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69章:雪人_1
狙擊手一邊在打量可以進攻射擊的位置,一邊查核大廈的細明結構,以及旁邊可以進攻的位置。
雖然狙擊手們跟月自那班變態殺人犯看似是同伙。但實際上,他們其實是 江梅 所派出的人。他們一邊假裝受月自的控制,另一方面將有用資訊傳遞給 江梅,並在必要時將不受控制的月自不動聲息的除下。
他們一行幾個人要整天裝成神經病患似的人其實也是挺無奈,而且並不知道江梅還有沒有派別人去當內應,有種想找出同道人但又怕被發現的情況在。
在這種情況下只能將情緒寄託在工作上。可是,他們不久前才剛看到了 士仁 用奇怪突兀的速度閃躲子彈,還看到士仁用不能理解的方法憑空消失。加上剛才月自跟江梅對談之間,沒有空間讓他們將事情告訴 江梅 。
有苦說不出的他們其實現在承受著巨大的心理壓力。
他們從高處可見,雖然看似富麗堂皇的大廈,但其實在其旁邊是一個又一個具大量黑幫打手的堂口。
狙擊手通常會把得到的資訊告訴月自,然後月自再從中思索出進攻路線。
對於月自而言,最困難的不是思考怎麼去進攻,而是控制這群早就失去常性的殺人犯,誘導他們去理想的路線。通常的情況是利用 阿求多麻 作理念的推動手,其餘情況就要利用物質上的誘惑,例如現場有人可以供給殺戮,殘虐,又或強姦之類。


這次,並沒有任何特別的進攻路線。這是因為狙擊手們故意隱瞞事實,這是江梅老早前就給予的命令。
江梅想將那群不受控制的殺人瘋子,作為為他大軍開路的前鋒兵,用生命開闢出血路。所以更加不能讓他們提先知道危險,最好的情況是所有人都被殺光光,然後對方也被弄得半死不活。
「哈哈哈!」有個老頭子忍不住笑意不停大笑。
「啊!!!……啊!……」有個女人一邊在用針刺傷自己,一邊不停呻吟。
那一群不要命的士兵,由如同巨人般高大的元巴所帶領,一步一步慢慢進了大廈的底部。
幾個在大廳的西裝人看到此等情況,二話不說就回頭打算通報。但在他們轉頭過去的時候,其中一個人的腦袋經被遠處所投擲出的小刀強行擊破,另外一個人的胸前也被元巴一刀給攔腰斬開。現場立即血流如注,開始散開腥臭味。
有幾個人立即手起刀落去玩弄那兩具屍體。
大隊全數進入了大廈。他們可以用兩種路線走,零丁數十人坐上了大廈的升降機,其餘大多數人則從樓梯中上去。
現在這個時間,大廈低樓層經已沒有人了,因為低層本來就是租借給其他小公司,現在這個時間不會有人上班。不過還是有保安人員會在大廈中巡邏。
使用樓梯打算走路上去的那一群人,亦看到了保安人員了,其中一個人二話不說就下起殺手,一刀殺死了保安人員。


坐上升降電梯的幾個人也到達了可以上升的最高層數,但是這一層沒有什麼特別,也是關上了電燈,空無一人。他們打開了燈,卻只看到不同的文件在裡面,不過他們也看不懂就是了。
他們作了一番破壞後,再次向上層進發。
而走樓梯而上的那班,沿路殺死了數個保安人員後,卻在其中一層看到了不同的東西。他們看到了種植大麻的場所,還有在工作的人員。
「搞什麼啊,你們這班人是誰……」工作人員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眼前的元巴用斧頭砍開了身軀。
「啊!!!」隨著在旁者的一聲大喊,雙方的所謂戰鬥開始了。
而在樓層的最高位置,坐著了 再陽會 的權力核心之一。一名美艷,氣質冷冰的美人坐在沙發上,一臉愁容。她穿著一件灰色大衣以及粉色的長裙。有著一頭長及大腿的黑髮。現場沒有開著大燈,只有在牆角的幾盞灰暗的座燈,令現場的氣氛更加不安,恐懼。
她就是江凌,再陽會的召集人以及對外的發言人,同時亦是 將渡會 頭目江梅的親生姐姐。
她一邊飲著紅酒,一邊對著一件又一件的合同,感覺到無可奈何又心力交瘁。
再陽會的問題很簡單,就是一直面對著將渡會的壓制,針對,卻沒有可以反制的手段,畢竟這個世界誰有錢誰就有更多的主動權。尤其現在再陽會的人馬不停被將渡會所奪走,而對方更多次在自己管控的地方鬧事,但卻對此無能為力,簡直就是恥辱。
而現在桌面上的這份合同就是現在解救再陽會的其中一個水泡。


再陽會的權心核心包括江凌在內是有三個人的,所以她自己一個人不能簡單作出決定,要等待三個人同時對文件進行同意。
她正在思考著,要是同意了這份文件,就如同把再陽會賣給了惡魔,是必須要反叛所有人的最後手段。但要是將渡還不會對自己做最後一擊的話,再陽會就還能尋找機會,不用跟合同人合作。但又不知道,將渡會之後會對再陽會做些什麼。
她的弟弟是一個瘋狂的人,她早老就知道這一件事。做什麼事都笑臉迎人,似是充滿善良其實骨子裡頭只有野心以及慾望。沒有任同情心,其他人都只是隻棋子,用完就可以放棄,任其自生自滅。
做事亦極之殘忍,無情。如同無機物般。
是他殺死了父親,再強行把再陽會給分裂出去,取拿了父親一大畢遺產。並且一直對此感覺到無比喜悅,自豪。
江凌雖然很了解自己的弟弟,但同時卻對自己的弟弟萬分恐懼。正正因為過度了解才會產生出恐懼,如同江梅討厭自己的姊姊一樣。
這個時候,樓下已經被殺死的保安人員,因為他們已經死去,沒法子再回到大廈的保安室進行報到。所以其餘的保安人員馬上查覺到不對勁,知會了高層的人士。
消息當然馬上傳到江凌那邊,她大吃一驚,並馬上指示向外面喚來救兵,對大廈進行保護。
她不安的預感如同實現了般,心中一邊痛罵自己的弟弟。
與此同時,那班瘋狂的殺人犯已經把下層完全掃蕩。不過因為下層沒有護衛,亦無戰鬥員,留下的只有工作人員,所以遭到無可反制的屠殺其實非常合理。但同性亦令在下層的瘋狂殺人犯們暫時停止了再上去的動機,因為他們還要對下層的死傷者進行「處理」,相對消耗不少時間。
而樓上的那班,毫無目的在上層找尋著活人,又或樂子時,亦遇到了上層的保護人員。
六個保護人員全是穿上全身武裝的持槍人仕,他們在門外一字排開,看到了幾個不明人仕出現在眼前,馬上知道情況,開槍射擊。
步槍立即把站在前面的數個人射成蜂窩,但後面的人也馬上退到牆後作掩體,其中一人1並同時向武裝人員扔出一個圓形物體。
武裝人員自然反應向其開機,並令圓形物爆開,其中間的小形針刺瞬間把武裝人員的眼睛給弄傷。
「嗚啊!!」在他一聲大叫之下,其他同僚也向著牆壁那邊開火,至少不能再讓他們再扔出那種東西。並且他們也一個一個的戴上眼罩,亦步近了牆壁位置。


但當看到轉角的位置時,卻只發現了一名小女孩,她全身赤裸裸,雙手被纏上了手銬,口被膠紙封上。
保護的武裝人員見狀步近打算了解情況,她卻無能為力的猛是搖頭。當撕開了她口中的膠帶後,她只說了一句:「走啊!」
然後,一個小形爆炸發生在小女孩身上,把她連同那幾個武裝人員一併炸到血肉橫飛。
只餘下一位人員被爆斷了雙手,他看到了那班人從遠處的門中走來。
其中一個老頭子他有所記憶,是以前跟自己一齊共事過的人。那個老頭叫 越哲 ,是一位退伍軍人。越哲二話不說拿起了地上的步槍。
那個被炸斷了雙手的人:「你……你……」
越哲:「喔!你認識我嗎?那真巧啊!來讓我把你來過痛快!」說完就把子彈射在他的頭上。
越哲向著在場的瘋狂殺人犯問道:「喂,你們會用這個嗎?我教你們用吧,我很會這個喔。」
而在大廈的中層,巨人元巴跟隨住老頭子慢慢的走著。元巴說自己肚子餓了,所以先離開下層大隊獨自找著食物,而老頭子的任務就是要帶領著諸事不懂的元巴,以防他胡來。
突然,他倆也看到了戰鬥的人員,一群拿著利器的大漢們不知道在討論著什麼。
老頭子:「呵呵,元巴,不如去問著他們有沒有食物吧?」
元巴也無所說話,他也不善思考,只跟隨著指令而行。走到了他們的眼前,並問:「我想吃東西啊……」
老頭子「喂,元巴,把他們殺了,不就有食物了嗎?」
「喔。」元巴應聲把其中一個人一刀為二。
令人感覺到毛骨悚然的畫面出現在眾人眼前,所有人都知道了什麼回事。


「啊!……」
就在他們大喊的同時,元巴一子下抓著了其一個人的頭部,下一秒就已經單純用臂力將他的頭握爆了。
「哇啊!」
所有人都逃走了,完全沒有了跟元巴戰鬥的意思,可是元巴還是一刀揮斬下,把三個人同時斬開,如同切豬肉一樣。
看到如此,老頭子也說道:「不用追了,先吃東西吧,你肚子餓了吧……」
元巴聽到了點點頭,隨後就馬上吃起地上的屍體。
在頂層的 江凌 也很快了解到大廈的狀況,邊指揮著整座大廈的人員,並邊思考著該不該簽那該死的合同。
但是,在這個時間點,在這個房間的暗角處,一名不應該出現的人慢慢的,慢慢的走出來。
在旁的護衛員見狀馬上舉槍問道:「你是誰!」
江凌 應聲亦看到了那個人。她吃驚到無法說話,整個人呆住了,如同失去靈魂般,同時有種無力感泉湧般衝擊自己。她只能向她的護衛說:「不……不要開槍……」
護衛們聽到後也只能驚訝地慢慢放下武器。
「哈哈。」這個中年男人的名字叫 雪人 。他微微笑著,並且有著一頭特兀的淺藍色的頭髮,如同跟天空連接了一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