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3:殺人犯組織_2
聽到這句話後,士仁在腦海中不停思考著。
他說道:「我不是阿求多麻。」
那個男人一邊點點頭,一邊說:「嗯嗯,我知道你不是阿求多麻,因為那不是你的本名,但是你是用阿求多麻這個名字去殺人的吧?」
「我沒有用這個名字。」
「不……你就是個殺人狂。」他指著士仁說,眼中充滿著尊敬,期望,還有敵意。
其餘人馬一個一個地走進來,士仁早就想離開這個地方,可是他的魔力幾乎用盡了。
他們每一個都對著自己,顯露不同的心情。有喜悅的,有期待的,有歡愉的,有憤怒的,更有些人已經像發狂般,不停在撫摸自己的下體。所有人都共同點都是,極度的興奮。
「老實地告訴你吧,我們找得你好辛苦啊,不知道已經在興龍城找了多少個地方,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日,經過了多少日數的自相殘殺,才在今天找到你。」


在旁邊一個男人走了出來,是一隻手臂被斬下的男人,他帶著大汗,神情緊張的說:「我們每一個都好想見你啊……」
當他說完這句,旁邊的人不約而同的說:「對啊……」
「我好想見你啊!啊!啊!」
「快來,快過來殺死我!」
「你是我們的主!是我們的創世者啊!」
一時間,整個黑暗的後巷,如像開了派對一般熱鬧。
士仁感覺到並種惡質,如同在阿求多麻身上感覺到的一樣。
一個身穿西裝的男人,按耐不住走上前,抻出了手。士仁見狀只好緊推著刀,隨時迎擊。
那個紅色頭髮的男人馬上道:「不……我們來不是為了自相殘殺的,大家說對不對?」
四周的人異口同聲認同。


「我們是來朝聖的,因為你是大家的神啊!」
「那麼,為什麼剛才要攻擊我?」
「那是為了確認你是不是真正的阿求多麻啊……我們一早就知道閏陌街在發生大型屠殺事件,所以我們準備了好久才過來。」
「準備什麼?」
「準備有機會跟黑幫打鬥啊。但是想不到街上的黑幫比起我家的蟑螂還要少。要發現你真的比想像中還要少時間。之所以要攻擊你,是因為知道你不會因為一兩個如同我們這樣的嘍囉而受傷的……因為你是大家的神啊!
士仁反問:「我幹過什麼事,改變過你們的什麼?」
紅色頭髮的男人,那個笑容張得更尖:「是多年之前,你做過的事啊?你忘記了嗎?小學的事啊。」
士仁一聽到後,驚訝了起來。
「那個時候,你把小學所有人都殺死了。把目擊者都殺死了,而且是單人匹馬做到的。每一個人你都是用刀所殺的,只是用刀,用力量。是無人可敵的力量,令一切都破壞到的人,你就是別人都比不上的最高的存在。」
「那個時候,幾乎整個興龍城的我們,都開始知道你的存在了,因為你彰顯這個世界的人是多麼的軟弱,這個世界的法律是多麼的碎弱!」


「在看到警察在電視上說捉拿了所謂犯人後,我更加是情不自禁的高潮起來,因為。那個人根本不是你啊,他是我們這一班人的其中一份子!是他不小心被捉拿了,被當成代罪羔羊。」
士仁心想,阿求多麻他……成功了,至少他令一部份的人完全在相信他所思考的世界。
「之後,我就成立了我們這個組織,以你為中心,以你為聖典。我們知道的,關於你的一切,我們都會將之成為我們世界的一切,你就是我們的唯一的救贖。」
所有人都馬來熱烈地歡呼,瘋狂的叫囂。
其中一個高大的,衣服滿身血跡婦女走了出來:「沒錯就是你,是你令我明白這個世界的道理,安安穩穩地做家庭主婦根就本沒有作用,辛苦以及壓抑就好像雨水不停流進來,叫我連呼吸都難以承受。所以我就殺死了我的丈夫跟兒子……那時候真的很爽快,那個才是真的我!現在,我一定要每晚殺死男人我才可以安心,不能讓他們把世界變成現在這樣啊……」
一個西裝的男人也走了上前:「我也是,我以前每晚都很壓抑,很痛苦,感覺很不自在,因為我認為那樣做是錯的。但是我知道你殺光小學的學生後。我就知道你才是正確的。根本沒有什麼需要忍耐的,只要自己過得舒服,只要自己過得開心就可以了。所以,現在我每晚都找尋著無家可歸的小女生,我要姦殺她們,只能這樣我的慾心才可以安心。」
「我也是,我每晚都找尋著男人去殺害!」
「我也是啊!我殺完人後就會吃掉他的肉!
「我也是這樣……」「我是……」「我……」
每一個人都像發了瘋般說明自己的惡行,變態愛好。
這裡,每一個人都是變態殺人犯。
士仁沒有表露任何表情,只想等待魔力的回復。
「那現在,你們又會對我幹什麼?」
那個紅色頭髮的男人,揮了揮手。在人群中,幾個男人帶來了幾個年輕女性過來。
她們全身赤裸,而且雙手被鎖上,眼部被纏上一條布,有被毆打過的跡像,下體也似乎被侵犯過。


「你真年輕呢,那個時候的你,可能只有十六七歲吧,光是想像就知道你是多麼偉大,多麼重要的存在。」
「現在,你不用再去用你雙手去殺手,幹那些下作的事了,那些事就給我去辦吧。這些女人,我們每日都會為你捉拿回來,你要在她們身上流下你的後代,我們知道,只有你的後代才是值得留下來的……那是你的分身,整個世界只需要你存在就可以了……」
士仁在雙手使用了急體,他用刀,把靠前的西裝男人,整個頭顱給斬了下來。
整個場地都突然安靜起來,雅雀無聲。
「下一次,我再回來的時候,就在地獄相見吧。」
這是他首次對人說了威脅的說話,不但是因為他太生氣。另外是,對他來說,這不是威脅,而是預告。
接著,他掉下了長刀。再馬上使出了「華」,把黑影以及新的長刀給製造出來,整個人瞬間煙沒在黑影之中,只剩下刀尖部分。
然後,那個黑影連著刀尖,用著肉眼無法捕捉的速度離開了那個地方。
士仁就這樣從百多個人群中離去。
所有人都無法作出聲音。那三個少女馬上鬧道:「幹什麼啊!你們讓他給走了?你們說過要讓他跟我幹,我才讓你們把我給綁了的!他媽的還偷偷幹我幾次!快把我眼上的布撕走!」
此話才令眾人回神。
「太神奇了……」
「他……他真的是神啊……」
每一個人反而對阿求多麻更加敬畏。
那個紅色頭髮的男人,他在見到士仁使用過超自然力量後。緊張又恐懼,但是嘴角並因此而更加上揚起來。


他說:「這樣才有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