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1:影魔劍身_3
士仁心中想著:連自己都感覺到好奇,為什麼會被一面石牆弄得自己如斯恐懼呢?
不對……
並不是因為這面石牆有多那可怕,而是這個能力害怕所有擋在前方的東西。
「嗄……」那種失落感,以及接近死亡的感覺,令士仁馬上從超興奮超集中的狀態下退回來。
他狼狽地坐下來,努力令自己由恐懼中冷靜下來思考著原因。
他回想起剛才他在黑色影子之內,他所感受到到的感覺。
當他身處黑影之中的時候,其實感覺是不好受的。雖然這樣說他自己都難以自信,畢竟他剛剛在黑影之中那麼的投入,那麼的興奮。
他在黑影之中的時候,感覺到的——只有跟現實世界脫離,生跟死亡交界之間,無可言喻般無盡接近死亡的感覺。


也就是說,這種感覺跟「偽生」非常之接近,而且更加強烈,更加絕望的力量。
「嗚……噁……呃呃嗶嘩啊!」一想起那種感覺,士仁他立即無法自制的嘔吐。像是看到難以忍受的糟糕污物時,才會發生的生理反應。 
他連站起來也做不到,只能無力坐在地上一邊抱著身體,一邊任由嘴裡的嘔吐物像噴泉一樣噴發出來。
現在,只能在士仁的眼中看到恐懼以及退縮,幾乎連一想到劍之後,就已經害怕得動彈不得。
恐懼令他無自控地摟著自己。
這次也許是,他真真正正第一次因為恐懼自身的安全而作出的反應。
「嗚啊……嗚啊……呃呃嗶……」
他難堪得如同身體被刀切割,如同火炎在燃燒自己。有一種令他難以置信的想法出現在他腦海中——就連他自己的能力,也都想殺死他自己。
「嗚啊……唔……唔唔唔……啊!!」
到底自己是不是做錯了呢?再一次問自己。


「嗄……嗄……」
但是他強迫自己這樣想的:就算是有什麼的問題,對我來說也沒有意義,我亦不害怕。
回想過被他殺死的人,以及自己空蕩蕩的右手,未來已經沒有退路了
但是他必須要再次回想起在那個黑影之中的情況,才可以好好分析。
他沉著氣,再次回想起自己的「能力」。那種狂亂又巨壓般的恐懼感幾乎令他頭皮發麻。可是他還是做到了,做到完完全全的回想。若果是一般人的話,早就因為過於恐懼而發瘋了。
當他還處於那個黑影之內的時候,他所感覺到的是處於異世界的感覺,完全不像是感覺到現實世界一般。
那個時候自己卻還有生存的感覺,還有那種「我還活著」的感覺……是因為什麼呢?——是因為把片外露於黑影上,刀尖的部分。
士仁並非蠢鈍之人,他馬上知道原因。
當自己發動了「華」之後,產生出來的東西有兩個,一是那把長刀,二是那個黑影。那個黑影其實是一個亞空間的大門。
當自己進入了黑影之中時,其實是等於自己進入了亞空間。但是,理應消失在亞空間的自己為什麼沒有消失呢?是因為那把代表自己還存在的長刀,還留在黑影的水平上。當自己還處於「華」的時候,那把劍可以代表著自己還在現世留有連結。


那時候,對現世還尚有感知的,就是那把刀尖部分,人體所有感觀以及感覺也全數在投放在長刀之上。所以要是那把長刀突然被某物攻擊使其破損或是整個碎裂,那個感覺會放大回整個身體。
而且,要是長刀真的在那個時候被破壞,還留在異空間的自己,就沒有任何東西跟現世連接,那個通道就會消失,就再也沒法從異空間再次出去現實世界了。也就是死亡的意思。
以一把看來起如此脆弱的刀來說,就算是一面牆壁,只要直接衝撞上去,也會有整片四分五裂的機會。要是轉換成身體的感覺,那就是身體四分五裂的感覺了。而且,更有機會會因此令刀斷裂,令跟還在亞空間的本體與現世失去連接,造成死亡的後果。
所以,其實「能力」本身不是在害怕一面牆壁,而是所有堅硬得可以令粉碎的物質。
不可思議般的危險以及難以駕馭的「華」。
要是這就是自己的「華」的話,也許實戰效果比起直接使用「急體」「護體」還要低。
「嗄……」無法作任何思考,他現在就連冷靜都做不到。
但他隱約明白一點點這個能力最大的意義,即使看似很危險的能力,但是只要整個人進入了黑影之中,其實對於躲藏,閃避攻擊是很有效用的。
在他打算就這樣坐下來,靜靜地休息時,突然一個兩米高的身影進入他眼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