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59:影魔劍身_1
「到底我是否走在正義的道上呢?」士仁在心中如此問自己。
但不管怎麼想也是沒有意義,因為他已經學會了華,他有能力打敗那個拿弓的男人了。
康佛雪指了指士仁,問道:「你得到了什麼結果嗎?」
士仁並沒有回答,連他自己都感覺非常微妙。他認為現在的自己,好像跟什麼連接了一著,好像什麼事都做得到,什麼事情都在掌握之中。
康佛雪利用魔力感知知道了士仁現在的心理狀態。但是,這樣他就更加不明白,因為就算知道了怎麼使用「華」也好,也不會令那個人心身有什麼改變。更加可以說,絕對不會有什麼改變,因為學會使用的「華」這件事,可以解釋為了解自己而且。自己本來就知道自己是什麼東西,相反地問:有什麼巨大的問題讓自己不能了解自己呢?大概沒有吧。
士仁無力地坐在地上,伸出了唯一的手。
他再次試著把四種屬性的魔力混合在一起,打算試著使用華。
情況比起想像中樂觀,四種魔力快要合異為一。但是,令人更加吃驚的是,在那個四合一的魔力團的旁邊,突然地又再次集結出四種魔力團。


康佛雪看得啞口無言,但他也沒有阻止。他還是笑著打算看完。
士仁他,不單單是集結了一個由四種屬性而成的魔力團,而是集結了兩個。
他在不知不覺之中同時織出兩個「屬性結集體」,把「華」這個部分跳過了……直接進入了「痕」的地步。
但是,當兩個「屬性結集體」同時使用了的時候,「痕」並沒有預期般出現。相反的是士仁手中多出了一把長刀。
士仁無力地把長刀直插地上,任由劍身支撐自己疲累的上身。他問:「這個就是「華」了嗎?」
康佛雪沒有說話,因為令他在意的並不是「華」本身。而是何故「痕」沒有發動呢?明明兩個「屬性結集體」大刺刺地織出來了。
他更已經準備好要進入士仁的「痕」。
他在微笑之中得知了答案,那不是「華」也不是「痕」,而是兩者的混合體,可是說是特別的,奇異的技術。
可是這種技術到現時為至,沒有被任何人命名,也沒有人知道是好是壞,更沒有知道有什麼作為。也許沒有意義,也許會對自己造成傷害,這只有創造這個東西的使用者才知道。
康佛雪本來想解釋這一切。但算了吧,反正解釋完也沒有意義,倒不如還是照本來的計劃告訴他「華」的說明。就算告訴了他,他也不會知道,是「華」不是「華」的意義在哪。


雖然那不是「華」。但他還是說:「這就是你的「能力」,你同意嗎?」
士仁歪歪頭,望著長刀,自自然然明白了。
康佛雪再補充道:「沒錯,其實根本就不需要我去多加說明,你就已經知道自己的能力有什麼作用,有什麼意義。因為「華」本來就是你身體的一部分,是組成「你」本身人格的極重要的部件。正正是因為本來就屬於你,就算你什麼時候得到了它,你也會在得到的一刻間,馬上知道它的意義。因為它就是你,你就是它。」
士仁沒有說話。
他手上握著的這把長刀,沒有散發著任何有意義的魔力,相反,這把劍的陰影部分,更感覺不到任何魔力。
康佛雪留意到這個事情。
正常來說,魔力所製造出來的物質跟物質本身沒有任何分別。就是說,當你使用魔力去製造出泥士,製造水,火炎或是風,那就是該物本身的存在。你是在創這物質,而不是創作出「用魔力所創造出來的物質」。
就是說,不存在能利用魔力製造物去反推魔力造物時的各種資訊或是消息。
但是「華」不同。不同人的「華」有不同的功能,不同的「華」也會分別分為不同的類別。
其中一個類別就是「華」的製造物,經由「華」所建造出來的物質,有些還會受到世界法則的影響,有些則會連物理法則都可以無視。


當「華」本身還在發動中的時候,「華」所製造的物質並不算是物質,而是非常接近「急體」以及「護體」的存在。就是魔力的「第二態」跟「第三態」的邊緣,兩個狀態之中的存在。
那時候的「華」如果有無限的魔力去供應,或有能改變世界法理的能力……可是沒有人有無限的魔力,即使是康佛雪也沒有。
當「華」還在發動中的時候,製造物因為處在第二跟三態之間,所以它的情況跟「急體」以及「護體」一樣,要付上巨大過路費——魔力。一但放棄了魔力的供應,「華」一但取消了發動,製造物或許會因跟世界法理存在巨大分歧而消失,或許會只留下物質的存在而消散了魔本來的能力。
就是說,無論用什麼方法,總之利用魔力所產生出的「華」,必然可以從中感知到魔力。
但是,並沒有出現過完全沒有感知不到魔力的情況發生。這個情況是前所未聞也不合乎魔力的原則。
難道士仁的「華」跳過了給予「過路費」這一件事?又或是跟他同時發動了「痕」有關?
原來如此……康佛雪心中獨自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不能從那個陰影部分感知到魔力的原因,是因為那個部分並不是影子,那是另一個空間。
他的劍跟「痕」直接連接住,那個陰影部分就是進入「痕」的通道。
「你知道了你的「華」的能力嗎?」康停雪問。
士仁:「我知道,更知道得比了解我自己本身還要多。是一種,潛伏類型的能力吧,我猜猜看……」
康佛士制止了士仁說話:「不要把能力告訴我,我不需要知道,別人也不需要知道。讓愈多人知道你的能力,等於讓更多人知道你痛腳,那不是一件能讓別人一起慶祝的事情……而是秘密。」
士仁閉上了嘴,同時也解除了「華」。解除了「華」後,那把長刀還是留了下來,沒有跟隨「華」而消失。而那個跟「痕」相連的黑影卻消失了。
康佛雪還是用著那道令人厭惡的微笑,慢慢一步一步在士仁的眼眶下消失了。
對於士仁而言,康佛雪的隨性而來,隨性而去,都習已為常。而且也不重要,他只需要的就是忠於自己而行,即使這樣做會跟康佛雪的目標一樣也好。


士仁回望自己。才剛被那些黑色的東西所侵蝕,本以為那些黑色是不可觸碰的邪物。但是在被侵蝕過後,才發現沒有被造成什麼問題,反而精神開朗起來。
跟自己本來要預計的情緒格格不入的這個情況,令士仁反而混亂起來。
他靜候自己平穩下來後,收拾心情。接下來開始思考學懂了「華」之後的意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