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比三的比分對挑戰者Project B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的發展,即使輪流得分,最終也會輸掉比賽,而且是把之前的十六場勝利也一起葬送,他們之所以把這區放在尾二作賽,就是想用破釜沉舟的決心去爭取勝利,不過照現況看來,除非有神蹟發生,否則獲得這次勝利也只是空想。

「作為皇牌……嗎?」章腦裡一直迴盪著阿大的這一句說話。

雖然表面上依然認真的防守著阿大,但作為曾經的師傅,他一眼已看穿章的腦和身體分離,各自運作,為了能在這次比賽中令章再度蛻變,他決定開口提點一下:「用身體條件反射去作賽正常是最好的,因為反應最快,不用經過大腦再傳送訊息指示行動,但大前題是你要100%投入比賽,而不是分心胡思亂想。」語畢阿大立即跳起jump shot,再進一球,師傅隊已遙遙領先四分。

「無錯!作為皇牌首先得100%投入比賽,想方設法獲取勝利,在最危急時刻要挺身而出,穩定軍心,現在武和雄的信心也被磨蝕得七七八八,我還不跳出來接管比賽,等於宣判比賽提早完結,這絕對不可發生,我們是不會落敗的!」章想通了,面帶自信的微笑,眼神中看出無窮鬥志,比賽還有懸念。

「哈!果然無令我失望,讓我看看醒覺的你是如何打球吧!」阿大滿意的笑,然後也認真的運球進攻。



籃球是團體運動,三對三的比賽,除了對位的人外,場上還有四名球員在走位,但此刻場上彷彿只得阿大和章在對賽,其他的人如消失了一般。

「和你下個戰書,這球我會成功防守,然後再得分,而且是連續兩分,我要打倒你這皇牌!」章把自己逼上絕路,務求將潛能也逼出來。

「有意思,皇牌從來不會拒絕別人挑戰,而且會一一取勝,就看這世代交替是否順利!」阿大爽快答應。

兩人的戰意把球場點燃起來,球場升溫,連網上直播平台的讚好數也節節上升,留言討論過千條,這次兩人也不容有失,要施展混身解數,把對方徹底打垮。

阿大能突善投,防守不能太近也不能太遠,要拿捏準確位置不容易,而且不能輕舉妄動,主動出擊,否則一霎眼的時間便會被過掉,要守得住這球,唯一辦法是令阿大失誤,有機可乘,但談何容易,要令賭上自己名譽的人在場上犯錯,是天下間一等一的難事,所以章決定反其道而行,正所謂欲擒先縱,先設一個陷阱,無意地故意露出破綻,待阿大進攻時的一刻鬆懈來定第一回合的勝負。



為了要演得自然一點,章特地防守了很久,然後顯得有點不耐煩,嘗試盜球。

「盜球從來都是賭搏:賭贏,得分;賭輸,失分。但這是我設計的局,所以最後得分的一定是我。」章伸出右手去盜球,把阿大的運球手由右手轉到非慣用手左手,然後在阿大想突破前的一瞬間,整個人往右後角跳一小步,剛好擋在阿大前面,阿大冷不防章有此一著,整個人打了一個突,章瞄準的就是這零點幾秒的空隙,這足以讓他把球拍走,然後再去爭搶球權。

直線跑和轉身再跑的結果顯然易見,球落在章手上,是一個精彩的攻守轉換,在場的人報以如雷掌聲,而武和雄也興奮得大叫大嚷,章亦沉重的說:「第一回合是我勝了,第二回合現在開始。」

「果然有點本事,我萬萬想不到是利用我條件反射而設陷阱,看看接著的第二和第三回合你是否也能夠拿下。」阿大戰意正濃,防守也更給力。

章持球在手,想以快打慢,畢竟運球越久,破綻越多,但又不能輕舉妄動,否則斷送這進攻機會,下次要再在阿大手上盜球簡直是天方夜譚。



章故意用非慣用手左手運球,希望可以搏得阿大主動盜球而騰出突破空間,但好歹阿大也是千錘百鍊的籃球手,章的詭計理所當然的落空了,但這都在他的計劃之中。

章繼續用左手運球,由三分線來到罰球線,到達他擅長的射程範圍,到這裡阿大不再放行,章也準備好了。

「萬事俱備,東風也來了!」章說完便邁出右腳往左上方突破,阿大立即橫移步往右阻擋,而章的左腳此時亦跟上,阿大眼看章快要從右面突破,便把整個人的重心也移到右面,試圖阻擋,誰不知章的左腳移動到右腳旁便停下,然後雙腳發力輕輕一跳往右,左手亦順勢的將球用後手交到右手上,右面光明大道暢通無阻,章運球上籃,輕鬆取得一分,比分追近成四比七。

武和雄欣喜若狂,立刻上前抱著章,就像得到NBA總冠軍般興奮,差一點要開香檳慶祝。

「進步不少,這球很精彩。」阿大雖然被過但不失風度。

「還有一回合,我是不會放水的。」章完全醒悟,使出全力,要承接皇牌之名。

比賽再開,球交到章手中,章和阿大的對決再開,其他人也知趣的走到場的兩側,這次章以三脅勢雙手持球,久久沒有拍球,只是不斷的用試探步尋找機會,而阿大也向他施壓,不斷干擾他。

終於章邁出了進攻的步伐,不過並不是向前邁,而是向後退,即時和阿大空出兩個身位,正常人見狀會立刻衝前跟緊防守對像,但這只會正中下懷,而阿大深知這不是他的的射程,所以沒有跟上,採取以不變應萬變的策略,先看清楚再防守。



「沒有跟上來就正好,這距離正好足夠我加速。」章心想,然後下一秒便立即行動。他右手運球徑直向右面強攻,阿大立即往左移防守,但這次他有些少顧忌,並沒有整個人連重心也向左移,但世事往往是始料不及,這次章完全沒有變向的意思,只是一味的向右突破,沒有整個人連重心移動,加上章的加速距離,阿大根本截不住這次進攻,所以最後章也突破了防守,但章這次衝力太大,停不住做跳投,上籃也控制不好力度會彈出,正當眾人認為此球必不中之時,只有阿大笑著拍手,因為他知道章會用仆街射波法作finishing得分,因為這樣的衝刺力,正是仆街射波法的先決條件,他知道自己輸了,輸得心悅誠服。

「果然我也是老了,是時候要交棒了。」阿大帶點唏噓又心滿意足的對章說,「但比賽還沒有認輸的打算,到最後獲勝的依然是我們!」

「哈,走著瞧!」章不甘示弱,還以顏色,但也是笑著說。

五比七,只剩兩分便追平,而武和雄的信心亦再次回復,但同時間,阿二和阿成亦對他們虎視眈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