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4:江梅
士仁用著「影魔劍身」的能力,狂風一般直衝到隨便一處的天台上。然後靜靜休息。
在士仁用著超能力後瞬即離場後,眾人狂呼亂叫了一會。
那個紅髮的男人自信大聲地叫喊:「現在,阿求多麻會來找我們了,所以我們不用左找右尋了。我們就找個好地方,慢慢地等待我們的上帝來拯救我們吧!」
眾人聽到這句才冷靜起來,也更加開心起來。但至少這班危險份子安份了一點,要不然等一會在這裡又會多很多單無差別殺人的事件了。
紅頭髮的男人指了指:「我知道閏陌街有一座大廈,那裡有食物有食水,有俊男美女,而且觀境很好的,大家覺不覺得用那個方安置我們的神是個好點子?」
所有人異口同聲的高呼起來。
紅頭髮的男人指示了那個兩米高的巨漢,要求他帶路。
「啊……可是,可是我忘記了是怎麼走了。」


那個之前醫治他的老人走了出來道:「不要緊,我來帶路吧,等會兒再幫你接駁手臂吧。」
那個巨漢傻氣的說:「謝謝你喔。」
所有瘋癲的殺手都跟著他倆地走,只留下十來多個人,跟著紅色髮色的男人反方向地走。
紅色頭髮的男人:「叫屋頂的射手報告一下,為什麼不射中阿求多麻,然後再叫他們下來。」
跟著紅頭髮的那班人以及殺手都匯合起來,他們一邊走一邊對話起來。
首先出聲的是槍手:「他太快了,本來我以為是我用望遠鏡才是這樣。可是,當我試著用肉眼確認他的位置時,才發現,他有時候,好像出現瞬間移動的情況。要是那是用腳程來移動的話,根本不合理,快到有點難以置信。」
其他的槍手異口同聲地和議。
紅頭髮的男人點點頭,默不作聲。
他身旁的人也說也話來:「我也看到,實時我朝著他臉部斬過去,理論上應該已經砍中他,可是一回神就發現他用刀擋住了。我從沒有看過有人能在那個關頭擋住攻擊,我的砍刀大約離他臉部只距離兩、三厘米。」
「他能把 元巴 的手臂給斬下來啊。元巴 是兩米高的巨人啊!」其中一個人說。


「我一定要飲他的血,這樣我就可以得到他的力量!」
「我才不讓你這樣做,我要跟他結合,生很多孩子。然後再吃了那些小孩的肉,飲他們的血。」
他們邊講邊到了一處後巷。
紅頭髮的男人終於開口:「老規矩,在這裡等我,玩可以玩,但不要殺人,不要給我麻煩,可以嗎?」
見眾人點頭後,紅髮才帶著他身旁的金髮女子進入後巷,然後進入一處暗門。
暗門後,是幾個面相凶惡的男人,他們見紅頭髮男子一進入,馬上投以目光。
紅頭髮男人把褲子脫去,露出的陰莖前端部份有著奇異的符號,類似暗碼的東西。當守衛看到那個暗號,馬上就讓路給了他。
紅髮男子跟金髮女子,走過幾處空洞的地下路,坐過幾次升降機後,終於來到了一個華麗,金碧輝煌的地方。
那個房間閃閃生輝,牆上都是高級又名貴的鑽石,還有金子。腳踏的地上還是一條又柔順色澤又亮麗的紅地毯。旁邊是一排又一排,整齊的女僕。她們每一個都閉上眼,低著頭,如同機械人一般。
而坐在那房子中間的鮮紅沙坐上的男人。他黑色的頭髮,細長而無力的手臂,加上細緻的臉孔,乍看會以為是一個小女生,可是他是一個年近三十的男人。而且他並沒有化妝或是特別的訓練,這是他天生的面孔。


他身穿白色襯衫以及黑色長褲,華麗又不失合理性的存在於這個房間中。
他問道:「這麼快就回來了嗎?你已經知道了他在哪了嗎?」這道聲音也是輕柔的男高音,如同小男生一般幼稚。
「是的……我們在城內看到他,他幾乎沒有防備的出現了。」紅頭髮的男人回道,顯得異常緊張。
他再問:「那你捉住他了嗎?」
「不……怎麼說呢……沒有。」紅頭髮男人搖搖頭,然後像肯定自己一般點點頭。
那個美麗的男人瞪住他,其後,他才再說明:「捉不到,完全捉不到,他很利害。」
「怎麼利害?」
「他……幸運地把所有狙擊槍完閃避了,所有刀槍都被他用長刀擋住,力量很大而且身手很棒……嗯。」
那個美麗的男人聽到後,無力地坐下。這個名叫 江梅 的人,是興龍城三大黑幫之中名叫 將渡會 的老大。
他拍著拍著自己的大腿,然後說著:「月自,星犬。」
紅色頭髮的男人以及黃色頭髮的女人聽著,因為紅髮男的名字就叫 月自,黃髮女的名字就叫 星犬。
「做愛吧。」
看似不明所意的說話,而他們二人卻完全明白,就是字面意思囉。聽到這句話的他們,雖面有難色,難以自拔地顯示出憤怒,但卻沒有過於驚恐,恐怕早前已領教過這般滋味。
他們深深知道眼前的這個叫江梅的男人,並不是跟自己同一個層次的人。這個男人是一個一揮手,整個興龍城有三分之一人要聽命的人。
他們理所當然的,慢慢的,裝作沒有外人觀看般,開始互相撫摸,互相觸摸各自的性器官。慢慢的接吻,慢慢的抽插。


而其餘的女僕們也是低著頭,沒有話語。現場只有氣喘的聲音以及壓抑的呻吟。
其實,現在的 月自 以及 星犬 二人,並不是真的感覺到性所帶來的快感,有的只是被強者所壓迫而來的委屈。
與此同時,江梅招來了一位穿著西裝的男人,他偷偷的說道:「派幾個能手去牢牢的看緊這兩個混球,不要給他們有背叛我們的機會。」
接著,現場的二人同時的性高潮,但並沒有很愉快,真的很糟糕,非常之糟糕,每次如是。江梅 卻如同在咐和般地拍手。
「真棒啊!你們兩人。」
他們面有難色,卻只能啞忍。
月自 先開口道,帶著點丁成功感:「雖然我們沒有把他捉起來,但是我們成功地把他引到了東邊。」
江梅:「東邊?是我姊姊的那邊嗎?真利害呢?你是怎麼辨到的?
月自:「看來他是個會報仇的傢伙,雖然他成功逃脫了,但是他在走之前卻警告過我們,看來他會再來攻擊我們的。而我就把我所有的「同伴」都帶進了東邊。」
江梅:「就是用生命來作引誘嗎?不過,這也很難說,他可能只是唬住你們而且,可能下一次依舊會在我這裡作著惡呢。」
月自也難以肯定自己,動搖的說:「我認為他是那種說到做到的。」
江梅 望著遠方,一邊舞動著手指而說:「希望吧,他已經把我多個手下送到了天國去了。要是再這樣下去,大概還沒捉到那個擅自帶走 白花 的人,我們 將渡 就已步入破滅了。」
月自 跟 星犬 並不知道,到底白花是什麼。但是,月自他自己卻清楚,自己同樣地沒有將所有東西都告訴江梅——他沒有講出阿求多麻擁有著怪力,超速以及擁有能從百多人包圍當中消失的超能力這些事。
他知道一定要保留一點的利用價值,一點點也好,不能被眼前的這個人看穿。不然,他就會像垃圾一般被處理。
江梅:「那挺好,要是那個人去到的我姊姊那邊還是不停的殺人的話,你就改變計劃吧。我不要你抓著他了,只要你別讓他回來我這邊就可以了。」


月自跟星犬只能默默的點頭。
江梅一邊拍著大腿,一邊揮手,如同叫嚷狗隻離開般指示他倆消失。月自這一次依舊是忍著委屈還有憤怒地離去,如同之前的每一次見面,但他的確是無能為力。
就在月自跟星犬影沒在眼前後,江梅馬上招手,再次招回那個西裝的男人。
江梅:「你聽到嗎?你覺怎樣?」
西裝男:「大概並非如你所望。」
江梅:「那我就更加大失所望了,要是他們失敗了的話,我們就只能搬走了……我還挺喜歡這個地方的。要是這樣的話,你就讓剛才那兩個混球消失在世界上吧,然後,再解決那班殺人犯吧。」
西裝男:「是的。」
江梅:「很好,那你就在這個地方選一個吧。選一個現場做愛。」
西裝男無話可說,也沒有過多的思考,就執行著江梅所給予的無理要求。
江梅並不是喜歡看別人做愛,他其實並不知道做愛有什麼感覺。但他不是性無能,也不是性冷感。他只是想從壓迫他人交歡中知道,自己有多麼高尚。
他只是覺得世界一切都太醜陋了,還不及自己漂亮。自己在這個世界,最愛的只是自己,能跟自己進行深入靈魂的接觸的只有自己,除了自己之外,沒有東西能令他性興奮。
他的目標很簡單,就是要讓這個世界看起來醜陋的東西都消失掉。其實不是什麼遠大的理想,只要他眼前看到什麼不爽,就要它毀滅而且。
江梅看著在肉體中交織的二人,自己感覺到相當滿足。
在他眼中,他所擁有不是別人的肉體。而是權力以及金錢。
正正是因為他擁有這些,所以他才能高高在上,毫無理由的鍾愛自己。


因為太過愛著自己,所以敵視一切,所以討厭一切。但這個世界是共生的,除了皇帝,君主之外。即是說就是那些擁有權力的人,擁有金錢的人。
所以雖然他表面上沒有那麼思想過,但其實他心底是想當一個帝王的。只有帝王才能証明自己是勝過一切的重要存有。
所以他也不是真的很著重金錢,權力。而是那兩種東西就是令他具備活著價值的原因。相方完全掛鉤。
而他的下一個目標,就跟那班瘋狂殺人犯所前往的地方一樣,閏陌街的東邊——他姊姊的地盤。
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他覺得,他的姊姊很醜陋。
所以,就算士仁往後依舊在自己所控制的區域上殺人,他也暫時不會理會……
與此同時,還沒有回復所有魔力的士仁,眼前看到了最不該看到的人物。
那個之前拿著巨弓的男人,正站在士仁面前:「找到你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