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67:驚訝_2
「什麼!你在說什麼話!」那個少女連驚訝的情緒都還沒反應出來。
其餘人也是一樣,難以置信。
坐於主席位置的青年在他們失去寸之先就說:「你們,先回去吧,讓我跟米斯提斯談一談,了解到事情後再告訴你們。」
他們也無所適從,本來這個時段要進行匯報及商議的,而且就是要跟這個人進行的。
那個少女更是火冒三丈,怒不可遏,但居於他的命令之下,還是老實的退下了。
這個房間只餘下米斯提斯跟那個青年人。
這個青年人,有著一頭帶黑色短頭髮。身高不高,足足比米斯提斯矮一個頭有多。而且樣子跟聲線也比較中性化,尖銳的下巴跟小巧的嘴巴只會令人聯想起女性而且。他身穿著的是利魔者才會穿的特有的披風。
他的名字叫 伯裏斯。是這一隊的隊長,同時亦是隊伍中戰力最高的戰鬥隊員,所有隊員的行動,指令都由伯裏斯所指揮。


順帶一提,康佛雪的位置是導師,在資歷以及實力上帶領小隊成長,不過原則上沒有對小隊的指揮權。但其他隊伍通常亦會選擇聽從導師的建議,畢竟很多時候導師就是前輩。
「你說的是真話嗎?」伯裏斯問。
「想不到你也不相信……這也難怪的,我自己親眼看到也不盡相信。」
伯裏斯的神情也開始動搖起來,因為這說明了一件事,「灰」由一個初蟲等級的利魔者,只用了連一個月也沒有的時候,就學會了使用「華」這種高階技術。而且,既然製造了兩個「屬性結集體」,即是「灰」理論上連「痕」也可以使用。
單單說「華」小隊中還有人還不懂使用,而「痕」的話這個地方大概只有伯裏斯跟康佛雪能夠使出來。而且伯裏斯還沒有掌握自己的「痕」,毫無實戰作用可言。要同一時間製造兩個「屬性結集體」其實比想像中更困難的。
米斯提斯直接了當說:「我認為,就算那個人多麼有天賦也好,也不可能在那麼短時間之內成長得那麼快!……一定有什麼人,有什麼混蛋在教他的!」
伯裏斯嘆了一回氣。
米斯提斯再說:「是康佛雪!一定是他!所有事情都是他引起的!不管是這件事也好,之前發生的事情也好!」
伯裏斯:「在下次有導師會議時,我們再跟他討論吧。」
米斯提斯:「還下次嗎?在下一次那個灰色人不知道又學會了什麼技術了。」


伯裏斯:「我們只能用這種方式跟老師聯絡,這就是規矩。」
米斯提斯聽到規矩的字眼就只能忍下來。
伯裏斯:「那你現在告訴我,那個「灰」的華到底是什麼。」
米斯提斯:「是一種隱藏自己的技術,他「華」的表現是一把長刀,可是那把長刀在昨天跟他戰鬥時,完成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過,跟一把真正的刀沒有分別。」
「但是,他發動完「華」之後,出現了長刀外,還出現了一個黑影狀物體。那個黑影狀的東西像張紙一樣,只會附在地上。我看不到它的突起點,應該只是紙面物。」
「那個「灰」色混帳,可以將自己放進那個黑影裡頭。」
伯裏斯:「是某種穿牆的技術嗎?」
米斯提斯:「我認為不是,那個黑影應該像一道門,傳送向另一種空間。因為他在那個黑影裡頭移動速度非常驚人,我看不到他移動的路線……」
米斯提斯心有不甘的說著,他的怒火還沒有消除。
伯裏斯:「你剛才說,他使出了兩個「屬性結集體」,那你看到了「痕」嗎?」


米斯提斯:「不……我忘記了說,他並沒有使出到「痕」,反而他是用兩個「屬性結集體」製造出「華」。」
伯裏斯馬上明白了什麼,「異空間」「兩個屬性結集體」。就在米斯提斯還處於被情緒動搖的狀態下,他拍拍了米斯提斯的肩:「你休息一下吧,回來我們再討論怎樣去處理這個「灰」。」
米斯提斯也沒多說話,慢步離開了。米斯提斯是一個好強的人,但在他眼中,矮他一節的伯裏斯就是他的大哥。不是他一個認為,整隊的人都這樣認為。那是因為,伯裏斯不但單是小隊中的戰力代表,而且他每一次的思想戰略都對小隊有益處,更知道每一個隊員的情況。他來做的決定,應該是最好的決定吧。
伯裏斯重新坐下來,他思考著一件事,就是「灰」所帶來的威脅。
現在人手看似充裕,但讓其他隊員去直接面對「灰」,只會暴露更多的情報,會大大增加去下次面對的難度。
但,要是再次讓米斯提斯去應付「灰」會怎麼辦呢?也許會令米斯提斯建立起一個不必要的心魔。
以「灰」現在這個成長速度,他相信很快就能跟米斯提斯平起平坐地戰鬥。現在都已經令米斯提斯那麼狼狽。要是再讓他們戰鬥,恐怕只會讓那個「灰」從米斯提斯身上學到更多實戰的經驗而且。
而且光論「華」的性質,米斯提斯就被嚴重克制。米斯提斯並不擅長對付隱藏中的敵人。
「唔……」雖然還沒有見過「灰」的一面,但伯裏斯已經開始感覺到麻煩。
要是「灰」再次出現,那他就要出動了。無論如何,不能讓這個問題巨大化。
當我們再次注意興龍城時。有幾個狙擊手正將準心對準再陽會的大廈上,他們正等待著月自的指示,隨時準備出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