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7:驚訝_1
士仁發現了一個關於「影魔劍身」的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個問題也可能會令他在往後犯上死亡級的後果。
「影魔劍身」實在太消耗魔力了。
當士仁自己藏在黑影之內的時候,雖然移動以及防守所必要的魔力是下降了。但是要將外露在現實世界的刀刃移動是要消耗魔力的,同時士仁必定要保護那個刀刃,原因是那個刀刃是士仁在現世的唯一連接。而且刀刃本身很脆弱,並不能令士仁給予它足夠的信用。也就是說,士仁要同時支付「急體」以及「護體」的魔力,去能達至最基本在黑影中的行動。
而且「影魔劍身」的類型,不是那種自行持續運行的類型,而是要使用者每分每秒支付魔力去才令「能力」得以運行的類型。
事實上具體的理由,是因為「影魔劍身」並不是單純是士仁的「華」。而是士仁無意中使「華」跟「痕」結合在一起的產物。
就是強行將士仁的「痕」給強制長期開啟著,才造出那個黑影,黑影之內的環境其實就是「痕」。要開啟「痕」需要魔力,要將「痕」維持在現世更需要持續支付魔力。
另外還要將士仁本身的「華」以及「痕」結合起來,結合這件事又需要魔力去維持。
再者,還沒有計算士仁本身要消耗在自己身體上的基本活動,即是指普通的防禦,攻擊,加速移動之類的使用著「急體」「護體」的情況。


所有消耗魔力的情況全數出現的同時,就出現了剛剛一整天所發生的事實——魔力在戰事米斯提斯之前,就幾乎耗盡了。
士仁現在還很恐懼,他望著窗外,生怕任何可疑的人。要是現在米斯提斯沒有放棄這個機會,馬上衝過來對自己進行追擊,後果是無法想像的。
但是,他也無法再去害怕什麼。他太過疲累,已經無法再進行集中。整身肌肉都在刺痛,上上下下加起來有百多個的小傷。右手傷口的痛苦之前因為腎上腺素的原因而沒有感覺的,但現在一停下身來,就馬上知道有多騰痛。
他很想馬上入睡,但是身體的劇痛令他腦袋如同玩具一樣被扯來扯去,不由自主。
而且身體還沒有從剛才緊急的生死戰中冷靜下來。理智上知道,至少他沒有追來,這裡應該安全的,但感性上還是認為這個危急關頭不應該休息。
往後該怎麼辦?應該說明天怎麼辦?
魔力可以在一天之內回復好,但是這個殘破的身體,一天之後又能不能再進行那麼劇烈的戰鬥呢?
另一邊, 將渡會 的 江梅 ,在他的指示下,令整隊百多個凶殘殺人犯組合成的巨型殺人團隊推去了閏陌街的東面——即是他姐姐所組織的黑幫團體 再陽會 的所在地。
江梅在此之上還用巨量的金錢將 再陽會 附近的小組織跟小團體都叫停了,要求他們在這一兩個星期遠離興龍城,好讓 再陽會 在危險出現的時候,沒有能力叫喚幫忙。
江梅還買通了近百多個 再陽會 的打手,用錢逼使他們跳槽,減低了再陽會的武鬥人仕。


還暫停了幾乎整個興龍城的毒品供應,現在只有在將渡會有小量的毒品交易存在。不過這個原因其實是在無可奈可之下行進的。
最重要的,其實是買通警察部,要求他們在閏陌街東部的外圍,盡可能進行搜捕,讓在再陽會打算逃走的成員都落入法律的陷阱。
這一切都是秘密地進行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其實整個計畫並沒有什麼神奇大智慧在裡面。就是正面幹碰,要求在短時間之內將再陽會一掃清光。
一切一切都用著巨額的金錢去運轉,而事實上,將渡會的可用資金,以及實際資產亦是三大黑幫中最多的。
江梅並不是一個善於鬥爭的人,不過他卻樂於鬥爭,他由始至終都只是一個生意人。
在 再陽會的那邊,月自跟星犬帶領著百多人在又黑又暗的小巷中,進入了再陽會的管地。
而在那個灰暗的道路上,抬頭一看,就會看到一座被月光照射得突兀地光亮的高樓——即是再陽會的總部。
月自一邊摸著下體,一邊摟抱著星犬,一邊對眾人說:「大家,我並不能清楚地告訴各位,到底阿求多麻會不會來……但是我想說的是,至少在等待的時候,那座大廈會是大家在無聊時候最開心的樂果。或許在我們最高興的時候,他就會來找我們了。」
他指了指再陽會的大樓。
每個人也像發了瘋般,尖叫,狂叫。想馬上入內,進行自己想要做的事。


「但是……但是……阿求多麻並不想我們簡單地進行自己的事,他怎麼做,我們就該怎麼做。還記不記他是怎麼教我們的,「在路上的人都殺光,不留一個目擊者,將整間小學的人都殺清光。」記得嗎?」
所有人聽到都開始安靜下來,更留心地且心急興奮地聽。他們幾乎都把自己拿手的屠具都拿出來,要殺戮要殘虐都準備就緒。他們未必是戰力最高的一群人,並必定是最殘忍,最樂於染血的一群人。
「所以我們也要學懂他一樣,要殺光看到的所有人,殺光整座大廈的人。安靜地,無聲無息地……好不好?」
「好!!!!!!!!」
這個叫聲,大聲得巨量得,看似不把剛才月自所說的是什麼一回事似的,也把在再陽會的人不看似一回事似的。不過在一陣小型又超密集的巨囂之後,所有人都慢慢進入了默不作聲的狀態。
他們是真真正正的信徒,是阿求多麻的一隻求愛忠犬,至死方休。
江梅,他在什麼都不用做的情況下,就能在開始之先將再陽會重創。而他能控制月自的原因,最大程度上也是金錢的功勞。還有就是江梅太懂得人心了,他將恐懼以及敬畏在老早前在烙印在月自心中,把他是帝王這個意識投放在月自的腦部中。
他現在等待的就是明天,當再陽會解決完那群變態殺人犯後,將渡會就從那種殘局中把再陽會殺過措手不及。
將渡會的所有可以上戰場的人都準備好,提好槍枝,決定好進攻路線以及計劃。雖然早前有小部份成員被士仁給殺死了,但是那只是九牛一毛。其餘的人都在等待那個時刻。
而江梅,則一邊品嚐著名貴的紅酒,一邊迷戀在自己的美麗以及智慧之中。
同一時候,米斯提斯在跟士仁交手過後,仍在執行自己的職務,不停在興龍城內找出自己要解決的目標——包括士仁。
當天還沒有天亮之時,他因為找不到士仁,無可奈何之下怒氣沖沖地回去。
他沿著閏陌街的地圖邊界離開市區。
離開了高樓大廈後,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大片森林,連接著的是深山野嶺。
米斯提斯隻身進入黑夜的山路,走在很危險的山道。


走錯一步就會投入山下,但是米斯提斯還是以超高速度去移動。對於他而言,其實並不危險。對於自小就訓練動態視力的利魔戰士來說,即使是以這種速度來行走在陡峭的山路上,但是他的每一步還是確確實實的踏出去,踩在地上,穩如泰山。
而地上的沙礫以及小石都無法讓米斯提斯的腳步出現任何的緩慢以及錯亂。
就算踏空了,就利用急體去重整姿態,或是用手臂把自己強利拉回來也是可以的。這另一方面是一個訓練魔力流動的方法。
米斯提斯用著動物般的極速,數十分數就已經到了山上。他全程都是用著精準又巨量的急體,而且剛才還被士仁刺了一刀,現在居然連氣也不喘。
山上的情況是這樣的,在一片樹林之下,有一間四面徙牆的兩層石屋在那邊,石屋附邊已長滿雜草,似是早就無人入住的居所。
米斯提斯進入了屋內,隨面而來的是一面大木桌,坐在旁邊的有五個人。
三男兩女,其中坐在主席位置的青年望見米斯提斯進來,開始說話。
「先關門吧,今天很遲呢。」
米斯提斯聽罷坐在旁邊一角,一語不發,生著悶氣。
那個青年人再問:「之前你說過,要到市中心捉拿那個「灰」,昨晚是不是找不到了?」
「灰」是他們組內對「士仁」的稱呼,因為上次米斯提斯看到的士仁整身穿灰色衣物,其後隨口所言就成了這名字。
米斯提斯沒有答話,只是憤恨的望著地板。
「哈哈哈哈!上次還口講怎麼都好,死命也要把那個初蟲拉回來,其實根本就力有不逮。」其中一名女子高聲大笑起來。
「那你找到他了嗎?」那個青年沒有理會那個女的,以及米斯提斯本身的情緒,再次問話。
米斯提斯在他追問之下還是吐出說話:「他已經學會了華,還同一時候使出了兩個「屬性結集體」。」


他一說完後,整間房子的人都驚訝得無言以對,張嘴結舌……

(2019_9_1)看到閱讀數,非常感謝大家觀看。
士仁 其實是抗爭的極端存在,之所以他會想做出這些東西,是因為自己沒有力量,是因為沒有可以反抗的方法。
要是你有方法,有圖徑去改變社會,你就不會用那麼極端的方法了。這並非是士仁暴力,也並非是他喜愛殺人,或是喜歡破壞社會擾亂安寧。他是被社會逼上這條路,要付責任的是極權的興龍城,秀古日的政府跟警察,以及所有同流合污的黑幫們。
我不主張暴力的,但是我並不反對,也不會阻止。而且現實中並沒有「182」「康佛雪」「利魔戰士」的存在,只會有沒有「魔力」的 士仁 們,跟中心的正義,良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