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章他們認真了,但在比賽上也沒有得到一點甜點,相反是持續陷入低迷,這也難怪,對手是自己師傅,而且被領先三分,心理上無形的壓力實在太大,一般人是難以衝破的,但作為要挑戰全城的隊伍,這點障礙是一定要克服的。

「媽的,真是惱人,我要打爆他們!」武心急如焚,按捺不住怒火,整個人變得衝動起來,阿成一接球,他便顯示防守的侵略性,不斷嘗試盜球,但身經百戰的阿成完全不把這放在眼內,還語帶挑釁的提醒他說:「你是想讓我輕鬆過掉你嗎?」

但眼睛變成火焰的武完全無示了提醒,依然故我,阿成看準他伸手盜球的一瞬間後手運球把武留在了三分線上,一直運球至籃底,雄心知不能遠離阿二但身體卻很誠實的走了去補防,結果是怎樣也不用多說,比分由阿二改寫成四比零。

「你冷靜點,火遮眼、衝動是會導致輸球的。」章對武說,絕對的威嚴令武成了搖尾巴的小狗。

「下球就到我們進攻了,雄你要準備好,你是第一個得分的人。」章口裡說著,手在比劃著戰術走位。



阿成也和隊友們討論:「王章他好像成長了很多,有一點領袖的風範,但還是有點嫩,阿大你要在這比賽中傳授最後這一課給他了。」

阿大點點頭,心裡有著自己的盤算。

皇牌再次對決,這一次章的防守較之前的更具壓迫性,但阿大仍然遊刃有餘,未有因此而失誤,不過明顯的看得出他運球有所顧忌,不再肆無忌憚的過人。

章也看到這些微的改變,但他一點也不敢怠慢,全神貫注在防守上。逐步的壓迫,把阿大逐漸誘導去右面的死角,他也發覺到了,但隊友全在弱邊被盯死防守,沒有人能接應傳球,圍觀的人看得手心冒汗,替阿大著緊起來;而挑戰者Project B的球迷則看得磨拳擦掌,認為最期待的畫面終於出現了;而作為場上對手的師徒,他們卻沒有半點感覺,因為他們明白,無論在什麼位置上,只要一不留神,攻守便會轉換。

而這回合的優勝者是阿大。雖然在死角,但他臨危不亂,後手運球把球從章的右手面閃過,而自己則在章的左手面跑過,然後再接球兩步上籃,此時雄前來攔截,後面的章也試圖從後封阻,阿大瞬間判定放高籃擦板,但球輕輕揀過章的中指,一點點的軌跡改變角度交錯,球彈出了籃框,而雄亦再轉身起跳搶了籃板球,快速彈地傳到了在三分線的武手上,而武也沒有黏球,持球不足一秒便把球傳到已跳起的雄手上,阿二起跳也已經為時已晚,雄alley-oop得分破蛋。



此球令觀眾氣氛熾熱開來,亦令章他們士氣大振,「這一球之後,所有東西也會重回軌道,做回我們自己便可。」章霸氣道。

「但要留意一點,他們的防守必定會更認真,所以慢慢搓球,傳到有空位才進攻,畢竟街場沒有進攻時間,多花時間組織也沒關係,組織時間越長,對手越心急,到時出現失誤,便是我們的機會。」章補充。

章把球傳給武,武好像沒有把章的指示聽在心裡,一接球便擺出射姿,阿成想重施故技,怎料此次武是假動作,把阿成fake起了,然後快速運球突破上籃,阿成畢竟也是老江湖,被騙了也沒有顯露頹勢,立刻轉身賞武吃追魂鍋,這是阿成的成名絕技,和他比賽過的人無一未嚐過此鍋味道。

球雖然被拍走,但混亂追逐間,球仍是回到章手上,在三分線外帶球切入,阿大貼身膏藥般防守著,章難以擺脫,唯有把球傳給罰球線的武,武也面對著巨大防守壓力,迅速把球傳給禁區的雄,雄雖然在身高上有優勢,但也不敢輕舉妄動,持球不足一秒便把球傳到沿三分線跑來的章手上,阿大慢了零點一秒,章見機不可失,立刻使出看家本領──仆街射波法,球直直的奔向籃板打板入網,追成二比四。

支持挑戰者Project B的觀眾開始多了,而網上直播的收看率亦直逼三千人,更有人在社交平台開了投票帖,投票和留言的人也有數百,算是盛況空前。



「這一招看來你是練成了,好樣的。」阿大盛讚著章,而章也點頭回應。

「讓我來挫一下他們的銳氣!」阿二也認真了。

落後要追分的時候,基本上球也是傳到章手上,由他決定誰出手,這次也不例外。章接過球後,再次指揮各人走位和單擋,但都一一被師傅隊瓦解,而幾次走位換防之後,章和阿二對上了。

對比起籃板球,阿二的盜球才是拿手好戲,簡單直接便把球拿到手,他最擅長預判球的位置、落點、流動以及離手再回到手上的時間,這造就到他成為出色的盜球大師,甚至曾經有人把他的盜球拍成影片合集,命為阿二十大盜球,觀看人次好比明星的MV。

這次阿二盯上了章,章運球也立即調整了姿勢,以免被盜,就在他crossover的一刻,阿二把手放在球回彈的位置上,球輕易便被盜走,完全沒有任何花巧招式和預兆,阿二拿到球後,後手便把球傳給阿成,他再以勾手射入,擴大比分到五比三。

好不容易得來的士氣,因為這一個攻守轉換而消耗了,但武和雄眼中仍然有團火,畢竟他們深信章會帶領他們邁向勝利,而章也一直扮演這個角色,無數次引領他們與勝利女神見面,但這次很明顯看得出他有一點動搖,雖然口裡仍舊鼓勵隊友,但說話的語氣和信心明顯不如從前,阿大看在眼裡,決定用接著的進攻來定勝負。

比賽再開,阿大主動要球,然後叫阿二和阿成散開,好讓他打isolation,和章1 on 1。

「作為皇牌,」阿大開口對章說:「是背負整隊的勝負,順境時令隊友發揮更好,逆境時站出來扭轉劣勢替隊友打強心針,有些對決是不能逃避的。」



說完便使出他最強的過人絕招──瞬身之術──無任何多餘動作,純粹用速度,配合腳步,壓低身體,彷彿突然在眼前消失,瞬間又出現在身後,章被這一招驚呆了,應該說全場也被他這一招嚇呆了,但這只是第一式,要緊接著第二式才算完整完成。

阿大伴隨著瞬身之術的衝刺力,順勢跳起投籃,這一跳比平時跳得更高,投籃的力度也較大,回轉數也多很多,所以拋物線也比平常高,一般人難以防守,而球也分毫不差的穿針,這便是第二式──螺旋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