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三十七章:沒事的
再一次來到書閣。
而現在天都黑了,大家這一天經歷的事情真是太多了,各人都疲倦了。大家一看到書閣中的大沙發就毫不猶豫倒臥在上。
「呼……」我大大吐出一口氣,什麼都好讓我休息一下吧。
「佳姐姐?你……你為什麼現在過來的?」
我還在想是誰的時候,這一把可愛的聲音來自跟佳前前輩一樣藍色頭髮的小妹妹——小丁。
「我們暫時要來這裡避世,可以嗎?」
「嗯!隨時都可以!」
小丁還是開心笑得眼都看不見了。一想到她跟小佳都經歷過同樣的事情,我就真的笑不出來。


小絲也走過來摸摸小丁的臉:「好啦,今天好累啊,馬上讓我好好跟那兩個小孩子玩啦!」
小丁不好意思的說:「是小彈跟小玉嗎?」
「啊!你也想跟我玩嗎?」
「不是!不是!我長大了啦!」
「哈哈。」大家異口同聲都笑了。
「那……那我回去樓上了,我去準備大家的晚餐。」小丁很害羞的說著。
小光跟了上去:「我也來幫助吧。」
「謝謝你,光姐姐。」
總覺得小丁跟小光的關係也很親密啊,我是不是也要去跟小丁相處得更好呢?
佳前輩揮了揮手去我們上去四樓。


上到四樓,小彈跟小玉還是在那邊各自玩耍著。
「姐姐。」他們異口同聲的說。
「哈哈!真乖!好吧,就讓我跟你們玩玩吧。」小絲幾乎快要流口水地說著。
小光跟兩個小孩子混在一邊愉快著,然後佳前輩指指其中一道書櫃,要我去看看。
書櫃裡頭的全不是書,而是資料。
「佳前輩,這些東西記錄著的是?」
「上面全是我收集回來的記錄,關於政黑兩道是如何通訊,以及勾結,可以說是犯罪資料吧。而下面的就是血岩村病人的所有記錄。」
「所有的病人資料,你全都看看吧,看看跟「182」有什麼關連的地方。放心吧,我會跟你一起看的。」
「嗯。」
之前很嚴格要求我們不要到四樓,原來就是不想讓我看到政黑勾結的那堆資料。


「佳前輩,這些全都是你記載的嗎?」
「那當然啦,不然又有誰會做,給那兩個冒失鬼去做,我怕她們會記錄錯資料。」
「剛才要是一直死守在白色小屋之內的話,我們就沒有這些病人資料可以參詳了,只能紙上談兵而且……在看之前,你告訴我吧。」
「啊?」
「你有什麼把握,到底有什麼東西會保護我們?」
……
我說不出口。
關於無故耳邊出現一把聲音,認定那把聲音的來源就是「182」,而且信任那把聲音。
「你無論如何都要講給我們知道的,就算那到底有多無稽,因為現在我們就是相信你才會選擇離開那兒……雖然怎麼選擇都是很壞的打算。」
我明白的。
我握一握拳頭,鼓起勇氣說:「在剛才你們聽不聽到有聲音吧?就是在你跟保安隊長說要離開的時候。」
「什麼聲音?」
「我聲到了「182」的聲音。」
「聲音?」
我點點頭:「是不是「182」的聲音我不知道,但是我在聽到這把聲音的時候,我感覺到,感覺到「182」的那種感覺。就好像在聽那把聲音的時候,她就在我耳邊說話一樣。」


「那她跟你說了什麼。」
「我在保安隊檢查的時候,輕輕說了不要殺死他們,那個時候她說了"好啊"。然後在保安隊檢查完,過來報告說有發現武器的時候,我聽到她說"他在說謊"。」
佳前輩啞口無言。
「接著,我在過來書閣之前,偷偷說了要保護我們,那個時候我也聽到"好啊"。」
佳前輩眼神更加懷疑,更加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覺得,事情將要完全超出我們的控制範圍,佳前輩一頭天藍色的頭髮,那個意義絕對比起已知道的更加巨大。
「呼……」佳前輩深深呼出一口氣,再拿出紙筆記下了我剛才所說的。
「我先記下吧,現在我們看看所有病人的情況,看看跟「182」有什麼關係吧。」
佳前輩重新露出自信的笑容。
「嗯!」我也發自內心回應著她。
即使天已黑,精神已經非常欠佳了,但我跟佳前還是輩埋頭苦幹著。
而事實上是,基本上毫無發現,所有病人的情況幾乎千篇一律。
我也很佩服佳前輩。這裡所有的報告書都是佳前輩寫的,要記錄清楚所有看上來幾近相同的個案,想想也知道這工作有多麼不耐煩以及沉悶。
過了一小時,小丁以及小光也準備好晚餐的菜飯了。但真的跟「182」有關係的個案,我只能找到兩個。
佳前輩問:「小欣,這兩位病人跟「182」的情況有什麼關連的嗎?」


我摸摸下巴,娓娓道來。「我看過「182」的報告書,「182」在被送來這裡之前,身體就已經很虛弱了,還有一點營養不良的。反而來到白色小屋之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喂食定量而且豐富,身體反而沒有之前那麼瘦弱。雖然依然是皮包骨的感覺,但比起進來之前,數據上體重是上升了的。」
「唔……而報告書上,這兩位病人都是一樣的情況。首先就是年紀都很小,全部不到十四歲。」
「然後,他們都是一進來白色房間之前就已經是骨瘦如柴的病人。之後,在醫護人員定量喂食的情況下,體重才回升了一點點。」
「而其餘所有病人的情況,都是進來前就腸肥腦滿的感覺,體重很高的。但是,到了白色小房之後,體重反而下降了。」
佳前輩也猛然補充道:「就好像那種病想把所有病人的體重都調到某一重量一樣。不……不單單是體重,還可能是其他的東西,例如血糖,血壓,精神狀態之類的東西。」
我也恍然大悟:「難道那種病想把所有病人都變成自己想要的身體狀態嗎?」
「那到底是為了什麼呢?」佳前輩喃喃道。
在佳前輩苦思的時候,我想起「182」說過的幾個重要字眼。
"父親,家庭,力量。"
唔……當中有什麼關連呢?
我們又各自思索,然後交流了一會兒,但還是一無所獲。
「吃飯啦,佳姐姐。」隨著小丁一聲溫柔的問候,我們才回神。
「佳前輩,先不說這個……這裡有沒有關於「182」家庭背景的資料?又或是那兩個可疑病人,他們家庭的資料?」
「嗯,我看看吧……這裡。」
佳前輩看似隨便在身後的另一個書櫃,拿出又一堆的資料,再遞給我。


這三個檔案之中,都一樣沒有提供病人的姓名,家人,聯繫方法。
但聯絡地址居然不約而同,來自一間寺廟來的。
難道他們全都是孤兒,然後在寺廟長大嗎?所以身體瘦弱才能得以解釋,因為寺廟本自資金不足?
瘦弱跟寺廟,兩者有什麼關係?
「有沒有什麼發現?」
「佳前輩,三個檔案之中,很多資料本身都很殘決,難道我們不能向病人的聯係者尋求理由,或索取不足的資料嗎?」
佳前輩用不可思議而且生氣的眼神望我,並說:「你也有看見血岩村的村民有多討厭我們的吧,要求他們不要來探望病人這件事已經足夠吃力了,還要他們寫好資料嗎?我們沒有足夠的聲望這樣做。」
她搖搖我的頭要求我清醒一點。
「姐姐,來吃飯啦。」小丁有點不安的說。
我再跟佳前輩提問:「那麼我們去那寺廟找尋聯繫人吧,希望這樣能找到什麼線索。」
「也是可以的,但首先要令黑衣人的威脅消失。唔……至少要等待到修頓再一次來到血岩村的時候。但這次很快就會來的,保安隊受襲的消息很快就會傳出他耳邊,我們乖乖在這裡等吧……也只能相信那位「182」的小妹妹了。」
佳前輩真心嘆出一口氣。真的沒有什麼更好的出路,只能相信某種我們並不知道的神秘力量了。
「嗯。」
「吃……吃飯……吃飯啦!姐姐!」小丁有點生氣的說。
佳前輩再說:「不過就算「182」並沒有能力保護我們也好,我們這裡也有對策對付黑衣人的。」


「什麼?真的嗎?」
「是啊,我們已經被到黑衣人兩次攻擊了,兩次都是慘絕人寰,已經吃夠了苦頭了,我們會選擇居住在這裡也是這個原因,放心吧。」
佳前輩嘴裡說著放心,但我知道她一家很害怕,她只是在逞強,就像以前她在小丁面前逞強一樣。
這次一樣,沒有人能幫助到什麼。
「吃飯啦!」小丁在我們耳邊大聲的叫喊。
「啊!」
大吃一驚的我們望向小丁那邊,她已經生氣得哭出來了。小小的眼淚落在臉頰,眼睛跟鼻子都弄得通紅,使她的樣子又可愛又搞笑。
「好,我們來吃飯吧,別生氣了。」佳前輩說。
「因為……因為你們都不聽我說話,都在說很可的事情……嗚唔……」
「沒有事,沒有事的。」
「我不想……我不想連姐姐都不見了,嗚唔。」
小丁哭得更厲害,害我也傷心起來。
「不會有事的,艾布納爺爺會保護好我們的。」佳前輩露出溫柔的微笑。
「嗚唔,嗚呼……嗚,嗚…唔唔嗚。」收不哭泣的小丁。
「沒事的,沒事的。」佳前輩緊緊抱著小丁,安撫她,就像真正的姐姐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