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爬上長長的樓梯,來到擁擠的球場,在場上的中年人依然風雨不改的在打球,崔sir一眼便認出昔日的偶像師兄,眼見他們風采不減,縱使身材走樣,身手無往日靈活,但自信和球技仍然深深吸引住他,他恨不得立即上前相遇,但他們正在比賽,所以忍住不打擾。

「為什麼崔sir對那三個中年人那麼著迷?難道他有龍陽之癖?」梁詩情不解問。

「因為他們四人曾經有一段基情,哈哈。」星狡滑的說。

隨著「嚓」的一聲,比賽完結,又一隊年輕人垂頭喪氣的離場,而崔sir隨即走到他們面前,四人對望,崔sir雙眼通紅,在他們面前,崔sir如同一個小朋友,而他們三人亦一眼認出了這個師弟,立即上前擁作一團,場面溫馨,圍觀的人亦報以掌聲和歡呼聲。

「很久沒見,怎麼你會在這裡?」楊柏標問。



「因為他們,」崔sir的手指向早他們,而中年男們亦朝這方向望去,「昨天和你們比賽完,他們來問我關於你們的事,由他們的描述我便知是你們了,所以要求他們帶我來,自從那次事件後,你們消聲匿跡了,我以為這生也沒機會再見。」

林加泰含著淚說:「今晚我們促膝詳談,聚一聚舊吧!」

黃溢鋒也說:「好,就來我家吧,這兩天正好沒人。」

說著四人便摟著頭離開球場,只留下無奈的早他們四人,於是送了梁詩情回家後便各自回去了。

而在鋒家的四位中年人,一邊喝著啤酒,一邊訴說往事,一邊交換近況,由當年的相遇,一直說到今天的相遇,就算凌晨兩點還沒有完,一直傾談至翌日上班才無奈分離。而在這次的傾談當中,崔sir除了知道他們消失的原因和消失後的經歷外,還特地為早他們做了引薦,好讓他們學會曾威震一時的三角戰術改。



------------------------------------------------------------------------------------------

「今晚待我們征服這區後,全城只餘兩區還沒取下,離我們的目標很近了。」武說。

「走吧,快點戰勝早點回家。」章冷冷的說。

「我們是上星期來下戰書的,你們找到了此區最強的隊伍應戰了沒?待我們戰勝後,不服的其他人也可即場組隊挑戰。」雄在球場中圈宣戰。

「等你們很久了,」回應的是「老鼠」魯樹,當然章他們不會認識他,「聽說你們已取下了十五區的勝利,我也有點佩服,雖然不知你們有什麼目的,不過非常抱歉,今天要中斷你們的連勝。」而魯樹的隊友是「大坦克」戴歎和「得分王」吳縱。



由於是主場的關係,老鼠堅持讓章先發球,一盡地主之誼,而章也不客氣地先進攻,打算速戰速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