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隊把球傳給瘦弱男,這次他的面容看起來比之前認真多了,甚至是到達凶狠恐怖的地步,完全把對位的敏震懾著,而他的運球明顯和之前不同,完全沒有破綻,而且對球的保護亦很充足。

「他的運球和之前的有一些不同,感覺就像兩個人,中間的不協調感是什麼?」敏心裡疑惑,但不忘仔細觀察,試圖找出不協調感的來源。

瘦弱男慢慢運球至左面牛角位,突然身體一沉,以快和大的first step一下子將敏留在了牛角位,自己則闖入禁區輕鬆上籃,早想補防亦來不及,只能眼白白的讓分差擴大至兩分的距離。

「薑還是老的辣,年青人,你們能令我們稍為認真一點已經很了得,這麼多年來也不超過十隊人能令我們玩得開心,但能令我們使出渾身解數盡興的也只得一隊,睇怕香港籃球已死,完全不入流,連老人家也勝不了。」瘦弱男嘲諷著敏他們。

雖然挾著兩分優勢,但中年男隊得勢不饒人,繼續猛攻。地中海男接球後往左面底角行去,並揚手示意早來防守他,著其隊友不要打擾,他要和早1 on 1。



面對對方下的戰書,作為男人絕對不能逃避,更何況是血氣方剛的熱血青年?早跑去底角防守地中海男,地中海男特地把自己置於此死位中,而早則希望把他逼出界外,根本就是先前進攻的翻版,不過攻守轉換罷了。

「讓我示範一次什麼是轉身給你開眼界吧,菜鳥!」地中海男衝著早大喊,下一秒便已經轉身過掉了早,並跳起射球,速度快得肉眼也捕捉不到,「嚓」球應聲入網,早只能望洋興嘆,無能為力的讓比分拉開至八比四。

無限覆桌三人組變得沉默,士氣也低落,同一位置同一方法但更完美的完成,把別人的招式搶過來自用並優化提升,這簡直是摧毀別人意志的好方法。

「不得不承認,中年男隊的實力是高深莫測,不過比賽還未完,也許……也許我們能反敗為勝……吧?」早試圖鼓舞士氣,但自己也沒有信心,說完氣氛比沒說還差,但他們還是繼續作賽。

「即使對比賽已沒信心反勝,但總不能投降認輸,就算明知比賽必敗,也要有體育精神盡全力奮鬥到底。」這是早他們的信念,所以士氣再低下,也總會盡全力去比賽,不留一點遺憾。



中年男隊再發球,他們看來也想快點了結這場比賽,於是直接傳給老花眼鏡男,當他再次勾手射籃之際,他突然定住了,就像被石化一樣,然後竟然運起球來,這動作連他的隊友也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而他的運球明顯比其他兩個中年男來得粗糙,並帶點怒氣,使他的判斷和反應比平時差了不少,而星亦趁他在這狀態下示意敏快、狠、準的把球盜走,終於球權再次落在無限覆桌三人組手上。

雖然持球在手,但要得分也不是易事,被盜球後的老花眼鏡男就像清醒了一樣,怒氣全消,回復冷靜,並站好防守位置,誓要阻擋此次進攻,把球搶回,將功補過。

落入絕境的三人組,面對這堵高牆,要攀越它似乎有點困難,但要扳倒它卻隱隱約約看到一絲裂紋,還是有機會的。

作為球隊大腦的星,還未有機會解釋剛才如何令老花眼鏡男失常,亦都未能向早和敏傳達任何戰術,現在唯一可靠的,就是他們多年磨合所成的默契,還有就是星把裂紋變成裂縫的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