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賽開始前,吳縱一如既往的作出預告:「八分鐘內將你們擊敗。」場邊的女粉絲頓時尖叫起來,紛紛拿出電話和錶來計時,有些甚至舉起電話直播此次比賽,一時間現場和網上也熱鬧起來,關注這場比賽。

章他們聽後不以為意,嗤之以鼻,冷笑了一下,然後開球。

章開球眼便看著無球切入籃底的雄,老鼠三人自然的把注意力放在章與雄身上,但球卻飛往在右面零度位埋伏、被大眾忽視的武手上,老鼠反應雖然很快,但也趕不及阻擋「魚蛋炮台」的炮轟,雖然武的射球方法有點特別,說白點就是「推波」,但由於出手比別人快而且出手點較低,一般人也難以適應和阻擋,所以開球不用二十秒,這隊挑戰者Project B便先拔頭籌領先一分。

由於規矩是勝者發球,所以章再次發球。這次他重施故技,又再眼看無球切入籃底的雄,武亦已在右面三分線零度位就位,但聖斯獲聯合軍這次有所防範,三人以人釘人方法死跟著,防守滴水不漏,但章看十分清楚知道這情況只是由於武還未移動而已。

突然,縱感到一絲心寒,因為章冷笑了一下,一個只維持了零點零二秒的面部動作,球便由縱胯下穿過,沒有半點多餘和預備動作,縱也來不及反應,球便直落在剛剛跑到左面牛角位的武手中,時間、位置分毫不差,而老鼠卻仍釘在右面三分線底角一動也不動,只懂回頭看著武再得一分,挑戰者Project B以五十四秒便進了兩球。



「速度很快,由零至一百大概只需三秒,和獵豹一樣,我完全呆了。」老鼠目瞪口呆。

「比賽才剛開始,落後兩分而已,一眨眼便能追過。」得分王吳縱依然神氣的說。

「我已經看穿了他們的弱點,」大坦克說:「那發球的小胖子很擅長用眼神欺敵,留意他隊友的動向比留意他更好,看他的身體動作比看他雙眼更有利。」

「開始吧,距離八分鐘只餘下六分四十多秒,難道你們想食言拖延落敗時間?」章不帶任何語氣的說,氣得縱的粉絲七竅生煙。

這次依然是章發球,但雄不再往籃底擠而是站在三分線,反而武卻變得活力十足,在場上左穿右插,聖斯獲聯合軍遵循剛才大坦克的建議防守,縱留意著章的身體而非眼,老鼠跟著武到處跑,大坦克老實的看著雄一動也不動。



「Check ball。」章把球彈地傳到縱手上,出乎他的預料,他也眼看著章回應一句:「No check。」便把球傳到雄手上,然後立即跑去協防包夾他,而大坦克也趕緊上前。

這一步著實有點出乎章預料,但雄能隨隊挑戰絕非泛泛之輩,這樣被看輕也踩到了他的自尊心,他看了看章,像在請示什麼,章輕輕點了一下頭示意准許,於是雄便放開自己肆意進攻。

當大坦克想上前與縱聯手包圍雄時,武與老鼠剛好堵在前面阻擋,包圍網有兩秒的漏洞,雄乘著這空檔,以武和老鼠把得分王和大坦克擋下,直奔籃下輕鬆上籃,不消兩分鐘,已經取得三球優勢。

這比賽暫時形勢一面倒,連場邊的支持者聲量也收細了,有些新的支持者甚至動搖了,慢慢傾向支持挑戰者Project B。

「看來比賽不用五分鐘便能完結,餘下三分鐘是讓你們唱輓歌致最愛的籃球,悼念你們三腳貓的球技嗎?哈哈!」雄嘲笑著他們。



「……」聖斯獲三人默不作聲。

這次章又再發球,傳給了雄,雖然雄身材高大,但身手卻異常矯健,是靈巧型中鋒,重量型中鋒戴歎面對著他完全沒有優勢,後衛般的crossover一下子把大坦克晃飛了,老鼠立即前來補防,卻在身高上吃了雄的虧,被輕鬆完爆再取一分,費時兩分十五秒,把比分擴大至四比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