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費了一點時間、傷了一點神,你們也算有丁點本事,」地中海男對著早說:「但我們的絕招有三式,你們只看到我們的warm up預備,還沒使出第一式,以為你們能耐有多一點,但還遠遠不夠,回家做功課吧小屁孩。」說畢,配合一個示意他們離開的手勢,然後再喊下一隊來比賽。

「不甘心的話,下次可以再來,隨時歡迎你們和我們玩耍。」瘦弱男笑著說,雖然他擠著笑臉,但誰也感覺得到他是語帶嘲諷,說話比粗口更難聽。

而老花眼鏡男阿泰則選擇沉默,目送早他們離場。

「他們三人真的很厲害嗎?什麼絕招未逢敵手,不如起他們底吧!」敏建議。

早回應:「但我們只知其中一人的名,怎樣查?」



「看他們和『茶大俠』年齡相約,他這樣見多識廣,經常話當年,如果他們真的很厲害,『茶大俠』又怎會忘記呢?一於明天問他吧!」星建議。

「好,就這樣決定。」眾人和議。

------------------------------------------------------------------------------------------

「嘭、嚓」、「嚓」、「咚、嚓」

籃球與籃板、籃框及籃網合奏著悅耳的交響樂,而演奏者正是場上對抗的兩隊共六人,更精確的應該說是其中一隊的三人,「十比零,next。」全場身材最矮小,配戴著深藍色金屬框眼鏡的人說。



「唉,武,無下一隊了,全都落荒而逃了,真沒趣,一點挑戰也沒有。」個子最高的一位歎息著。

「再去下一個場跟隊吧!」身形略胖、架著一副寶藍色方形膠框眼鏡的人說著便轉著籃球邁步離去。

他們正正是無限覆桌三人組的老朋友,文武、高雄和王章,此刻他們正在挑戰著區內各個籃球場的霸主,要成為他們之間的共主,再去挑戰其他區,成為全城最強的人。

之所以有這個念頭,是因為數日前發生了一件令他們畢生難忘的事,而這件事亦將他們與早三人再度聯繫起來,但這個交纏卻是考驗他們六人間的兄弟情,而事件亦與梁詩情的秘密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



「茶……崔sir,我們有件事想請教你,你見識淵博,記憶力驚人,除了你應該無人能夠解答我們。」早口裡讚美,心裡挖苦。

「此話當真?但說無妨!」回答也帶點鄭少秋大俠語氣和用字,「茶大俠」這名號果然沒有改錯。

「昨日我們在球場上遇到了三個中年人,他們一個是堅硬無比的地中海男,一個是熟讀球例的瘦弱男,一個是勾手射三分的戴老花眼鏡男阿泰,他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我們被他們打得落花流水,而他們三人也是擅長用左手,還說自己後生時有一招三式絕招名震中外,未逢敵手,我們只能逼到他們全部用回左手,使出絕招前的warm up預備,你有聽過他們的事跡嗎?」星以受害者的姿態懇求大俠,敏亦連忙做出這表情,還眼泛淚光,非常入戲。

「茶大俠」苦思一輪,然後開口,但欲言又止,最後留下「放學再談」這四個字便轉身進入教員室。

這是頭一遭「茶大俠」在無人阻止之下有話不說,雖然疑惑和期待,但謎底也只能等到放學才揭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