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五十一章:士尼格
「呼啊……」我打了一個很大很大的哈欠。
又是睡在警察局的一天了,因為躺在桌上的姿勢加上長年累月的關系,背上的痛苦又在發難。
精神也不足呢,躺在桌上就是沒有躺在床上舒服。
人大了就是這樣的嗎?連想多血拼一點也做不到嗎?
看到跟我同樣睡在工作桌上的鍾田,覺得他一醒來絕跟我相反,是精神奕奕,龍晴虎猛的。
算了吧。
打起精神,窗外都射入泛白的淡光。
沖起了一杯提神的咖啡,再度埋首於案件之中。


今年的案件,跟毒品有關的有一百六十多件,風化案有九十多件,偷竊有一百六十多件,暴力相關則有九百多件。
「唔……」
太少了吧,跟上一年比起來,這些所謂輕度犯罪的數字,大約少了五成。
跟之相反,兇殺案卻有四十多宗,而且這只是閏陌街的數字。
實在太誇張。
巨量兇殺的開始大約是今年的一月起,整個興龍城不時有零聲的兇殺案發生,全部都是發生在晚上而且了無人煙的環境。
過了數月,大約三月時,殺手的犯罪行為更進一步。不但沒有停下手來殺人,而且變本加厲,發生了數單入屋殺人事案。有幾戶人家全被滅口,其餘的能活下來單純是暫時外出,幸運逃過一劫。
我們假設了這個殺手名為疑犯一號,因為這個人行犯的動機我們摸不著頭腦,全部死者關聯性幾乎是沒有的,也無法看出犯人有特別的利益。就算有時,死者屋內財物有所損失時,但其實都只是很少量的金錢以及食物,根本談不上利益。
而且,這個犯人殺人的手法也從來沒有變過,刺中受害者的心臟,使其內臟破裂而死。
這個手法是由一開始到最尾,我們辦認他的其中一個方法。


其實是明顯看得出來,殺手是無差別的職業殺人犯。
要刺入心臟其實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在心房外,在胸部的位置,人類有胸骨保護,想要把劍刃刺進心臟首先要有足夠的力氣,然後又要對準位置令劍刃不會被胸骨所撞裂。
更想不到,他到底是用什麼方法,在多場殺戮之中,完全沒有用其餘方法去殺死受害者,令所有死者的死法全是心臟破裂而死呢?
就算是職業的殺手,也應沒有這種特別的嗜好。
我們在大部分現場都能清楚索取到非常重要的證物,那就是指紋。
很可笑地,雖然他的手法跟行動力很令人感覺到無奈,但他卻是全完沒有想過會被捕獲到的情況。
我們也曾經試圖用指紋識別去追查疑犯,可是至今亦沒有頭緒。最怕是他根本就不是本國的國民。
雖然抓不到犯人,但是疑犯一號的兇殺案卻突然在三個月前停止了,完完全全的停止了,沒有任何得知的原因。
這也令人感覺到很頭痛也感覺到一絲安慰,因為我們已經加緊了腳步,追查的進程也加快了不少,相信他再行兇多幾次就會發現他的破綻。而且,只要他繼續殺人,社會的輿論壓力,可能會令興龍城貪贓枉法以及毫無效率的整個警察局門,無可奈何也要硬下來。
相反的話,就是社會安寧,以及不會再現那些無辜的受害者。


「哦……唔……啊。」鍾田他醒來了,還一臉睡眼惺忪的樣子。
「去洗個臉吧,又或者吃過早飯吧。」我對他說。
「啊,是的……士長官……」他一邊揉搓眼睛,一邊慒懂地照著我所吩咐去做。
他就是那種誠實得令人覺得虛假的人,當然這是別人的理解。
對我而言,他行事雖碰碰撞撞,有心無力,但卻是現年難得一見的好警察。
只有正感義才是一位好警察需要的東西。
「啊。」他真的走去樓下餐廳去吃早餐了……
我一邊埋頭苦干,另一邊,同事一個一個的上班。
「早晨士警長。」「早安土尼格警長。」「早上好,士警長。」
一句又一句的早餐,警廳內又揚起工作的聲音了。
我滿是高興的頭點。
「早安,士警長」一把熟悉的聲音,來自一位樣貌青秀,衣著整齊的青年人。
「早啊小花。」
小花,真名叫黃蓮。她也是我可靠的部下,幾乎是警察局裡最能幫忙解決問題的好傢伙,而且也是正義感十足的。
不過,她卻是有一個問題,當他在緊張以及重要的關頭,總是反應失措,失去常態,而且也常被情緒影響,這跟鍾田是相反的。


「小田他不是跟長官你,一同在昨天通霄的嗎?為什麼他不在了?」
「我跟他說叫他好好休息一下,說去吃個早飯……他真的去吃了吧。」
小花忍耐不住,從緊閉的嘴中露出一絲絲笑聲。
「大家也習慣了,只希望他不會為了吃飯而遲到吧。」小花說。
在警局終於回復一日該有的朝氣,我跟小花以及幾位警員開始討論案情。
「不用等小田回來嗎?」其中一人問。
「不用了,等回兒小花慢慢告訴他吧。先說在前頭,我在昨晚知道一件消息,前天的殺人事件,昨天也有發生,這是昨晚閏陌街醫院傳來的。」
他們聽到這件事後也都無言以對,對這件案件感覺到不可思議。
「事實上,是因為前天我帶大家到現場,大家的工作效率卻低無可低,令到調查工作一拖再拖所致。」
大家無話可說。
在前天,當一抵達現場,令人感覺到可笑的事情發生。雖然全部人都自稱警察,但是一看到血液都流乾的死屍時,只有我以及數個人能夠保持冷靜。
在那個地方進行了所謂調查,只有數個單位進行到基本工作,他們大多數也是在恐懼以及慌張中渡過一整天。所以我無奈之下只好暫停工作。
屍臭,面容扭曲的死者,是每個人都會恐懼的東西。
其實卻不能怪責他們,但這個就是我們需要面對的東西,一定要克服它。
「那今天,我們是不是要再次進去調查?」小花忍耐著恐懼問。


「這件事我等回兒說。我們現在需要搞清楚,到底怎樣才可以制止這個傢伙。監於這次殺手的殺人方法跟疑犯一號不同,我們把這次行兇者稱因為疑犯二號。」
「我認為應該跟其他地方的警察作交流,在閏陌街再次加強人手。」其中一人說。
「你說要加強交流?你看在閏陌街大街外的警察在幹什麼?手拉手成一隊人牆,目的就是要外面的人知道不了閏陌街的事情,這種跟黑幫同流合污的人要怎麼交流?」另外一人激動地說道。
小花說:「我認為要加強那個地方的閉路電視系統,行兇者看到也會知難而退。在其他國家閉路電視系統愈複雜的,案件也愈少。」
我回答道:「我相信這是一個好方法,但在閏陌街的黑幫不會簡單讓我們這樣做。但是這是一個方法,不是行不通,小花你試圖通知總部商量在閏陌街大街位置安裝閉路電視的計劃。」
小花肯定地點點頭。
「其實我相信也沒有什麼方法,總之先叫所有人出來,我想跟大家說一說。」
我一聲令下,全警察四十多所有人都走到廳中,留心看著我。
我說:「小田還在外吃飯,但是我們不要等他了。」
「在這裡的大家,相信有一部分是被逼來的,有一部分是不請自來的,而我們這個部門反黑部,也是閏陌街的地區警處……明顯地告訴大家,我們跟別的部門有什麼不同。」
「就算你不想相信,又或者你根本事不關己也好,有一件事實要告訴大家。我們就是整個興龍城之中,少數只有幾個不在政府眼中的可治之才的警察部,少數幾個黑幫無法侵入的地方……即使我們在閏陌街也好,即使在興龍城黑幫最集中的地區也好。」
「如果你們有任何一個沒有正感義,是沒有法子撐下來的,也是因為正義感,所以你們在這裡。」
「我們在整個興龍城大概也沒有什麼同伴了,所以我只相信你們要作出對自己最清晰的選擇。」
當我說出選擇時,他們開始露出好奇的樣子。
「我決定要將部門的位置轉移入閏陌街之中。」


所有人都不約而同露出吃驚的神色。
「大家也清楚,在幾個月前的殺人事件,那時候突然之間又停止了,但是現在,就在前天,這件事可能又發生了。而且是針對閏陌街的,極其殘忍的殺人。」
「為了更好解決問題,以及方便我們,我已經申請了部門的轉移。這是一個會令大家進入危險的舉動,但是這不是一個強制的需求,要是不願意繼續留守的話,大家可以選擇退出。」
我說完後,過了一兩秒,小田就沖進來了,還大叫:「好消息啊!我們……我們……」
他似是跑過來了,完完全全失去體力,連字都說不清。
「你休息一下吧。」我對他說。
「不用……我……我們發現了殺人事件的生環者!」
這一句,令全場都更加吃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