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切、投、突多重變化的三角戰術?即是怎樣?」早、敏、星三人心有靈犀、異口同聲的問。

「他們三人本身左右手也能靈活運用,但要說慣用手,他們清一色也是左手。在當時,面對左手的球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在同一隊遇上三個更是難上加難,而一般人習慣面對右手的球員,當面對左手的會一時之間反應不及而不懂防守,當中最怕遇到的更是左右手皆能純熟運用的球員,這在職員球員上也不常見,何況只在中學學界上?偏偏他們三人就是這類,所以對手防守他們時都絞盡腦汁,奈何強人會不斷想著進步,變得更強,恰好在那時NBA上也出現了很厲害的三人組,而當中的三角戰術更是攻無不克,造就了一個王朝的誕生,他們留意到了,於是花了數晚觀看錄影帶,然後參考當中精粹,加上瘋狂練習,最終練成了這個屬於他們的三角戰術。」崔sir把這段典故娓娓道來,不難看出這段往事對他的影響有多大,印象有多深,回憶有多美,而言談間更夾雜著對往事的嚮往。

「想不到他們現在是活脫脫的中年男,但當年卻是叱吒風雲的人物,果然人不可以貌相。但為什麼他們如此有本事,卻沒有作為職業籃球員,甚至是出色的教練呢?」星滿臉疑惑。

「這便要追溯到屈居亞軍之後的頒獎禮了,在頒獎禮上,發生了一段小插曲。本身得到亞軍也算是超額完成目標,而MVP的獎項更破例頒給了落敗的我們,由『鏢頭』楊柏標奪得,這簡直是比中了六合彩更開心,各校氣氛也很融洽,和冠軍的中學也很友善的握手恭賀,唯獨那學校的其中一個球員很不爽,不屑的表情和尖酸的話語把我們全體也惹火了,於是我們向他們宣戰,在下年學界比賽上要把他們拉下坐了十多年的冠軍寶座,要他們知道抱團也不是必勝的,要他們向我們誠懇的道歉。由那一刻開始,籃球隊的目標便是推倒王者,建立王朝,這亦成為我們全體努力不懈,日夜鍛鍊去取勝的動力。本身只有放學後才練習,變成每日在早上一起操練體能,午飯時一起看NBA錄像研究戰術,放學後便實戰練習,每晚也是八點多才離開學校,這樣維持了整整一年,直到學界比賽再開才改為隔日一次,在這瘋狂的一年裡,我也提升了不少,本身只餘下七成活動能力的左腳,在這近乎瘋狂的練習下,感覺比骨折前更靈活有力,最終亦換來後備出場的機會。而這一年學界比賽,我們一路過關斬將,高奏凱歌,直到冠軍戰再與他們狹路相逢,復仇之火令我們開局便打出了十比零的run,而當時那不屑男亦被打得垂頭喪氣,第一節便領先二十三比十二。到了第二節他們早段有反撲,但都被林加泰、楊柏標和黃溢鋒三人的三角戰術壓制下來,他們把三角戰術提升到另一層次,在防守上也用上了,除了進攻,連防守也變成密不透風,這樣下來,半場比分拉開到五十一比三十。第三節開始由後備球員先上場,儘管我們是後備,但實力也不容小覷,得分上也比他們的後備多了大約十分,換上正選後第三節比分差距來到了八十四比五十七,而第三節結束後,看到對方的教練和領隊拉了球證們到一旁,言談甚歡,當時根本不知道他們幹了什麼。而第四節也可說是垃圾時間,但不知怎的,在這一節球證執法突然變得很嚴,嚴格的說,只對我們很嚴,對他們卻是很寬鬆,在不斷犯規吹停打斷我們的進攻節奏和個犯纏身的情況下,比分在最後一分鐘被他們追平了,而在這一分鐘裡,我們的主力林加泰、楊柏標和黃溢鋒竟先後因不算犯規的動作下被吹罰了,六犯離場,雖然我們的教練和領隊亦即時提出抗議,但竟被吹罰技術犯規和逐出場地,最終比賽以九十七比一百零六落敗,那不屑男再次意氣風發的走來揶揄我們。最終他們三人對這不公的現像訴諸暴力,演變成球員間的打鬥,更被捉上了警處,被落案起訴,雖然最終庭外和解,但他們對球場上的黑暗已經失望透頂,學校亦因此事被學界停賽一年。據說當時已有職業球隊向他們招手,但他們也一一拒絕,事後更退了學音訊全無,要不是你們今天問我,恐怕我有生之年也沒辦法再見到他們了,你們可以帶我去見他們嗎?」崔sir把整段往事一口氣說完,也沒有感到一點口乾舌燥,「茶大俠」果然不是虛有其表。

「好吧,無問題,反正也要護送公主回家,幸好她今天要在學生會當值,現在時間剛剛好,我們一起走吧崔sir。」早說。



就這樣,一行人往梁詩情家下面的球場進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