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戰術本身是應用在五對五的超強戰術,但現在改為三對三的街頭籃球也是很強的,所以才說這是三角戰術改,在當中我們再加入了一些我們的元素,所以難以被破解,但能否完全領悟,甚至乎超越我們,就要看你們的悟性了。」鏢頭說。

「我們的三角戰術改是由中鋒鏢頭左內線,我和Tiger站在外線,形成一個三角形,有內有外,但不一定要站在低位,始終三人籃球,走位相對靈活,我們的三角戰術之所以難破解,是因為在外的兩人不會只釘在同一個位不動,而是會跑動,使三角形有所變化,防守方根本無從入手。」黃溢鋒自豪的解說。

「為了讓你們多點機會直接領略,我們來比一場吧!每次進攻我們也會用三角戰術改,不要太快落敗,要像上次一樣讓我們有熱血沸騰的感覺啊!」林加泰Tiger面露興奮之情。

語畢,六人也站好了位,由中年人隊發動進攻,黃溢鋒在葫蘆頂持球進攻,鏢頭用磐石般的身軀頂著吳星,在內線取得了好位,而Tiger則站在右面三分底線待機,一個三角形已經形成,但由於無限覆桌三人組一早已經知他們會用此方式進攻,所以也有所防備,死死守住可行的傳球路線。

不過王牌始終是王牌,認真起來也不是說笑的,縱使凌敏很認真落力防守,但鋒簡單一輪運球也很快找到空位把球傳出。



「Nice pass,黃蜂。」鏢頭接到球後沒有多餘動作,乘星未反應過來便快速轉身把他甩在背後,輕鬆上籃得分。

「他們的實力比上次強很多,這就是他們本來的實力嗎?」早驚嘆。

「遠遠未到他們顛峰的一半,歲月催人老,時光這個壞人偏卻冷酷如許,想當年他們的動作比現在還快還猛,那一場冠軍賽,他……」茶大俠又在發功,但被梁詩情打住了:「看比賽吧,加油呀你們三個,不要為騎士團佔上污名,我坐陣也輸實在太丟臉了。」

「還未到一半的實力已經這麼厲害了嗎?那我們要再突破了。」早鼓舞士氣,然後說出作戰策略。

比賽再開,黃蜂高吊球交到了鏢頭手上,這次星的防守明顯硬朗多了,但在鏢頭面前仍然不值一提,雖然有著啤酒肚,但肌肉依然是實在的,所以星再硬朗也是被打飛了,鏢頭再得一分,領先到二比零。



「你要認真鍛鍊一下你的身體肌肉,否則你會成為防守黑洞。」鏢頭嚴厲的對星說。

「把球也傳給我吧,我很悶呢。」Tiger逗趣說。

「還好吧,星?」敏問。

「差一點便可以了,再多一次便能成功。」星說。

「那我們令黃師傅把球傳給楊師傅吧!」早說。



比賽再開,這次防守有點不同,黃蜂也察覺到了,他與Tiger的傳球路線被完全封鎖,相反鏢頭的卻中門大開,黃蜂想也不想便把球給了鏢頭,還在心中暗諷他們單純,輕易被Tiger的說話迷惑。

鏢頭接過球後,面對著有如麵包般鬆軟肌肉的星,又再次背籃單打他,但這次情況有點不同,無論鏢頭怎樣擠壓,也無法再進一步,最後唯有選擇回傳給黃蜂,而他則在中途施力,球改變方向之餘,還加速飛往埋伏已久的Tiger手上,Tiger一接球便舉球準備投射,早立刻起跳封阻,然而球並沒有射出,而是假動作,騙起了早後Tiger立刻運球上籃,星即時到籃底封阻,此時鏢頭亦趕到接應Tiger的傳球,再得一分。

「利用你鬆軟的肌肉吸收我的力量,再加上你本身的下盤馬步令我未能打低位,果然很熟悉和善用自己的身體,可是默契還差一點,不過能在三球內逼使我傳球已值得嘉許,做得好,看來我們可以有一點變化了。」鏢頭對星高度讚賞,亦指示著隊友把難度再上調。

三比零雖然情況不樂觀,但早他們已對三角戰術改有丁點頭緒,面對著難度的提高,他們也顯得很興奮,畢竟他們最想學到的是經他們改良的三角戰術,而他們要破解這招式,也要有相應的陣勢招式,所以這次是一次過學懂攻守兩式。

「如果我們能掌握好,便能在學校勝過該死的吳縱了!」早激昂地大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