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6:再戰米斯提斯_2
現在,士仁就在米斯提斯的背後的黑影之下。,他把大量的魔力包藏在雙腳之中,正準備倒數攻擊。
現在的士仁只有一次攻擊的機會,要是失敗了,就不用想著打敗米斯提斯了,大概只需要想怎麼活著離開了。
「三……二……一!」
士仁用盡全力向著米斯提斯,爆發著大量的魔力,向著米斯提斯衝刺過去。向著他的胸前直刺過去。
米斯提斯毫無知覺的站在原地,還以為士仁已經逃跑了。
「噗!」切風的聲音逼近米斯提斯,然後刀就馬上刺進米斯提斯的身體了。
「唔!啊!」米斯提斯他大聲喊道。
可是米斯提斯在千鈞一髮之際卻用護體保護自己,令攻擊沒傷害要害。加上士仁其中一隻腳的腳踝也受了傷,令刀刃無法再插得更深。就連血也不是那麼的多,這種傷害遠遠不夠。


士仁心中痛罵,在無可奈何之中馬上將魔力轉去手臂之上,打算把刀拉橫然後就這樣把米斯提斯切開。
但是刀還是死死的卡在那個位置——米斯提斯用魔力把武器強行吮緊。
士仁的魔力已所餘無幾,而且即使士仁有充足魔力,也拉不走長刀。他魔力的總量以及瞬間魔力的放出量也比不上米斯提斯。
士仁只好放棄這把刀,再把新的刀製追出來。他放開了刀柄,兩個「屬性結集體」馬上再次出現。
可是米斯提斯沒有給士仁這樣的時間,他在負傷的情況下打算反擊。他大喊道:「賽門,你這個混帳!快給我武器!」他的那把巨形大弓再次出現。
他揮動那把大弓,把連新的刀刃都還沒造出來的士仁一下子擊飛數米。逼使士仁又要浪費魔力來防禦。
接著,在士仁還沒著地的時候,已經準備拉弓。
他心中已經沒有遲緩,要在不殺死士仁的情況下令他失去移動能力,要射斷士仁的雙腳。
士仁知道,就算用盡全身的魔力來製造出護體,也不足夠安全地保護自己。但是想用急體去閃避那支弓也不設實際,因為那支弓射出來的箭實在是太快了。
現在他只想到一個計劃……


就在米斯提斯打算發射的一刻間,士仁馬上把整個身軀沉入「影魔劍身」之中。只留下那個小小的刀身,這次的刀身更小,幾乎把整把長刀藏進黑影之中。
既然,剛才能用小小的魔力就能把小刀的移能速度大大增加。那原理相同般,只要把,需要接受保護的表面面積盡可能減少,就可以用更小的魔力去抵擋更巨型的傷害。用本身用來保護整個身體的魔力,去盡可以保護一片小刀。
米斯提斯放開手後,那支弓矢勢如破竹地飛翔,速度已經超越了視覺神經。
那支弓矢,直接往「影魔劍身」上的小刀片飛奔過去。然後,兩者接觸了,開始跟士仁在刀片上的護體比拼。
「呼!呼!」現場出現大量空氣斬烈的聲音,兩道力在互相衝撞。
這個時間,米斯提斯也知道了士仁的「華」。"把整個身體藏在那個黑影之中嗎?但是那個外露的長刀是怎麼回事?不是痕嗎?"
士仁在跟弓箭衝撞的時刻,有種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將要崩裂,將會死亡的感覺。因為那片小小外露的刀是唯一跟現世相連的東西,要保護它,它就是自己。所以士仁只能將可用的魔力全數投放在護體。愈感覺死亡,就愈增多。
風聲隨之而結束……在那快到看不到的時間之下,你可以看到,那支箭被小刀一開為二。弓矢在最後,擊不破士仁在長刀上所造成的護體,然後慢慢消失了。
士仁成功用這個方法直接擋下巨弓的攻擊。
「嗄……嗄……」他也馬上從黑影中走了出來,不過他幾乎已經筋疲力盡了。


「什麼……」對於米斯提斯而言,現在最糟糕的是,巨弓所擊出的攻擊居然被士仁擋住了。這種事情在他過去之中還沒有發生過。
他咬著牙,心中百感交集。但還是打算馬上再射出弓矢。
士仁抓緊了這個機會,再次進入黑影之中,然後,打算逃離這裡。只餘下丁點的魔力了。
「你他媽想走!」米斯提斯暴怒,他的自尊心爆發起來,馬上拉開弓箭。
「呼!」弓矢射了出去,劃破空氣。不過這次沒有射中,剛好打中在黑影的右邊。
「可惡!」會射歪的原因,最大程度上就是士仁對他所刺下的一刀。雖然肉體上傷害不大,可是卻嚴重傷害了他的自信心。加上剛才士仁完完全全擋住了巨弓的箭。米斯提斯已經到了一個怒不可遏的情緒。
那個黑影到了天台的邊緣位置,然後垂直的向下落。米斯提斯跟了上去,打算徒手把士仁拉出來。
可是,他站在大廈邊緣後,他發現根本不可能找到士仁。向下看的時候,是一片漆黑,沒有街燈,沒有月光,下著雨,而且也沒有聲音。
米斯提斯吞了算口水。他知道了一件糟糕的事情。就是士仁的「華」是那種特殊類型的能力,幾乎完全配合興龍城這個地方。藏匿性,機動性,防衛力,都很優秀。
那是米斯提斯最不擅長對付的類型,他不擅長對付藏起來的敵人,但是他還是很憤怒。
"居然讓一個他媽的初蟲如此囂張!那個康佛雪要付最大的責任!"
米士斯提斯一肚火,無奈之下,只能離去。他緊握著拳頭,心中想著下一次要親手解決士仁。
而士仁,其實沒有走離很遠,因為他根本不夠魔力去做長距離的移動。他只是躲在天台向下的幾層而且。
而他也開始發現「影魔劍身」的問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