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嘟.…」早上的鬧鐘響聲應該是人們最不願聽到的聲音中排名三甲,歐陽早把鬧鐘關掉,轉身又再進入夢鄉,希望可以再續剛才和梁詩情的情緣。但事與願違,早才剛轉身,他媽媽便立刻進來拉他起床,以免他遲到。

早媽是一個典型的家庭主婦,一人照顧家裡大小事務,讓早和他的弟妹都健康快樂成長。而早爸則是一個有點大男人的上班族,一人的收入養起一家六口,壓力有點大,不過鮮有把工作不滿帶回家,算得上是好爸爸,雖然六十四平方米斗室中要住六人,但整個家庭也稱得上快樂融洽。

早睡眼惺忪的落床,半睡狀態走往廁所梳洗,然後精神煥發的走出來換上校服,吃過早餐,便趕著出門上學。

吳星和凌敏在巴士站守候多時,終於等到早駕到,星和敏立刻埋怨:「那麼遲,巴士也過了兩班了,今日小息的魚蛋燒賣你的。」

早苦笑一下以作回應,聖斯獲中學地處香港豪宅地段,只有的士才會直達,巴士下了車也要走上十數分鐘,若是地鐵更需要半小時以上,交通實在不方便,附近除了豪宅,只有醫院,商場餐廳什麼的,根本沒有,午膳選擇只有小食部,自己帶飯,學校飯盒和各餐廳午膳便出動的飯盒餐車。



早他們乘的這班車,是學校遲到鐘聲前最後的一班車,每次他們也要連跑帶跳才避免遲到。今天也一樣,剛踏進校門鐘聲便響起,看著身後狂奔的學弟學妹們趕不上,早他們以勝利者的姿態施施然走上課室,心裡暗爽。

由於學校課室數量有限,高年班的同學沒固定班房,所以六甲班的駐紮班房是地理室,而地理室在學校四樓,是最高的一層,放低書包後,便走回地下雨天操場集隊上早會。

早會是校長唯一的表演場地,亦是唯一令學生知道學校原來有校長的時間,所以所有學校的校長都喜歡在早會滔滔不絕,而作為一校之首,是沒有人會,亦不敢限制他的發表時間。

「聽說校長最高的紀錄是一人高談闊論一小時多,使第一堂的時間只餘下十五分鐘,還有他很喜歡唱校歌,每星期也會唱兩次,所以他解鎖了『Singing哥』的稱號……」敏將連日打聽得來的情報向早和星分享。

「好,現在我們一起唱校歌,歌頌我們的主,Music。」校長Singing哥的魔音隨著咪高峰在校園內縈繞,師生們邊忍耐著邊唱,有一些同學忍耐力較差,選擇摀住耳朵自己唱,也有一些好像支持不住,有一點頭暈的跡象,他旁邊的同學立即攙扶著他。



終於早會完結,各班也回班房上課,而早他們亦回地理室拿回書包,到二樓二丁班的課室上中史堂。

世事往往也很巧合,往二丁班課室路線上,六乙班的駐紮地化學室是必經之地,而在化學室前,魯樹和方室剛好開門出來,和早他們撞個正著,球場上無所不能的魯樹禮貌的和他們打招呼,這令他們有點始料不及,而慌失失的方室卻嘲諷他們,亦令他們大跌眼鏡。

「這不是甲班的手下敗將嗎?你們好呀,昨天比賽完我們很累呢,怎麼你們那麼精神?我知了,因為你們都只是站著,只有吳縱一人在打球,所以你們才那麼精神,真羨慕呢,哈哈!」方室的說話聽著令人火大,雖然聽著不是味兒,但早他們沒有任何回應,只是點頭示好便繼續往上堂地點走去,他們很清楚口舌之爭是無作用的,籃球事,籃球了,要回應他,只有在場上勝過他。

上半天的課也挺無聊,好不容易終於來到午膳,午膳除了吃飯外,更是官方合法可以走出校園的時間,所以早他們在外賣餐車買了飯盒後,便往附近的公園坐下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