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5.再戰米斯提斯_1
「好久不見了,初蟲!」那個男人說著。
現場是大廈的天台,士仁依舊用著之前的方法,打算一直躲藏著。沒想到卻被其他的利魔戰士逮到。
天下著雨,把在天台的二人都弄濕。
這個人的裝扮還是跟上次看到的一樣。白色布衣,褐色的長褲,背後是茶黃色的披風。一頭赤色飄逸的頭髮。
「就算你現在躲也躲不掉了,我不會再犯上次的錯。馬上就解決你囉……」
「……」他念念有詞的不知道在碎碎念什麼,這跟之前一樣,他在發動什麼能力的時候,都會先詠唱一段句子,之後武器才會出來。然後,最突兀的東西又出現了,「屬性結集體」在他手中出現。
士仁馬上就知道是什麼一回事,這是他發動「華」的時刻。既然他要詠唱的話,這個分秒就是自己搶先進攻的機會。
士仁立即製造出「屬性結集體」,而且是兩個。


「什麼!」本來還想進行還擊的赤髮少年,反而驚覺出無比的吃驚。
士仁變化出自己的華——「影魔劍身」後,那個赤髮少年也變化出自己的武器,這次是一把巨型的長劍,劍身巨大厚重,不似是由人類所使用的武器一般。
他們雙方向著對方砍去,兩方兵器的交接爆出多個火花。
「可惡!你這混球……你到底是在什麼地方學會「痕」的!」赤髮少年充滿怒火的說道。
痕?
士仁並不明白他說的是什麼。
雙方各自也用急體把對方擊飛。
「不……到底是「誰」教會你「屬性結集體」的?而且太奇怪了吧,為什麼兩個「屬性結集體」出現之後「痕」沒有出來的!太奇怪了!你到底是什麼回事啊怪胎!」
士仁並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但是他在思考,思考到底 康佛雪 故意漏了什麼沒有跟自己說明的。
赤髮的少年問:「是他對吧,那個陰陰沈沈的人,康佛雪。」


士仁默不作聲。「你不說就表示默認了啦是吧!那個混帳!他這樣做到底有什麼目的……」
士仁退後了一步,反問著他:「你跟他有什麼關係?你是誰?」
在聽到士仁的問話後,赤髮少年眼睛漲得紅大,憤怒非常。
但是他竟然開口回答:「我是屬於利魔者協會初級部隊第一千零十四班的戰士……名叫 米斯提斯 。那個教你魔力的臭混帳暫時是我們的老師跟指導員……」
士仁一邊吃驚康佛雪沒有吃謊之餘,一邊吃驚著他的坦白,並問道:「為什麼你會回答我?」
米斯提斯:「因為 利魔戰士守則的第一條就是要對任何人都坦白,只要有人問話,無論是誰,無論在任何地方,都必如實的回答他的問題!」在米斯提斯說最後一個字之天際,他的大劍就隨即斬下。
士仁非常勉強用大量急體閃躲了攻擊,其實經過剛才第一招的交手後,雙方都大約明白對方的狀態。
之所以是這樣,士仁剛才是用比平常更多的瞬發魔力去抵擋攻擊,而每個人每一秒極限能放出的魔力數值也是不同的。在剛才那一下的對砍,士仁其實用比火米斯提斯更久的時間去製這出抵擋攻擊的魔力,就是那多一下的遲緩,就經已讓米斯提斯知道,士仁瞬間製造魔力的量有多少。
而士仁的魔力總量還餘下多少,只有自己知道。他心中有數,戰鬥絕對不可以進入長久戰。
「其實我本來想殺了你,可是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問你……」米斯提斯手上握著的大劍,開始龜裂,慢慢地脫落,最後那把大劍的部件幾乎全掉在地上。他手上現握著一把長劍,這把劍的尺寸才是合適人類該使用的武器。


然後,米斯提斯以極速之勢衝來,見狀的士仁,也緊握長刀,準備應對。
「噹!噹!鏗!鏗!」現場隨即傳來冷兵器的聲音。
但是,如同被看穿魔力的量,米斯提斯每一次都能用比士仁多一點點的魔力去攻擊。也就是說,士仁每一次都抵擋不住攻擊,只能以力化力,或是被逼退後一步。
米斯提斯一邊攻擊,一邊不停思考士仁的魔力總量,以及他的「華」到底是什麼。
這個是最基本關於利魔者如何戰鬥的方法。它重要到,什至在當利魔戰士還只是剛學會昇體時,就必須有所認知——只要知道對方的魔力量多寡,而敵我雙方白兵戰能力幾乎持平的話,就可以推斷自己該不該壓迫或是撤退。
魔力總量比對方多的話就攻擊,壓迫。魔力總量比對方少的話就撤退,避戰。
魔力多的一方實際上是擁有壓倒性優勢,對於利魔戰士而言,一但用光所有魔力自己就沒有任何手段作反抗,任人魚肉。
而魔力量少的一方,才必須只能尋機會去攻進。不能讓戰爭拖延至所有魔力都耗盡。
而「華」,就是創造機會的能力。因為「華」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華,對於敵人而言,「華」永遠都是不能提防。即使魔力量有所高低,也可以用「華」的方式來令戰局有所改變。
而士仁,基本上沒有空閒時間來思考這些,光是要他從基本白兵戰中安然無恙已花光精神了。
其後,米斯提斯一腳踢飛士仁,當士仁在空中的時候,感覺到背後一陣寒意。
是那種會"幹掉你"的感覺。
他毫無疑問地把大量魔力織成護體去抵擋背後的攻擊,而身後理所當然地出現一個巨大的爆風。
「轟!爆!呼呼!」
雖然勉強抵擋住爆風,但士仁由於只顧及身後的爆風,沒有注意自己該落地的時間,一不留神把自己的腳踝弄傷。


「嗄!」當士仁在喘息時,米斯提斯一邊走過來,一邊說。「看來你還不知道「龍華」呢。」
龍華?
還沒來得及思考,米斯提斯已經再次進攻,現場再次刀光劍影。
士仁的腳踝的傷令他已不能隨心所慾地移動,加上他的右手已經斷了,上身的左右不平衡令他的腳步更加輕浮。幾近已經承受不了米斯提斯的白兵戰攻勢。
但是,米斯提斯也開始對士仁提防起來。
這個家伙,由上次連「怒滿月之球」這種耍弄小孩子玩意的東西都應付不了。到現在,竟能跟自己在接近戰中有攻有守,即使是米斯提斯一直處於上風也好。
而事實上,米斯提斯是他那一班初級戰士之中,接近戰最強悍的一員。屬於直接用於戰鬥的利魔戰士,即使在說法上是初級也好,米斯提斯也是從小到大都接受接近戰的訓練。
所以米斯提斯本身的「華」當中,有大量武器也是用於不同情形,不同目標的近戰兵器。
而這把劍已經是他差不多最拿手的武器。
不過,眼前這位「初蟲」,看起來還能應付米斯提斯的攻勢。
士仁他,在這段時間正在急速的成長。
想到這樣,米斯提斯更怒不可遏。停下攻擊,右手張開手掌,對著士仁,似是想再次使用「龍華」。
士仁沒有留意米斯提斯的右手,因為早已再次在背後感覺到那種毀滅感。
他靈機一觸,再上衝前,把手上的長刀投擲向米斯提斯。與此同時,他再次發動「影魔劍身」,新一把長刀被製造出來。
米斯提斯也大吃一驚,這是正常的表現。因為那一把被擲出的長刀,有可能就是士仁所使用的「華」。


他的注意力被向飛刀所吸引。「哈!」他大聲叫喊,同一時間引爆了在士仁後方的「華」,後一秒,已經反手用長劍把投擲來的長刀一刀兩斷。
但是,當他以為士仁的能力要發生的時候,有什麼要發生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發生。而但士仁已經在視野中消失了。
米斯提斯心中暗知不妙,但是卻無可奈何,而且難以置信。
"不可能!這個地方是天台,四周都是完全空白的地方,也沒有任何掩體。他不可能用剛才那一秒的時間,就令自己離開這裡的。至少不能離開自己的視線。"
他向四周環視。
"沒有。"
"不見了"
在米斯提斯眼中,士仁他就像消失了一樣不見了。但是,理智告訴他士仁應還在這個地方。
而事實上,士仁並沒有消失。
士仁剛才所投擲出去的長刀目標是令米斯提斯在極短時間失去了視野。
而自己就在那個只有零點半秒的時候,遁進去了「影魔劍身」之中。
而在黑影之中,移動速量會大大增加。因為只有小許劍身的部份還在現實世界,急體 所造成的效果將全數應用在刀尖上。用移動人類身體的能量去移動一片小刀,小刀的移動速度想必也是要快上許多。
由於遁上黑影之中,移動速度激增。而且這樣會直接隱藏了本體。加上現場是下著雨黑夜的關係。
米斯提斯根本就不可能找得到藏在「影魔劍身」的士仁。
士仁開始了解自己的能力有什麼用處。


米斯提斯開始慌張起來,連想著要用什麼武器來對付士仁都做不到。他在暗罵自己為什麼會讓士仁就這樣逃走了,輕輕的進入了自責以及後悔的情緒。
不過。
士仁並沒有逃走,他的黑影就在呆滯的米斯提斯背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