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拐……拐……拐帶良……良家婦女?我……我要替月行道……道,警惡懲奸!」早戰戰兢兢,嘴唇抖震,結結巴巴的對型男喊道:「放開那……那個女孩!」

「是誰?」型男嚇得慌了,連忙四圍張望,試圖尋找聲音來源,終於找到了早。

「你這個問題問得真好,我都很樂意解答你的問題。我的目標是在你手中拯救被捉走的美人,用雙手找出真理的所在,我是要成為籃球王的男人,言出必行是我的忍道!」早一口氣將這段來自各動漫的經典對白左拼右揍,組合成屬於自己充滿霸氣的開場白震攝對方,而果然收到奇效,型男膽怯了,捉著梁詩情的手鬆開,她連忙爭脫束縛,跑向早身後,而型男卻害怕的說:「很強的氣……」然後便轉身拔腿逃走,早也轉身安慰情,問清楚發生什麼事。

以上全是早的最終幻想,實情是型男聽到顫抖結巴的聲音,完全沒有理會,像蠻牛般直接把早撞開,在梁詩情面前,他又再一次失威了,現實和幻想永遠都差很遠,帥氣的開場白看來沒有機會說出口,但人始終要救。

早站起身,跑到型男面前阻擋他的去路,型男目露兇光,把早狠狠的推跌,附上一句「好狗不阻路!」便再邁步走了。身型差距令早吃盡苦頭,但人不能不救,不過既然不能力敵,便只有智取。



早再次站起來,跑去堵截型男的行走路線,型男也開始佩服早的毅力,「放開那個女孩!」早邊說邊把手機的攝像鏡頭舉起向著型男,運用網絡眾人的力量,既然憑一人之力未能與他匹敵,那用廣大網民的力量應該可以吧!這個年頭,把某人的惡行拍成影片放上社交網站,阻嚇力比警察和法律更大,而型男也有半秒的猶疑,早乘勝追擊,追問他拐走梁詩情的原因,但型男似乎已經弄清現況,剛才的猶疑已一掃而空,又再伸手想把早推倒,但這次竟然推不動,因為早也有所防範,紮好馬步迎接。

此時,援兵終於趕到,敏和星吃完午飯後也到了現場,三對一的情況對型男很不利,他把戰鬥架勢收起,終於開口和他們三人對話,表明自己的身份和來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