節奏緊湊的比賽往往有令人窒息及時間過了很久的錯覺,但實情是比賽只過了十餘分鐘,隨著時間的推移,球場的街燈也發出了微弱淡黃的光線,為這最後的對決加添一層懸疑感。

球由武發出,理所當然的傳到章手上,但在剛才的數個攻守當中,章和阿大也耗盡了氣力,要花點時間恢復,但雄和武一直養精蓄銳,章向他們打了一個眼色,他們便動起來跑位找空檔。跑位過程是很容易做成錯對防守的,所以這一跑,防守雄的人由阿二變成阿成,身高上面雄佔了優勢,而且亦在禁區拿了身位,章二話不說把球高吊給雄,信心滿滿的雄先以假身騙了阿成,然後轉身由空位溜走上籃,可惜阿成不是泛泛之輩,而是身經百戰的前輩,雖然被雄開溜走了,但他立刻從後補球,把球封了出界,幸保不失。

挑戰者Project B再次發球,這次章把球傳給了在三分線的武,武接球後,完全沒有運球的意思,他屏住氣息,雙腳蹲得比平時低,就在阿成趕到防守之際,他把球射出,而拋物線也比平時高了不少,阿成怎跳也封阻不到,球直穿空心框,把比分改寫成六比七。

「終於懂得跳投,你也在這場比賽裡成長了,武。」阿成欣賞道。

「總不能沒有貢獻,畢竟我也是十六連勝的功臣之一。」武以一貫的認真態度回應。



「這球要到我得分了,不能讓你們兩個專美。」雄故意放聲說。

果然,這次進攻,章把球交給了雄,面對著阿二,坦白說,雄是沒有十足把握,他運球也有所顧忌,發揮不了平時的水準,章看不過眼,決定去協助他。他在阿二的左面設了單擋,而雄也立刻利用單擋想過掉阿二,但阿二並沒有掉落陷阱,他跨過了章的單擋,令雄與他的距離縮減到不足十厘米,而雄也被嚇了一跳,停了下來,在這不足一秒的呆滯時間,阿二伸出雙手把球由雄的運球中拿了過來,然後把右腳踏前一步出了圈的同時,也轉了身直面籃板,下一秒便見他已經起跳上籃,再下一秒球已落地,比分也變成六比八,動作迅速且連貫,令全部人都嘖嘖稱奇。

抵住對方反撲的氣焰,再得一分穩定軍心,控制比賽節奏,這球簡直是雪中送炭,將師傅隊從水深火熱之中挽救出來,這就是阿二的特質,給予別人希望然後再奪回,令對手的希望變為假希望,藉此摧毀對手剩餘的鬥志,親手扼殺對手的餘燼火苗。

阿二在此刻引爆了自己對這場比賽勝利的慾望,接管了比賽,下一輪的進攻依然由他發起,而雄當然也打醒十二分精神來面對,因為再失一球的話,比賽便再難以扭轉。

阿二先一輪運球插花,從中找出雄的破綻,但雄不為所動,所以阿二決定把行動升級,直接過掉他。他運球往左,然後後手把球轉往右面,同時左腳也跟上往右,半邊身抵住雄,再加以左手按住他的腰,封印住他,使他不能轉身,一下子便突破了,當雄恢復自由後,從後追趕想賞阿二一個追魂鍋,但為時已晚,球已被灌了進去,但雄防守心切,衝力極大,跳起封阻,雖然未能成功,但他卻控制不到在空中的自己,最終和掛在籃框上的阿二撞上了,雙雙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