我脫了外衣,替我抹汗。
雖然我的恐懼已經飛遠了,但是身體卻完全不聽叫喚,這種恐懼不單是進入了我的腦海,而且更進入了身體。
我問:「小絲,你知道來龍去脈了嗎?」
「知道了啦,你安心休息一下吧,不然有可能偽生的狀況會再一次進來喔。」
「會的嗎?」
「我不知道啊,但是就是不知道所以才要緊張啊……別說話了知道嗎。」她用美麗的面孔,手指指著我。
果然她是美女啊,跟我這種普通臉真的天差地異呢。
「嗯。」我回應。
小絲她大概在發抖。雖然她忍著,但是恐懼還是無形中湧出來。想必佳前輩已經告訴了她,「182」的消失是接連著這個事件的。
我真的感覺到自來小絲的溫暖,但是還是要告訴她我的想法。
「我認為現在要去檢查一下閉路電視。」
「什麼……現在嗎?為什麼?」
「也不是要馬上去檢查的,但是我覺得這個地方也許安裝了閉路電視的,只要我們去查看一去閉路電視就可以這個事情了解得一目了然。」
「好吧,我現在去說了,你待在這裡吧。」
小絲走去佳前輩跟小光那邊,說了事情。


其後,佳前輩走到了醫生那邊說明事情。
我也不顧手腳無力的身體,強行挪動雙腳。
「你不聽話,小欣!」小絲突然在我背後怒罵我。
「不聽話的小孩子沒有男朋友的!」她強行拉走我。
「不是……不是啊。」我真的沒有力氣了,被她扯著走。
她一邊扯走我,我一邊問。
「佳前輩跟醫生說明什麼東西,是要現在就進去檢查閉路電視的影像嗎?」
「是啊,但在這之前要把那堆屍體移走,而且也要在盡量不影響物品之下,帶走設備。」
對啊,是什麼人造出這種事現在還是一無所知,所有現場的東西也是證物。
但是,眼前突發出現某種事令我驚訝了一下。
「慢著……慢著……」我望著帳篷外側驚叫,顯然佳前輩她們還沒看到是什麼一回事。
「小欣,怎麼了?」小絲也緊張起來。
我指著那個位置。
帳篷的外側。
有一個發光的點。


這個光球,發著極度古怪的光,又紅,又黃,又藍,又青……各種不明的顏色。
但是又不是彩色,而是「各種顏色都能看到」。
「這……這是……」
太古怪,太夢幻的怪光,使我跟小絲都啞口無言。
這是什麼光,就好像有什麼更好的結果在裡面,是未知,以及更多的未來。
這個光球顯示著問號,還有就是精華。
就好像某東西一身所擁有的所有美好的元素。
之於劍而言,就是其鋒利。
之於木而言,就是其堅實。
之於手而言,就是其靈巧。
之類的東西……總之,這個光球是精華,某物的精華。
因為精華,所以美好。因為能發揮其的最優,所以往後都會更好。
時間對於美好的事物而言,不是等待終結。而是對其美好的未來,給予著信心以及愉快的時光。
接著,光球突然失去了美好的光芒。
那種能看到「很多顏色」的光球,突變成了一個純白的怪光。


精華的感覺,對未來充滿希望的感覺突然消失了。
取之代之的是奇怪感。
就好像把不應該存在的東西放在天然之中一樣。自然,天然的東西,通常都是有缺憾,有問題,有所不足的地方,所以那種美才是自然的美。
如自然不可能生成槍枝。
如自然不可能生成大廈。
如野獸不會算計一樣。
自然雖美,卻永不是精,永不是準。
缺憾跟精華,是永永遠遠的對立,有天地之別。
那種精華,因為跟自然的距離太遠,但是又故意放在那個地方。
所以不適應。
所以更脆弱。
所以會危險。
危險。
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危險!
「很危險,快離開那個帳篷啊!」


我毫不猶豫大叫。
佳前輩聽到後,馬上抓緊其他醫生離遠帳篷。
然後,那個光球,爆炸了。
發出剛才精華般的光芒而爆炸了。
「嗚哇啊!」
我快被爆風吹飛了,幸好小絲用力抓著我,不讓四肢無力的我任由強風擊倒。
幾秒過後,爆風停止了。
我馬上回望過去。
那個放置設備的地方,被轟出了一個圓型。而且帳篷四旁都是血。
「爆炸?」
到底是哪來的爆炸?這個爆炸把在帳篷裡的死屍肉球轟飛得四散,血肉横飛,血液那種腥臭隨空氣而散。
我強忍著令我噁吐的惡臭,上前,上前去查看,那些記錄著閉路電視影像的設置。
沒有了。
所有設置都被炸得四散,而且中間開了個大洞。
我發抖的身體,感覺到了那種感覺剛才來了,然後又馬上消失了。
「182」的感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