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傍晚的球場人特別多,平日的上班族和學生們在這天也愛到球場出一身汗,抒發平日的鬱悶,難得的是連平日的鍵盤戰士和一些對籃球興趣不大的人也齊集區內這個酒店附近的球場湊熱鬧。無他,只因今天是近日網上熱論、進佔各大討論區體育版的置頂帖、甚至有人為他開專頁和IG,不足一星期已收獲超過二十萬followers、已連勝十六區的挑戰者Project B大駕光臨的日子,雖然他們沒有做任何宣傳和公關,但為他們瘋狂的球迷一早已鋪天蓋地的替他們宣揚了,對挑戰者Project B而言是好的,因為越多人關注他們,對他們行動的成效越大,而他們也樂得輕鬆,不用處理繁瑣的宣傳功夫,只專注打球。

「差不多六時了,作賽的兩隊還沒出現,是改了地點嗎?」

「是不是有一隊投降所以取消比賽了?」

「名氣大了所以耍大牌了嗎?」

一早到場圍觀的群眾開始鼓譟,議論紛紛,忽然有人大喊倒數:「十、九、八、七、六……」



倒數期間,數十米之遙有六個人影出現。

「五!」人影開始清晰。

「四!」有人開始歡呼大叫。

「三!」六人分開為兩隊,不再並肩而行。

「二!」兩隊分別由球場的兩個入口進場。



「一!」群眾散開,讓他們到自己的位置放下行裝。

「零!」眾人尖叫不斷,兩隊在場上站好,準備開始比賽。

「一來就比賽,他們不用熱身嗎?」有人好奇的問,但這問題是沒有答案的,因為除了比賽的六人,在旁的觀眾根本無人知道答案。

「阿大、阿二、阿成,想不到我們這一站的對手真的是你們。」章說。

「這一區除了我們,還有很多人想跟你們比賽,但教曉你們的是我們,所以他們就讓我們做代表。讓我們看一下你們的成長,是否真的能滿師畢業。」阿大說。



「好吧,舊剛才在餐廳也聚了,落場無父子,有其他要說就留待比賽後吧!」武鬥志滿滿。

「好!廢話不多說,先比賽,觀眾也等得不耐煩了。」阿二回答。

街場不明文規定,挑戰者都是先攻的,所以挑戰者Project B先發球,對於這一戰,他們不敢鬆懈,過往輕鬆的表情不復見,畢竟對手是他們的師傅,對他們的習性、進攻套路和板斧也知得一清二楚,稍有不慎形勢便會逆轉,很有可能輸掉比賽,之前的所有也功虧一簣,付諸流水。

同樣地,對於師傅隊,他們的情況也一樣,而且他們還有一個隱憂,是直接影響比賽結果的關鍵。

比賽一開始,球便落在章手上,而防守的是阿大,兩隊皇牌的對決,雖然章身形佔優,但在阿大身上沒有得到半點好處。章雙手持球,右腳試探步想找缺口,可惜所有缺口也被堵失,雄見狀立刻上前支援單擋,怎料卻導致阿二有機會來包夾章,令他無法動彈,混亂中章勉強找到空位把球傳給雄,但阿二迅速回防攔住雄,令他只在原地運球。

「給我!」武話音一落,球便到手,魚蛋炮台上了膛,準備發射,雙手一舉,整個射球動作做得很完美,畢竟已練習過萬次,分毫不差,球完美中的,但得分的卻是師傅隊。原來在武上膛的一刻,球便被阿成拍掉拿到手了,他趁著武射球的空檔跑了出三分線,然後用拿手的勾射把球投進了。

圍觀的人對此無不表示驚訝,肥壯的身軀卻有著不合常理的矯健身手,而且是輕鬆的從出手速度極快的魚蛋炮台手上盜球得分,「這比賽真有看頭」、「精彩」、「厲害」等驚嘆和讚美聲在場上不斷湧現,只需一球,足以收服在場人士的心,這就是章開球前說的形勢逆轉,雖然只是剛開始,但這比賽因為球迷的變心令到難度大增。

讚美聲之中,比賽繼續,阿成把球傳給切入禁區的阿二,雄正準備招呼他,阿二插花運球從右面突入,雄立即橫移步阻止,而阿二隨即把球往後拉,令兩者距離一個身位變成兩個身位,輕鬆投籃擦板得分,雄跳起也阻止不了,就這樣輕鬆的被領先兩分。



「慢慢來,不要急,最緊要冷靜,看清楚才出手。」章安撫隊友們。

「尊師重道、敬老也夠了吧,你們應該是時候認真了,雖然你們這次挑戰的用意我們也清楚,但若不是盡自己全力達成的話,我想大概也得不到預期的效果吧!所以我們是不會放水的,這比場對你們有意義,對我們也別具意義,堂堂正正的來一場傳承戰吧!」阿大對章他們訓話道。

「那我們也不客氣了,小心一點別被嚇怕!」章笑著說。

比賽再開,但場上氣場已大不同,就像是第二場比賽一樣,兩隊皇牌也再次對戰,只是攻守轉換罷了。

阿大的運球變幻莫測,要盜球不是容易的事,而他射球也是百發百中,不能走漏一眼,而其他的球員也不敢來協助,以免造成失誤。幾個運球假動作後,阿大使出他拿手的過人絕活,他一步飈前,把球從章的左面彈地傳向前面,而自己卻由章的右面過了他,在章身後再接球然後跳投,瀟灑的得分,這招章不是第一次面對,但依舊是被輕鬆過掉,不能反抗。

三比零過往是挑戰者Project B領先別人的分數,但今天卻是被領先的分數,對於認真比賽的他們是頭一遭,球迷們都顯得憂心忡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