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所有學生在一星期裡最喜歡的一日,這一日過後,學生便會有兩日假期可以休息娛樂,不用再在監獄聽課。可能是因為對這一日的期待實在太大,這一日的所有課堂都顯得格外漫長,份外痛苦。面對著不同老師的魔音,同學們紛紛選擇專心上課以外的選擇,奢望時間會走快一點,然而老師們並不賣賬,不斷加強魔音攻擊,一波接一波的攻勢令部份防禦力較弱的同學轉投陣營至專心上課,但仍有一班超強守備力的同學無視老師們炮火,繼續高談闊論玩樂睡覺,老師們也無可奈何。

好不容易,放學鐘聲敲響了,有些學生飛奔出校園門口,就像動漫節排了通宵搶得首位買限量手辦的狂熱份子一樣,狂奔出去頭也不回;有些學生就像動漫節的普通遊人般慢慢游走,坐下聊天;有些學生則像動漫節的工作人員般忙碌,要當值,要練習,要留堂,要做功課,不到學校關門也不離開,這就是一般中學在星期五的寫照。

而歐陽早、凌敏、吳星和梁詩情四人則在學生會室邊做功課邊等候崔sir到來,因為崔sir已為他們約了三位前輩傳授三角戰術改。

「只要學懂這一招,我們便能在三人籃球中稱霸了。」星說。

「稱霸未免太誇張,」早對著數學功課正發愁,但不忙答話:「打得輕鬆一點倒還可以。」



敏也閉不住咀,加入對話:「世上球技好的人多如繁星,沒有永遠的絕招,三角戰術改只是我們將來的其中一招,以後我們也一定會創造到屬於我們的絕招。」

「那到時記住要告訴我,讓我為你們的絕招命名。」情甜甜的笑著說。

眾人的歡樂氣氛中,你一言,我一語,不知過了多久,崔sir終於現身,他們眾人收拾細軟,往約定的球場進發。

這次約定的球場不是情家樓下的球場,而是一個人跡罕至、幾近荒廢、四面被花草樹木重重圍住的球場,要不是崔sir帶路,他們根本不會找到,而三位中年前輩亦一早在此等候。

「你們真晚呀!害我們白等了半小時。」鏢頭楊柏標首先開聲。



「他們剛放學便趕來,這裡又偏僻,算了吧!」林加泰為後輩辯護。

「我們只會教你們一次,領略到多少就看你們造化,明不明白?」黃溢鋒把「一次」說得特別大聲,以提醒眾人認真學習。

「師傅,明白了!」眾人齊聲回應。

------------------------------------------------------------------------------------------

「終於在明天要征服這區了,」章的聲音略帶感觸:「這區有早的兩位表哥,是我們六人在籃球上的啟蒙老師,真希望他們明天不會是我們的敵人。」



「但如果是他們也沒辦法,畢竟在我們的大義前,這些情義也要暫且放下。」雄也感到惋惜。

「雖然是不敬,但誰在前面擋路我們也要推倒和跨越他,當我們成功之後,他們一定會感激我們。」語畢,球從武手中射出,穿針。

「今晚好好睡,明天的戰鬥比以往的都艱辛。」章揮著手道別,雄和武也分別往回家的方向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