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度提升的分別就是這三角形不再是不動如山,而是會不斷移動變換,或大或小、或遠或近、或快或慢,令人難以捉摸其變化,雖然明白其運作原理,但真正面對時卻顯得無從入手,因為每一個防守者也要同時留意三人的位置和球的傳導,稍不留神便會被突破失分。

這次黃蜂一發球,便傳了給三分線埋伏多時的Tiger,然後他也立即跑到另一底角的三分線,而鏢頭則升了上葫蘆頂準備策應,說時遲那時快,Tiger把球傳到了籃底,只見黃蜂不知何時已經到了籃底輕鬆得分,而敏卻被他留在了三分線來不及防守。

「這只是稍為提升一點點難度,你們便完全無還擊之力?」黃蜂語帶侮辱,中間帶點婉惜。

Tiger作為三人之中較為仁慈和照顧後輩的一個,看著早他們如此無助,忍不住給了點提示:「不要只看著人,要看著球,人會有假動作,球不會。」

「知道,師傅。」眾人受教。



這次由鏢頭發球,同樣地,球給了Tiger,早亦迅速的跟上防守,而鏢頭和黃蜂亦開始移動走位,不斷形成不同的三角形,一時間球又傳到了在罰球線的黃蜂手上,甫傳出球,Tiger便移動起來,而鏢頭走到了右面牛角位接應黃蜂,隨後黃蜂便跑向籃底,星本想換防,但敏向他打了眼色便飛奔跟上,而Tiger繞過黃蜂和鏢頭,早被兩人以及敏和星擋住了,Tiger從容的在葫蘆頂接了鏢頭的傳球,起手三分冷箭直中紅心得分,五比零。

喘氣聲很大很沉,空曠的球場回音很大,仿佛四周事物也跟著喘氣,環迴立體聲把人的疲勞放大,而且落後五球,心理上的負擔亦加劇了疲勞的症狀,雖然身體很累,但腦袋從不歇息,不停運轉思考如何有效防守,有爭勝心的人都有這一特質,乳酸的積聚是為了告訴你:「時間不多,要速戰速決!」

運轉結束,出了結論,早深呼吸,吸了一大口氣,然後向敏及星說出了自己的見解以及應對方法,他們兩人不停點頭,然後又提了疑問,早亦一一解答了,最後達成共識,再次向這面高牆挑戰。

Tiger發球,高吊球給了在左面鎖匙圈的鏢頭,星立刻作出干擾,積極對抗,不讓他輕鬆接球,鏢頭見狀也不敢黏球,快速且有默契的把球交到了站在左面四十五度三分線的黃蜂手中,敏的防守動作也變得進取了,屢次想拍走他手上的球,他也只好很快的把球傳給跑了去左面三分底線的Tiger,而早都做好了準備,伸手在傳球路線上抄截,可惜位置拿捏不好,只是輕輕觸到皮球,未能改變戰況,但早亦及時調整過來,做好防守,等待機會盜球。

「憑積極進取的防守打亂我們的節奏?此舉還算不錯,富貴險中求,但面對完全解放的我們,這可行嗎?」Tiger續說:「讓你見識一下我們真正的三角戰術改吧!」



本身面帶笑容的Tiger,認真起來比其他兩人的反差都顯得十分大,由本身持球的三脅勢,變換為帶球進攻,而鏢頭和黃蜂把三角形拉開放大,做成單打形勢。

Tiger一面運球一面找破綻,而早持續積極的防守,給Tiger施壓,不斷嘗試盜球,Tiger為了護球,自然的把球遠離早,同時用左手隔開他,突然Tiger變速往葫蘆頂跑去,早眼裡只有球,沒有理會場上變動,狠狠的撞上了單擋的鏢頭而倒了,星立刻換防補上,而鏢頭則轉身roll in,兩人的簡單配合pick & roll,令分數再有進帳,遙遙領先至六比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