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人比剛開始時增加了不少,大家也引頸以待,注視著球賽的發展。剛落敗的年輕人一時指手劃腳,一時吶喊助威,一時眉頭深鎖,旁人不知還以為他是教練。而亦有一些好事之徒也來湊熱鬧,一時對球賽指指點點,一時對球員評頭品足,一時吹噓自己落場必勝芸芸。連在另一個半場比賽的兩隊也暫且休戰,轉身來看比賽,圍觀的人是剛開始的十倍,畢竟歷時這麼長的比賽,在此處也較為少見。

而三人組卻因此感到怯場,雖然曾參加過小學學界比賽,但觀眾基本只有兩隊球員和教練,注視程度完全不能比擬中學division 1的學界籃球賽和精英賽,而校內班際比賽則只有兩班的同學圍觀,都是熟識的人,但現在卻是極大量的陌生人,所以令他們大為緊張,手腳有點僵硬。

「一定要保持鎮定,影響發揮便功虧一簣。」早心想。

敏依然持球,在中間找破口,星則站在原地像盤算什麼,而早卻主動跑去敏身邊要球,敏二話不說把球交給早,自己跑向籃底嘗試吸引防守,但以失敗告終。早見狀便依循敏的行走路線跑去,嘗試在地中海男和老花眼鏡男中間突破,但他們兩人一早洞悉早的企圖,立刻靠攏關門,不讓早通過,而早亦早有準備,在兩人面前step back拉開一個半身位,然後fade away再拉開足足兩個身位,除非姚明復出,否則無可能單純用身高把球攔下,而這球難度之高,除非經專人指導加刻苦練習,否則只有打鐵的結果,而早這球正正是直飛向前框再彈出,而中年男隊的護框能力十足,完全把早他們box out,球再次落到地中海男手上,他立即把球傳到正奔向三分線的瘦弱男手上,眾人的目光也被他吸引,但他卻再以閃電的速度把球傳到已站在右面底線的老花眼鏡男手上,老花眼鏡男接過球準備勾手投射,而星卻在此刻趕到他面前,說了數句,老花眼鏡男再次怒氣沖沖準備運球突破,就像將剛才的畫面重播一次,不同的是,這次盜球的是星自己。

星把球傳給在葫蘆頂的敏,然後對他說:「只要做回自己便可。」



敏需要不太明白,但他卻感到無後顧之憂,雙眼來神,嘴角上揚,胸有成竹,利用左手優勢從左面進攻,瘦弱男立即迎上防守,準備一百種假摔搏取球權,但敏這次選擇和他拉開距離,再利用變速虛晃,瘦弱男一時失去重心跌倒,造出了一次ankle break,地中海男見狀立刻補防,此時早和星也立刻跑向籃底,老花眼鏡男為免造成三打一的局面,也轉身來協防,而敏亦立即調整,把球從左手透過胯下運球到右手,重心一沉,準備一連過兩人再上籃,但身經百戰的地中海男立刻識破,以熟練的橫移步把敏擋下來,正想進逼之際,冷不防敏利用球從左手傳到右手的作用力,以反作用力以下手快速而筆直的把球傳到站在右面牛角位的早,原來剛才他跑向籃底的只是假動作,但因為老花眼鏡男轉了身而看不到,無人看管之下的射球,球應聲穿針,比分追至五比八。

再次得到發球機會的無限覆桌三人組,當中兩人對於星可以令老花眼鏡男接連失常很是好奇,而作為多年兄弟的星也當然知他們心意,所以在他們開口前,搶先說出當中因由:「垃圾話,我剛才對他用激將法,說垃圾話,令他失常。」

早和敏面面相覷,似懂非懂,還是充滿問號。星當然也清楚,所以繼續補充:「他只負責射球,一次運球機會也沒有,我覺得很奇怪,是因為他除了射球其他也不懂嗎?就算是戰術需要,喜愛籃球的人也是會想表現自己的球技,不甘於只做射球機器,所以我打算賭一把,『鼓勵』他多點表現自己罷了。反正繼續發展也是落敗,倒不如賭一次,事實證明我推斷無錯。」

「哦……不愧為MVP!」早和敏稱讚道:「但接下來應怎樣做?」

「找回我們的節奏,做回我們自己便可。比賽開始以來,我們慢慢陷入他們的節奏當中,不能發揮我們的實力,整場被他們牽著鼻子走,我們應該反客為主,讓他們進入我們比賽的節奏,然後一舉拿下勝利!」



「收到!」

有一分進帳之後,三人組士氣大增,重燃起爭勝的鬥心,而怯場的生硬感亦已被這氣勢蓋過,忘記得一乾二淨。

「Check ball。」星把球傳給地中海男,打算自己策動攻勢。

「No check。」地中海男邊說邊把球回傳給星。

星接球後緩慢的運球往右,早在中年男隊當中穿插試圖擾亂他們的陣式,然後再跑出左面三分線,而敏則是簡單的由左面底角過底至右面底角,不過顯然這樣做完全沒用,中年男隊的防守陣勢始終不變,但這也是意料中事。



突然星臉色一變,變得認真,而這是給早和敏的訊號,他們倆立刻跑到地中海男的右面作單擋,星亦立即運球向左,繞過早的單擋,準備射球,地中海男當然不會讓他輕易得手,在他面前,早的單擋形同虛設,在早單擋被摧毀之際,敏剛好趕及設第二面牆把地中海男擋住,雖然這兩個單擋先後輕易的被地中海男輾壓,但亦能夠爭取到兩秒的時間,這兩秒已足夠讓星瞄準,一劍封喉,就算瘦弱男趕上來想擋下亦礙於身高和身材而無功而還,星射的球球速很快,但不是以拋物線飛向籃框,而是往下墜落到剛到達籃底的早手上。

「妙傳!」語畢,手起刀落,打板進框,比分縮窄至兩分,在場的觀眾發出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氣勢落到三人組身上,勝利女神終於開始留意到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