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四十三章:超能力
「利魔者?」
「哎……多口了。」他笑笑著說。
他接著說:「不過,短時間內,這個詞語對你沒有什麼意思,你不用去花時間去了解。」
「既然我們交易已定,那你就現在先說說吧,到底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我反問:「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你為什麼會得出那個結論,在你筆記上所寫下的東西。」
他作出洗耳恭聽的樣子。
「是因為平衡。」


「平衡?什麼平衡?」
「這個世界暗中的平衡。」
「你是指男女關係,陰陽善惡之類?」
「我認為,人類是有三個組成的部份。最初的時候,就只會有普通的人。但當中會有更強大的人出現,然後那一班更強的存在會自成一派,成為有力量的惡人。」
「因為這個是天理,是天性,人類會為了更多的利益,更大的權力而去選擇成為邪惡的一方。從而去用自己比起其他人更強大的力量去壓榨別人。」
「然後呢?」
「但是這個單方向的壓榨不會維持太多,會有其餘同等力量的人成為相反的一方,正義的一方。」
「原因呢?為什麼其餘的強者會選擇成為幫助弱小的一方?」
「這是因為世界的平衡,他們之所以會選擇成為相反的存在,很有可能是理念又或是其他利益的支持。但最重要的是,選擇成為白色的一邊,為的是並不想世界就因為單方面的打壓而崩潰,是為了整體平衡著想的打算。」
康佛雪輕輕露出了面無表情的笑容。


我再補充道:「而興龍城就是一個沒有人選擇成為正義份子的地方,一個沒有平衡的地方。」
「嗯,你這個觀點挺好的,但又如何能連結筆記所寫的東西呢?」
「……」我沉默了一頓,思考了良久再說。
「之前,我一直沒有想過能夠對事情有什麼改變。因為,一個人的力量太過渺小了,面對罪惡的團體,既強大又巨大的權力集結體,沒有人能夠做到什麼。」
「但是,當我看到了,阿求多麻一個人逃過所有警察的追捕,一個人能夠下定了那麼大的決心,成就了……」我咬牙切齒,口中一直吐著不可多得的字樣。
「沒錯,雖然他罪該萬死,但是,我也從他身上知道了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有多麼巨大,一個人能做到的事情有多麼深遠。」
康佛雪微微一笑,面帶邪氣說:「然後呢?」
「然後我就寫下了筆記的事情。」
「我認為……」
他插嘴道:「你記得我剛才說的事情嗎?你身體之中的東西不是什麼決心,而是覺悟。你不用怕的,無論你所講的事情是對是錯,根本就不重要,因為你決定了,而你就一定會去做。」


他張開手示意我繼續說。
「當這個平衡被強行壓倒時,就需要一個令平衡重現的角色出現。現在委古日還有興龍城就是需要那個角色,需要一個殺滅惡人的善良人出現。」
「而我就會成為那個人,我要把委古日之中的所有站在惡那邊的人都殺死,重新把平衡建立出來。」
康佛雪還是用著那種臉無表情的微笑看著我,他低一低頭,閉上了眼睛說:「但是,要是還有惡人出現的話,怎麼辦?」
「不會再有惡人的出現了,因為當我殺光所有惡人之後,我就會成為那個最後的惡人,掌握住這個平衡。到那個時候,我不會讓惡人再次出現,因為沒有人會有那個膽量去做惡人。」
康佛雪臉上的笑容彎曲得更加誇張並說:「挺好的不是嗎?就用這個方式進行下去吧。」
想不到,他聽完後情緒還是那麼平淡,就好像他一早知道我所想的是什麼,他只是想我自己把這些東西,由自己的口中說出來。
我問他:「但是,我反而有事情要問你。」
他張開手掌,示意我提問。
「你說要幫我達成目標,但是你有什麼手段,你有什麼手法,你到底能教我什麼,能夠足以達成好像阿求多麻般強大。」
「想不到我砍傷阿求多麻,還有無聲無色偷窺你寫過的東西後,你也還是不相信我有多大能耐。」
他說完後,脫下了巨大的披風,在披風之下是一副難以置信的身體。
全身都是緊實而且充滿力量的肌肉,是一個千錘百鍊的身體,沒有多餘的東西,全然是為了達成人類最基本行動需求的身體。
連用作思考的腦袋都好像多餘一樣,沒有任何意義。
但是跟阿求多麻比起來,好像還是有一段距離。因為阿求多麻的身子更加高,而且肌肉看上來更加巨大以及結實,如同能舞動的岩石。


「怎樣?」
我無言以對,還在慢慢打量。
「你認為用這個身體能夠打嬴阿求多麻嗎?」
「?」
「你的思量是正確的,單論身體的質素以及武力的比較,他比我還能要厲害,他是人類可以達到的,最高水平的高度。簡單來說,要是以人類的角度來看他毫無缺點可言,他就是戰鬥之中的神。」
「剛才你看到了他狼狽不堪的樣子吧,不過,那只是你太遲進來罷了。」
「在你進來之前,我跟他較量了。不過我很簡單就打敗他了。我只是輕輕劃傷他的手臂,讓他知道我們的差距。」
「他那時候簡直絕望了,他大喊叫我殺了他,從他的理念的角度他輸了就該死,勝者生,敗者死。不過,那並不關我的事,我打傷了他就已經是我能做到之事的極限,我沒有殺人的權利,從我的角度,我並不會殺了他,永遠不會。」
「所以他才會敗走,他現在應該還在混亂之中吧。到底世界是怎麼一回事呢?他會重新思考這個問題,因為是他的強大令他的原則出現,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他心目中的規則。」
我問:「那你為什麼不殺死他。」
「我沒有權利這樣做,因為我已經不屬於人類這一邊,應該說,我已經不屬於生物的這一邊,我是跟死了也沒有分別的石頭,流水一樣。」
我再問:「所以你是沒有殺人的權利嗎?」
他眼神露出淡淡的月光:「我是沒有改變的權利,這是死亡給予的枷鎖。」
我不明白他在說什麼,但我並不想知道。
「你是想說,你並不是人?」


他露出微笑:「我並不是以人之力去打敗他的,而是別的東西。」
他戴回披風。
他抻出右臂,張開手掌,然後,手掌之中突然發出青色淡光。淡光之下,一道劍柄慢慢的被編織出來,一片又一片的光體,建立出了一個劍柄的外形,然後慢慢也將劍身建立出來。
然後,該物就像自然般,理所當然般,幻化成劍體的外形。
一把真正的長劍,就這樣魔幻怪異地出現在我眼前。
這把劍的劍柄部份,精雕细琢,復雜而且縱橫交錯的紋理深深刻在柄上,而且卻整整有條,毫不胡亂。
而向下所連結的劍刃部份,一條長身又幼的鋒利劍身,反著藍白色的月光,精美得如同天上的寶物。與其說是殺人的武器,倒不說是,更像該存放寶藏之中的寶貴珍品。
他握住劍,轉身,向著門由左至右揮出一斬。
由劍身之中出現了白光,沿著劍的路徑,助其增大了斬擊的距離。並把門邊整面牆,斬出了一道長痕。
「想知道更神秘的事情,要得面對更多可怕的怪物,就像心魔,恐懼。你承受得起嗎?」他揮斬完後,望著我講。
我目瞪口呆,陷入驚訝之中。我還驚覺自己全身發抖,但我不是在恐懼,而是在興奮著,高興著,開心得抖起來了。
真的,由我眼中所看到的東西,是真的。
這種不是把戲,魔術,而是真實的力量,巨大又強大的力量,可以令我做到自己做到的事。
我可以達到自己的理想。
他慢慢放開手中的寶劍,然後,在寶劍落地之前,就像一陣煙般化作了空氣。


他問:「你相信嗎?」
我點點頭。
「我有能力讓你做到,之要你跟著我所說的做,你就可以得到相同的力量。」
他見我表現出雀躍的心態,他臉出一直沒有改變的微笑,又再次彎曲得更加厲害。
我問:「但我還是有東西要問你,你為什麼要幫我。」
「因為你跟我很相似,就好像我年輕時的自己一樣。」
「……」
他身體的披風輕輕被風吹動了,被動搖了什麼。
「好吧,那就開始,讓你開始訓練,為了達成目標。」
「首先你要做的是,在每日早上跑步完之後,再完成體動訓練。
「?……什麼?你不是要教我超能力的嗎?」
「沒有強韌心志的人,是沒有能力成長的,但要證明自己的堅強,意志,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身體的訓練。」他微笑著說。
「當你完成身體的訓練後,之後在學校裡就學習關於肌肉以及運動的學習,反正上堂要學的東西,你老早就學會了吧。」
「然後回家後,你就繼續做體能訓練。」
「……」我幾乎難以相信他所說的話,想著他是不是在騙我。


「我這樣做就能證明自己的意志了嗎?」我問。
「是吧……是證明你給你自己知道。」
他露出更多的笑容,戴上了頭帽,慢慢沿著屋內的陰影,跟黑夜,溶化在一起,消失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