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慢慢沉入地平線之下,眾人的影也被太陽無情的拉扯,變得越來越長,餘暉把揮灑在球場的汗水映照成黃金顆粒,份外璀璨耀眼。屢戰屢敗的無限覆桌三人組依舊靠著青春賜予的氣力放肆地揮霍,但中年人隊憑著出色的團隊合作,將後輩殘忍的愚弄。有好幾次早他們以為可以防守成功,怎料球總會成功傳出,而且是在出奇不意的位置,防守亦隨之被撕裂。

霎眼間,比分已去到九比零,但三人組對破解三角戰術改仍然毫無頭緒,更枉論徹底掌握它。星開始有點洩氣,埋怨起來:「這樣根本學不會,就像開我們玩笑一樣,不如簡單點教我們理論,讓我們容易點學會吧。」

雖然敏和早沒有發聲,但在行為和神情上也同意了星的言論,但面對他們的控訴,中年人完全無動於衷,冷眼相待,而一直在一旁的崔sir在此時走出來,衝著早他們說教:「我花了很多唇舌和關係才請到他們把絕技無私傳授給你們,但你們竟然反而在埋怨?太不像話了,我本身以為你們會有點骨氣,可以認真體會並領略當中精髓,但到頭來原來也只是我們四人對你們期望過高,想變強不是小朋友玩泥沙,而是要下苦工不斷磨練鍛鍊,不斷從失敗中學習檢討再變強,看來你們也是止步於此水平好了,我們走吧,不要再白費別人的心機和時間,日後我才再來向你們對歉吧師兄。」

「慢著,兄弟,不斷在比賽中學習進化不是我們一直都做的事嗎?一路走來的對手,不論是章他們,還是吳縱王八蛋,抑或是黃昏惡鬼幫,甚至眼前的中年大叔,每次也是絞盡腦汁去想方設法去取勝,不是有句歌詞是『仆街啦,日夜鍛鍊去取勝』嗎?怎麼今天在這裡我們會遺忘了?還有最後一球,我們一定要打一個精彩的反擊!」早鼓舞著他的兄弟兼隊友敏和星,把他們從頹勢中再次拉起來,「我已想到了最後的對策。」

一輪騷亂過後,士氣又再次振作,而且帶著早最後的戰術迎接最後一擊,是被炒還是絕地反擊,就看這最後的十數秒。



最後的攻勢,發球的是鏢頭,第一個接球的是站在左面的黃蜂,在傳球後,鏢頭本想跑到禁區接球,奈何星用盡全力把他擋下,Tiger見狀,由本身跑往葫蘆頂接應頓時改為跑去左面三分底線,而這亦是在早的計算之內,「他們的走位通常也是一個入禁區一個升上葫蘆頂,只要阻止入禁區,另一人一定會跑到對面接應,不會按兵不動,這就是我們的機會,只要……」Tiger在途中亦被早全力的擋住了,未能趕往目的地,「只要把他也擋下,傳球路線便會斷了,此時持球的人只有自己得分這選項。」黃蜂眼見不能傳球,便只好自己面對敏的防守。

目前為止,這一切也正如早的戰術般運作著,但接下來才是關鍵。「他們不會永遠被我們擋著,他們會繼續移動走位,甚至單擋為持球者製造機會,真正令我們學會三角戰術改的時間正是此刻,因為要靠自己預判走位的最佳路徑,我們能成功堵截便證明我們掌握了它。」果然鏢頭和Tiger也開始跑動找空位,而星和早亦像貼身膏藥般如影隨形,正確的說應該是比他們早一步站到有利位置,令三角戰術改分崩離析,不能發揮功效。

「一下子進步了這麼多,果然沒看錯傳人,但我一個對你也綽綽有餘。」黃蜂雖然驚訝他們的進步,但信心沒有丁點動搖,打算自己得分結束比賽。

「一對一當然未必是你對手,」說畢敏後退一步以防他的突破,「但我背後有的是好隊友做後盾,三對一你必敗無疑!」黃蜂變向運球,重心先向右再向左,敏被他騙了半秒,要不是敏退後一步,肯定被他輕鬆晃過了。眼見未一下未能突破,他立刻背後運動把突破的方向再次轉移,敏反應快來得及防守,他便再crossover把球收回,然後一個小步step back作勢射球,把敏騙得向前飛撲,此刻他才快速運球過了敏,但早卻早一步在這等待黃蜂的進攻,他以熟練的步法轉身過了早,眼同時也看了一眼隊友們,怎料他們仍然被嚴密防守,不能傳球,黃蜂只好順勢上籃,球往上升,向著籃板飛去,結果會是打板進籃完結比賽,黃蜂正想享受勝利的榮譽,卻見到球突然方向一變,往星的方向飛去。

「Nice block,早!」星大嚷然後接球,然後把球傳給一早已跑了出三分線的敏,準備反攻。



「好了,比賽結束,恭喜你們獲勝了。」崔sir此時站出來把比賽中止了。

「為什麼?」早他們同時發問。

「因為你們已經掌握了這絕活了。」鏢頭開懷地笑著說。

「由你們能守下這球開始,比賽便已經結束。」崔sir說:「這是師兄們事前決定的。」

雖然一分未得,但比賽卻由早、敏、星三人成為最終大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