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十六章:最秘密的通訊
爆炸令到閉路電視的設備全被毁於一旦。
無奈的心情之中,混雜著憤怒以及恐懼。
這是「182」所做的?怎麼解釋我在那爆炸前後的時間都感覺到她呢?
而且那個光球是怎麼一回事,到底是什麼鬼東西來的?
就好像那個爆炸是因那個光球而起一樣。
要是,那些所作所為真的是「她」所做,那麼她是有什麼手段能做到這種事情的?她能夠做得到她所說殺光所有人嗎?
不知道啊,不知道啊……完全不知道啊。
在場的人都很害怕,大家都遠離那個帳篷,生怕會再爆炸一次。


佳前輩沒有等待心情冷靜,跑去追問那個生環者:「這個地方被擺放了炸彈了嗎?」
生環者說:「我……我不知道。」
在生環者旁邊的救護人員顯出極之不安的神情。
佳前輩問:「他說了什麼給你們聽?」
「我看到了……」
那個男人娓娓道來,像說著人生中最不能形容的事情一樣,用盡自己的表情,動作,聲線去說出來。
但是太遠了,我在遠處聽不到那個男人說的話。
只見佳前輩聽得一臉驚呆,啞口無言。
小光看到這個場面後,反而臨危不亂,帶領其餘人員離開現場。
「大家先回到醫療現場吧,這裡有可能還有炸彈。先前的同仕已經在呼求支援了,接下來讓他們來應對吧。」


「……啊」我發現自己無故向後挪動。
原來是小絲在拉動著我。
「別再向那個地方停留了,有可能還有炸彈的!」
「唔……」我很想說,我自己走動就好了。但雙腳不聽使喚,發抖得好像不是自己的雙腳一樣。
在我們正在回去的時候,佳前輩看來也聽完了。
她面無表情,一臉不可思議,但又像可以理解的感覺。
她面不改容說:「那我們也回去吧。」
所有人都回到白色房子之中。
醫療人員正在等候呼求救援的人,安排了部分人停流在前往保安站的路上。
我跟三位前輩坐在先前「182」的病房裡。


看到佳前輩還是不動一聲,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我跟小光以及小絲用著打氣的恣態向她提問:「說出來吧!」
我不知道小絲以及小光的心情是如何的,但其實我也很勉強才由身體湧出丁點的笑容。
我覺得現在什麼地方都很危險了,什麼地方都不再安全了。
佳前輩看到我們每一個都是強顏歡笑,她也苦笑了一下。
她望望那張空白的椅子。
原本是「182」該坐的位置。
她說:「至今為止,我看過了很多無法用智慧說明的事,背脊發出黑煙,無故神智不清,人間蒸發。還有就是一個男人只是手握長劍以及一本書就可以擊退黑衣人這件事。」
「但,我從沒有聽過這種情況……」
「怪獸般的身影……」
「"巨大的黑影,有著野獸剪影的黑影。它用巨大的雙手,把所有隊員都撕碎。把所有子彈以及火炮消失在漆黑的影子之中。"」
「"它不是動物,也不是人類,它是在深淵的存在。"」
「這是那個男人說的話。」佳前輩說完後,她雙手抱頭,顯得難受又困惑。
「怪物啊……」佳前輩喃喃說出來。
小絲提問著:「小佳啊,你在說什麼……什麼黑影?什麼剪影?我不明白啊,能不能說得清楚一點。」


「就是她嗎?是那個「182」嗎?」佳前輩沒有理會小絲而向我問著。
「嗯。」除了點頭,我也不知道怎說什麼。
然後,佳前輩向著小光望去,小光很抱歉地搖搖頭。
小絲很是緊張的問:「喂!你們在打什麼眼色啊……喂!什麼剪影啊!什麼鬼啊……告訴一點點讓我知道啦!」小絲也把我心中所想的吐出來了。
但是小光以及佳前輩還是無言以對。
「唔……唔……」小絲一臉不安,但也無法提問太多。
「呼。」佳前輩看起來真的很疲憊,她長呼一口氣,但卻完全嘆息不下來。
過了很久的安靜後,我突然想到可以打破缺口的東西。
「大家,不如,我們去找尋「182」吧。」
前輩聽到我說話,回神過來。
「怎麼找呢?」小絲問著。
「我不知道怎麼去找「182」,但是,我們可以去找「182」的家人啊。」
佳前輩問:「有什麼意義嗎?」
「她在突然消失之前跟我說了很多奇怪的話,其中有關於什麼「家庭」以及「父親」的,可是,她的消失是跟她家人有關啊。」
佳前輩後知後覺地驚訝:「她說了什麼?」


「那時候太緊張了,我都忘記了她說什麼了。總之有提及過「父親」還有「家庭」的。」我以笑遮醜,表示抱歉。
「唔……她還說了有關「力量」,還有什麼「存在」之類的東西。」
「呃……她是等佳前輩你離開了這房間之後才主動站起來跟我說話的,她還說過會把血岩村的人殺光的,也許是用什麼「力量」吧?」
我說著說著自己反而不安起來。佳前輩則顯得困惑無比,覺得我語無倫次。
反而是小光,她有點愕住。
「小光,怎麼了,跟「那個」有關嗎?」佳前輩見狀,緊張地問她。
「我不清楚。」她低下頭,不敢面對佳前輩。
「……」
她們所說的「那個」是什麼呢?
我不滿的望著佳前輩,充滿不滿以及不快,並說:「佳前輩!你跟小光還有什麼沒告訴給我聽的,快快說出來啦!」
「是啊!是啊!」小絲也加了一張嘴說。
佳前輩卻反而說:「抱歉……但是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他不肯告訴我。」
「他是誰啊?」
「艾布納。」
我猜說:「是那個救你的男人?那個一手拿書,一手拿劍的老頭嗎?」


佳前輩很驚訝我怎麼猜到了,點頭道:「嗯。」
佳前輩這個點頭,告知我,還有更多的東西沒有告訴我們,但那些原因恐怕她也無法得知。
「嗯……好!那先找完「182」的家人後,再找艾布納吧,要他把知道的都告訴我們。」
佳前輩愕了一下,然後生氣的教訓我說:「你真是的……他都那麼多年不肯告訴我了,即使你那麼神氣的去,他也不會告訴我們的啊!」
「是因為什麼啊?」我問。
「這個,我不知道。」佳前輩有氣無力嘆了口氣。
其後,佳前輩還有小絲也走過來捏我的臉……佳前輩就算了,為什麼連你也一起在捏啊。
其後佳前輩望望了小光。
小光一直望著地板,好像很愧疚似的。
「先不要管這件事了,反正艾布納也不會把事情告訴給我們。反而是,「182」的情況。」佳前輩冷靜道。
「一般情況下的病人跟「182」相同的地方有什麼?」佳前輩拿起了紙筆問我。
「嗯……應該是都無法說話,無法行動,而且背上有散發黑煙的痕跡吧。這些一般病人有的情況,「182」都有。」
「但是,當我走進來房間的時候,她會一直望著我的,我完全不知道是什麼一回事。應該一般的病人並不會這樣的吧?」
這些事我在第二天工作的時候就已經告訴前輩們。但是,看來就是一直以來都沒有問題,她們才覺得這次也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吧。
前輩們一臉苦惱,一頭霧水。


「會望住小欣你嗎?那會不會望住在房間的另一位醫生呢?」小絲問。
「不會的,「182」就只會死定定的瞪我。」
「那麼她在瞬間消失的時候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佳前輩問。
「沒有啊,只有不知道是不是我緊張。當時她突然站起來跟我說話,我真的很害怕,打算先不管三七二十一離開這個房間再算。可是門卻突然之間打不開。當她說完話後,門又突然能夠打開了。」
「什麼……」三位前輩都顯得很吃驚。
「那就馬上檢查一下門吧!」小絲有點吃不消氣氛,衝過去門口那邊。
「算了吧……我想應該不關乎門的問題。」佳前輩說。
「我想大概就只有這些了。」我也停口了,一思考「182」的東西,就只有恐懼,還有一片未知。
前輩們也無言以對,說完等於沒有說,還是毫無頭緒。
「唉,雖然無法相信,而且也沒有證據,但只能相信剛才的爆炸事情跟變態至極的殺戮行為是由「182」而引起的。」
佳前輩竟然作出此等結論。
「要是能夠問到艾布納的話,也許就可以知道,「182」的問題,還有一直以來病人消失的問題了,也許「偽生」的情況也是跟這些事情有關的。」
佳前輩無法出聲,只因小光還是低著頭。
尷尬到無奈的沉默。
要是,是真的由「182」幹出這些事來,她會不會等一回兒把我們都殺光的?
但是她說過不會殺死我的,是我救了她。我到底做過什麼好事把她救起來了?連自己都想不出來。
「算了吧,要是真的要去找「182」的話,先讓支援的團隊回來再說。他們也是保安團隊的一員,只是他們是負責村外城牆的保安。」
「他們是危處的一部分嗎?」我問起最重要的事。
佳前輩點點頭:「嗯,雖然他們之中也有老板的內應,不過最好別說太多了佳前輩點點頭。
在安靜的一陣子後,門突然被打開了,站在門後的是工作人員,他說出動去要求支援的員工已經回來了,現要求我們下去跟所有人商討事宜。
下去後,看到了大約十多位持槍的藍衣保安人員。
一名看上來特別高大的大叔,用洪大的聲線說:「丙跟丁兩隊去檢查一下帳篷還有沒有炸彈。然後,甲乙去檢查帳篷的四周,有發現可疑人物或者事情馬上通報。」
「是!」所有藍衣人員異口同聲回答。
只餘下那個高大的藍衣大叔以及他身旁的藍衣女仕。
「我們是保安分隊的兩名隊長,大家好。」
「我們大致了解現時情況,就是在村內的保安分隊全數殉職,只餘一人,然後現場突然有處地方爆炸這一事吧。我已經派發了人手查驗到底還有沒有炸彈以及別的東西在現場了,現在請各位先告訴我,事情發生前這裡發生過什麼吧。」
佳前輩作為代表,走了過去,她跟醫生的代表們七嘴八舌把事情都告訴藍衣人員聽。
啊……
我不由得不安起來。
要是現在去檢查炸彈的人,又再被殺死的話怎麼辦?
要是根本就沒有炸彈,而真的是「182」的所作所為的怎麼辦?
是不是我要在這麼制止他呢?但我這樣做又有什麼意義呢?要是說了出來會不會連其他的事情也要會嚗光呢?
如果,如果那真的是「182」的力量,她作做的事,那現在無動於衷的話,等一會兒又有人死了,要負最大責任的是我嗎?
是我啊。
「嗄……嗄啊……」有種不快不爽到想噁吐出來的感覺。
「怎麼了小欣?」小絲以及小光小聲的問我。
「唔嗯……」眼淚幾乎都要哭出來了,我雙手合十,真心的祈求,我發自內心小小聲的一直祈禱:「不要殺死他們,請不要殺死他們……」
"好啊。"
咦。
好啊?那是誰說的?
「小欣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不……沒事了。」
那是「182」的聲音嗎?
所有責任感又馬上消失,取而代之的又是那種熟悉的不安感,那種災難感。
而且好像,每一次感覺到「182」那種無而名狀的恐怖感,那種感覺都有提升,就好像那種存在的感覺每一次都有增加一樣。
雖然如此,但我的腦海卻靈機一動想到一些事情。
高層級經過一陣商討後,佳前輩回來跟我們說現在的決定。
「我們經過了討論後,決定先等待檢查組回來再作決定。」
「要是檢查組們,真的發現了有不是保安團隊的武器,又或是真的有敵人在的話,會要求總部派出部隊來,以保障我們的安全。」
「要是一無所獲,就不會要求總部增援,而我們就會負責調查成因,然後再先重整所有部隊後再開始處理危機源。」
「就是說,現場的工作也會暫停嗎?」小絲問。
「嗯,但問題不是在這裡。」
「雖然也是可以拒絕的,事實上我們是直屬修頓的團隊,我們有隨意決定行動的權力。但是,要是跟那隊保安團隊分開來的話,其實我們是會有危險的。」
啊!佳前輩言下之意,所指的危險不但是也許「182」會攻擊我們,更多的是指危機處理小組別組的黑衣人。
「但其實,最不希望他們會查到有武器之類的東西,畢竟真的再派人員過來,我們就不能從中滲透人員進去了,也許到時候,過來的人員真的會是黑衣人。」
佳前輩說了最糟糕的方向,佳前輩是唯一被知道的,藍髮一族的存在。也許危處高層也會用這次機會,派黑衣人幹掉我們。
「那麼該怎麼辦?」我問。
佳前輩思考道:「要是離開這裡的話,也得不到真正的保護,就算現在這個保安團隊不是我們這邊的人,但現在暫時也是能夠保護到我們的傢伙。去外面的話,我不知道又會不會突然承受襲擊。」
「不……」
「不?小欣你想到什麼嗎?」小絲問。
「不用怕的佳前輩,離開這裡吧,不用怕的!」
「嗄,你在說什麼啊?」
「我們去找艾布納吧,離開這裡,放心吧,我們不會受到襲擊的。」
「……」前輩們啞口無言。
「雖然原因我說出來很荒謬,但是請你們相信我吧,先去離開這裡吧,然後我再給你們說出原因。」
「好吧,我相信你。」佳前輩堅定地望著大家。
「唔……嗯」小絲也點點頭。
「嗯。」小光也露出笑顏。
我們全然讚同後,佳前輩向著那位保安隊長說明情況。說我們危處第十隊有特殊的任務,要離開這裡一陣完成任務。
「是嗎?但是,一但你們離開這裡後,你們就不會得到保護了,懂嗎?我們現在沒有能力保護整個血岩村的員工。」
佳前輩點點頭。
然後,突如其來,檢查隊回來了。
「發現了有炸彈,還有很多支手槍,雖然找不到敵人,但是這裡應該保持戒備,長官。」
「好,你也聽見了。這裡的確很危險,所以我們要要求總部作出支援了。既然你們要決定離開這裡,也請你們作好安全的準備。」
「是的。」佳前輩回道。
看那個藍衣大叔的嘴臉,他完全不驚訝這個地方會有危險份子的存在。
"他在說謊。"
咦?
那把聲音又再傳來,然後又是那種熟識的不安感覺。
佳前輩回來了然後說:「好了,我們現在向書閣前進吧。」
「嗯。」我,小絲跟小光一同點頭。
收拾好細軟後,幾乎把所有東西都帶走,完全不像是為了完成某種任務而離去。
前輩都在門外等我。
「……」我其實並沒有信心,但是剛才在我耳邊一陣又一陣的碎碎念,令我莫名有特殊的信任感。
當時她有說過這一句"「放心吧,姐姐,我不會傷害你的」"。
我襯她們在門外,調整好呼吸,然後小聲小聲的說:「請你保護好我們。」
看似無用而言的自言的語,但是……但是……
"好啊。"
又聽到了那把聲音,來自深淵的細聲,包含了痛恨還有怒火,但並是最具力量的聲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