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要不要嚐一下?今天的叉燒很美味,是半肥瘦叉,而燒肉的皮仍然是脆的,很罕見,今天選雙併飯實在明智。」早咀嚼著叉燒含糊地說。

「我的茄汁焗雞扒腸仔飯也不賴,雞扒鮮嫩多汁,超juicy。」敏邊說邊往嘴裡送飯。

「依我說,黑椒牛柳絲炒公仔麵才是極品,七成熟的牛柳,肉汁鎖在肉裡,牛柳又不韌,你們下次真的要試一下。」星把嘴塞得滿滿的,然後一口氣吞下肚。

三人經常也會來這公園吃飯,除了可以離開侷促的校園外,還可以看到附近學校的美麗女生,基本上所有男學生都會有同一感覺,自己班的女生一定是全校最醜的,鄰班的女生一定比自己班漂亮,而鄰校的女生會比自己學校的女生美麗上千倍,可能是因為「隔離飯香」的原因吧。而除了其他學校的女生外,在這公園還可以看到滿足男性慾望的白衣天使的成熟曼妙身影。除了美味午餐滿足胃的需要,還有秀色可餐滿足眼的需要,所以這公園一直是他們的天堂。

不過天堂並不是只有天使,偶然也會混入一些想捉走天使的惡魔。離他們大約五、六十米遠的右方,有一個大約一米八的成熟型男在糾纏著一個天使。



「有帶花生來嗎?」星打趣道。當然他們沒有花生,但依然邊吃飯邊看這場戲,當為午餐再加一道菜。

惡魔天使拉扯著,爭吵著,內容雖然聽不太清楚,但推測也應該是情侶日常吵鬧的話題。「啪」、「啊」兩聲一秒內同時出現,其他人也停下腳步看過究竟。「啪」聲是女的冷不防甩了型男一巴掌,聲音清脆利落,響徹公園;而「啊」聲則是被巴掌後的combo追打技──踢蛋──擊中後發出的淒厲叫聲。型男中了連續技後,靈魂也被打了出來,整個人軟軟的跪坐在地上,臉頰隱約看見兩條新的淚痕,而女的頭也不回便急步徑自離開,好不瀟灑。

仔細一看,白色的連身長裙,配上獨特的橙色蝴蝶結和圍邊,這不正是聖斯獲中學的校服嗎?而那女的看著面善.….…「梁詩情!」三人異口同聲驚呼,同時把口中的飯也噴了出來,平時溫文爾雅,可愛有禮的梁詩情竟然會那麼心狠手辣,令眾人心生恐懼。

「看來有必要去調查一下了。」早說。

「調什麼查?你又不是千年小學生,也沒有名偵探爺爺,現在要做的是去安慰她,奪取她芳心,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敏和星狡滑的看著早,示意他追出去。



早趕緊多扒兩口飯,塞滿嘴巴,然後飛奔去找梁詩情。當他跑了十餘秒後,已看到急步走的情的身影,正想著怎搭訕時,一個黑影極速從早的左面跑出,直直奔向情,是剛才那成熟型男,近距離看,應該有大約四十多歲,「難道真所有女生也喜歡成熟的男人,梁詩情也不例外?」早心裡迷茫著。

那男的再次捉住梁詩情的手臂,想拉她走,而她則繼續奮力反抗,但男的今次態度明顯更強硬,越掙扎捉得越實,終於梁詩情也大喊很痛,但型男並沒有鬆手的意思,反倒捉著她往後行,向著早的方向靠近。

早看到這一幕,完全不懂反應,只是呆呆的站著看這一切發生,直到他們行近,早才如夢初醒,心想:「英雄救美的戲碼今天終於降臨在我身上,但應該怎樣出場怎樣開口?」時間根本不容早再有多餘思考空間,「一切就由人的自然反應而行吧!」這是早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