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川犬泗兵
第七十三章:追逐戰_1
「……」士仁怒目,試圖專注起來。他側身握刀,但手臂卻震顫不且。
連雙腳也是,不自然,不受控制地,軟起來。
「嗚……」他咬緊牙,為了令自己站穩,他使用了一點點急體。但是這令自己腳步輕浮的問題更加嚴重,已經不能再仔細多一點控制自己的腳步了。即使他站在平地上,但覺得似是站在鐵絲上,有一不慎就會倒下。
「嗄……嗄……」很累,很累。戰鬥都還沒有開始,士仁已經氣喘如牛。
士仁認為,只要眼前的敵人不是利魔者,那要打退他還是可以的。
那個矮小的人說出話來:「你還要繼續下去嗎?」
他的聲音是一把老伯的聲音,似是年紀經已十分老邁了。
「你再這樣下去又如何呢?不會做到什麼的,你只會增加自己的債。」


士仁雖然聽到他說的話,但其實他不太思考到內容,他整個腦筋都還沒清醒過來,而且光要令自己穩定起來就花光精神了。
「最後的後果,要自己去承受的。」
士仁不明所意,但是眼前這個人說過後就從身後拿出一把利刃,然後把臉上的面具用著看不見的速度換掉了。
換上了上張悲傷的臉。
士仁完全不為所動,還是保持著防守的姿態。
然後,那個老人就馬上展開了攻擊了。
老人雙手持刀,跳起後由上至下斬落。士仁見狀也立即清醒起來,用著有急體的左臂擊開了攻擊。把老人連刀彈飛幾米。
「嗄……」士仁鬆了回氣,起碼知道這個人不是利魔者。注入了急體的攻擊不會那麼輕薄。
老人明明被彈飛數米但也毫無異色,腳步也沒有因此不穩。反而,他一落地,一轉身,馬上再向士仁展開攻擊。
這次是由低處對準士仁右邊空檔進行橫砍,士仁沒有因為他是普通人而鬆懈下來。他也是打算再一次擊開老人。


可是,這一次的攻擊力並跟剛才那一下完全不同。士仁他用明明用著急體,但是老人的刀刃沒有被擊飛,反而,他的刀刃架在士仁的刀身上。因為雙方的力度幾乎相同,所以各人都沒有被彈開。
但是,老人沒有就這樣把刀停下,他竟反手把士仁擊開,這次到士仁連武器向後退後一步。
士仁大吃了一驚,但他的思緒還是不太清晰。
他失去耐性以及滿腦子混亂下,試圖測試眼前的老人是否利魔者。整頓好腳步後,全身上上下下佈滿急體,對著老人直刺過去。由於使用了大量急體,即消耗了大量魔力,所以士仁的攻擊速度普通人幾乎看不到,對像應該非死即傷。
攻擊快到,就連士仁自己也看不清自己有沒有攻擊中目標。
但看清畫面後,卻發現那個老人……正站在自己抽出刀刃的劍尖上。
「啊……」士仁啞口無言,他輕輕抬頭看著那個老人,那個老人卻沒有話語,現場一片鴉靜。
"他一定是利魔者,而且比起我要強得多。"
士仁連緊張的心情都還沒有湧現,就了解到要馬上逃走。他再次用著多到多餘的急體集中在腳上,向後大跳到大廈外。希望到大廈外牆後才進入「影魔劍身」中。
可是這一跳,因為荒亂般加入了巨量的急體在腳底。巨大的衝擊力傷害到沒有被急體包圍的膝關節。


「阿!!」
他一邊大叫一邊像飛一般跳了出去,自殺式似的向地面高速落下。在中途時,他把影子展開到身邊的外牆上,然後把刀強行插在大廈外牆上,好讓自己停下。當然,這又會消耗了急體去抵受反作用以及保護刀刃。
安全進入了黑影後,士仁用了非比尋常的速度進行移動。
在黑影之中,士仁對外界的感應力會大幅下降,會失去了視力,聽力,觸感。但外露在現實的刀身部份會將所有感官用同一種方式將資訊傳遞給自己。
換句話說,是第六感,可是,這種感覺是非常之難以言喻,可說是模糊也可以說是清晰,這種訊息是利用魔力進行感應傳遞的。也因為跟人類本身有的感覺完全不同,所以幾乎一離開黑影,所有在黑影中的感覺都會思索不回。
本身魔力所傳遞給資訊只有兩種,一是情緒,二是物質本身的存在感覺。全部都不能夠利用人類的五感去感知。
在黑影之中的士仁幾乎沒有前進目標,他只想裹離那個老人,要到什麼地方也可以。
可是,在士仁用盡全力在黑影衝刺時,他感覺到一陣陣無法言喻的壓力。明明已經感覺不了那個老人,可是卻感覺他在附近。
不消一會兒,果然,那個老人用著相同的速度,在牆上直線地跟隨黑影移動。他之所以動夠在牆上走動,是利用了他的刀刃——直剌插在牆之中,再用作跳台進行跳躍。當跳離那個位置時,那個刀刃卻像被吸引般快速地回到他的手上,然後再次重複流程。
他所使用的原理是這樣的——他把魔力織成絲線般,連接住身體,並包裹著刀柄。當刀刃遠離了身體後,自己就主動把那條堅韌的魔力絲線給縮短,那麼刀刃就會直接拉回自己的手上。
"……"士仁已經知道了他是利魔者。可是,明明士仁自己已經用最高速度去移動,但這個老人居然單純利用奇招去追上來。
士仁除了驚訝之外也沒有太多情緒,他就連這個老伯用利什麼方法來追上自己也不知道。
而事實上,這位老人用的「奇招」是一種特殊的技術,利魔戰士稱之為「外手」,故名思議就是身外的「手」。原理是,首先創造出護體,再將護體魔力混合比例改變——加多水屬性魔力,讓護體的魔力團變得更加柔軟,更加能夠控制。因為,護體本身是保護性技術,普遍人的護體都是非常堅硬不能去彎曲的。
在此「外手」的外形已經造出來,其後必須要加入風屬性魔力,去引導能量去控制外手。沒有能量的加載,「外手」會如同紙模型一樣,一動不動。
雖然「外手」很方便。不過由於要利用多種原理,而且極消耗魔力,加上學習成本幾乎跟學習「華」一樣了。大部人情願學習「華」也不學習「外手」。


而要造出如同絲線一般,同時具備韌性以及靈動的「外手」,就需要利魔者超強的控制力,去控制多種屬性魔力的改變,導出導入。至少士仁就連自己的「華」也沒有完全了解的情況下,他根本沒可能知道老伯是用了什麼技術。
士仁見狀只能夠作出另外一種移動方式。這是從之前跟米斯提斯戰鬥時無師自通的。
他把急體聚在腳邊,然後用盡全力跳躍。這一跳飛離了在牆上自己的黑影以及那個老人。在空中時,士仁直接把「影魔劍身」的魔力消除了,把普通的長刀扔開。在快將落地時,把新的「影魔劍身」重新織一次,再次遁進黑影中。
老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情形所影響,心中驚訝,佩服之後更多的是悲哀。
"他很聰明,在空中直接把「華」給解除了,令到本來的黑影沒有跟隨身體,使我無法從黑影追蹤到他。只要他一拉開距離,以他的「華」那種驚人的移動速度,大概就再也追不上他了。"
本來,本仁的能力就是依靠在平面上,這一跳躍的確會令人防不勝防。光是想像士仁在不停在黑影以及在各種牆壁,地板上跳來跳去,就覺得沒有方法能抓住他。
老伯想到這卻並沒有放棄的意思。
"要是別人的話,應該已經被甩在後面,再來找不到他了。可是……"
老人停下腳步,蹲在地上。嘴中道出一招。
「黃昏之伴。」
然後,在他身邊出現一個屬性結集體,其後馬上消失變成他的華。
他的華——在他的身邊出現了一個跟他身形普同的黑色物體。然後,那個黑色物體慢慢地出現了顏色,體溫,感覺,還有各種參數。那個物體再動了動身體,轉一轉手,轉一轉腳。
突然出現了兩個一模一樣的老人。
「要抓住他的話,應該還不夠。」
其後,一個,二個,五個,十個……二十個……


現場出現了數十個老人。
「去吧,一定要抓住他——灰色的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