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2:殺人狂組織
那個身影巨大而且壯碩,背著月光之下,士仁只看到他拿著巨大的斧頭。
他二話不說就揮著斧頭斬下來。
「啪!轟!」沉重的武器把地面都擊碎。
士仁剛才幾乎反應不及,只好用急體強行把身體推開,避開攻擊。
那個巨漢看到此景象,難以置信般道:「咦……奇怪啦,怎麼你馬上到了那邊的?」
士仁本來想馬上解決這個巨漢,可是在巨漢背後,突然出現了兩個人。
一男一女。
男的,赤裸上身,只穿著一件破爛的小背心,染著紅色短髮,整張面都是紋身,而且也塗上了眼影,所以完全看不清他臉上的輪廓。推測大概是三十多來歲的男人。他手中拿著一把手槍,眼神中流露著不自然的氣份。幾乎是敵視著士仁,可是他是笑著的。


女的那個,金色的長髮落至他的腰間,明明天氣沒有很冷卻穿著毛大衣,但是下身卻穿著短到極限的短裙。而她也是赤裸著上身,那件毛大衣並不能完全幫她掩蓋身體,身體垂直外露出一道大門,很多不必要暴露的地方也都中門大開。
那個男人揮揮手,那個大漢再次發動攻擊。
雖然大漢的身高有兩米,而且身體異常壯碩,但是速度卻飛快。
他跟士仁大概有三米的距離,但是不到一刻間已經閃到士仁身前。
他打算先抓著士仁,不讓他有再次逃脫的機會。
但是。
對於幾次進入過鬼門關的士仁來說,根本就不成挑戰。士仁馬上拿起剛才發動完能力的長刀,用著急體。把大漢整個手腕都被砍掉下來。
「嗚啊!」大漢應聲退後。
那個男人見道馬上拍起手掌來:「利害!利害!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幾乎斬完之後我還是看不清你的動作。」
他話還沒有說完,士仁已經沒有理會,即刻衝前,打算把他們全數清除。


可是,一發射歪的子彈令士仁輕輕退後來。
那發子彈不是那個男人射出來的,而是由極遠處,由槍手用著狙擊槍射出的。
士仁來打算再次衝前,畢竟只要用急體達至超高速,狙擊槍一定射不中。
但是他根本不知道狙擊槍跟手槍威力的分別,要是他現在能造到的護體根本擋不住狙擊槍的話就完蛋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接下來,又有幾發子彈由遠處射出。雖然射不到士仁,但這令士仁知道自己被包圍了,只好轉身逃跑。
那個男人見狀馬上用力痛打那個巨漢:「快點給我追啊!」
巨漢一臉為難,舉起自己那隻斷了手腕的臂,吱唔爾對:「我的……手……嗚啊……」
其後,一男一女身後上前來了位滿臉皺紋的老伯:「放心吧,那隻手掌我幫你保管好,你先去追那個男人吧,回來後我再幫你接上……看,行了。」
那個老伯用著很熟練的手法幫巨漢包紮好後,給他打上了一支針。
只見巨漢再次站起,向著士仁逃逸的方向追去。


士仁在暗巷中疾跑著,灰色的身影如電光一樣快,不過他沒有使用過多的急體去進行移動。
經過上次的教訓,已經知道在不必要的時候一定不可以故亂使用魔力,要是在戰鬥中不足夠魔力去保護自己,自己很容易就會死。
魔力並不是種可以計算的數字,而是生命。
那個巨漢雖然也全速追上去,可是雙方的速度相差太多,他連士仁現在的位置都不太知道,全速疾跑的原因,更多的是不想被那個男人毒打。
士仁本以為就這樣逃離戰場的時候,眼前突然出現一個身影,向著他砍出一刀。
士仁見招馬上回應,用著長刀向前揮斬。
兩把冷兵器互相撞擊,發出巨響。
突襲者馬上退後,打算再次攻擊。
與此同時,士仁左右側各跳出一人攻擊士仁。一邊用巨斧一邊用開山刀。
士仁逼於無奈,使用大量急體去閃避攻擊。
三位攻擊者見狀雖然還是再次架起陣式,可是明顯對士仁能造成的力量與速度非常吃驚。
士仁沒有思前想後,對著左手邊的男人進行攻擊。
那個男人本打算作出防禦,再讓同伴把士仁幹掉。可是,他大腦還沒有感覺到由眼部給予的訊息,人頭就給士仁斬飛了。
士仁不合常理的超極速令其餘兩個人二話不說地逃走,他也自然追擊其中一人。
當他在打算斬開右手邊男人的頭時,那個男人看準機會,推走士仁。


沒有斬開頭顱,但是整條手臂都給砍了下來。
「嗚啊!」男人大喊同時,士仁的身後出現巨大黑影——那個巨漢聞聲走了過來。
他二話不說就向著士仁砍下去,士仁側身避了過去。在士仁打算殺死巨漢時,他看到了巨漢身後又出現數個身影。
他知道,這次不妙了,這班人是有組織而且有巨大連動性的殺戮團隊,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黑幫旗下的成員,可是再這樣糾纏下去,多多魔力也不夠用。
士仁再出逃跑,這次全速使用著急體離開現場。
在幾乎用動物才有的速度離開大約四百米後,才躲到一個暗位處。
「嗄……嗄……」身體已經非常之疲憊了,而且也感覺到魔力所剩無幾,現在已經到達了危險的景地。
士仁他馬上思考那群人的來頭。
他剛才殺死的那個人,只是穿著白色背心,光著頭,身體不是特別強壯。看似沒什麼特別,可是,那個人的背心,其實滿佈血跡,而且明顯不是他自己的血跡。
那個巨漢穿著的皮衣也是滿佈血跡,血跡有新有舊,他們明顯之前也有殺過人。
還有那個紅色頭髮,眼神詭異的男人,他給士仁的感覺,就好像阿求多麻一樣。
他們會不會是黑幫的人馬呢?
但是,經過之前多次,跟在街上巡邏的黑幫戰鬥中知道,其實大部黑幫的戰鬥都是毫無組織可言,沒有致命性可言。通常殺掉一兩個後,整組人馬都會方寸大亂,所有人失去戰鬥意識。
不是說黑幫中沒有強橫武力部隊存在,而是現時的閏陌街,已經被自己造成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黑幫絕大部份強而有力的人員應該去了保護組織主要成員。
如果真的這樣推斷,剛才的那些人又是什麼來歷呢?


就在思考的當下。
幾個黑影由巷尾而至,又是拿著奇形怪狀的武器。大多是來用屠宰的利器。
那個紅色頭髮的男人一邊用力抓著旁邊女性的乳房,一邊說「找到你了,現在你逃不掉了,阿求多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