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倒在地上,本來鬧烘烘的球場一下子變得死寂,只餘下沉重的呼吸聲,兩人的隊友紛紛圍上去扶起他們,雄很快便站起來甩一甩手腳表示自己無大礙,不過阿二卻一直側身抱著右腳,狀甚痛苦。在確認雄無事後,章他們也來慰問阿二情況。

「初步來看,他應該是落地時扭傷了右腳踝,但還是去一回醫院檢查會好點。」經驗豐富的阿大初步診斷完下了結論:「這次比賽我們棄權了,勝利屬於你們。」

「勝負暫且放下,現在最緊要是阿二的腳的情況,快點去醫院吧!」章急切的道。

此時,痛苦的阿二首度開腔:「我的腳應該傷勢不輕,短時間再比賽是不可能的,你們的大計不能延誤,這次我們不能再作賽,是我們敗了。」

雄聽罷開始自責起來,不斷對著阿二賠不是,而阿二亦發揮前輩的胸懷,苦笑著安慰道:「大家都是為勝利拼盡全力,受傷誰也不想,又不是故意的,不用自責,畢竟是意外,不能怪責誰。」



雄聽後顯得更加自責,同時也把這責任承受起來,默不作聲。

這場全城矚目的比賽,就以這個碰撞作結,球迷雖然耳猶未盡,但比賽如此激烈,也足夠茶餘飯後討論數天了。

------------------------------------------------------------------------------------------

「阿二,你腳情況如何?嚴重嗎?」骨科病房的寧靜被早的大叫大喊破壞了。

「還未死,只是包紮得很誇張,石膏模令我行動不便,而且不能搔癢,但卻成了我的獨家簽名板,你趕快簽一個。」阿二邊開玩笑邊遞上筆,看見阿二的自嘲,早的憂慮也一掃而空。



「只是……」阿二突然沉重了,但還是語帶平靜:「醫生說我十字韌帶斷裂,要進行手術,而之後的活動能力只有約七成,籃球還是可以打,但沒有之前的爆炸力而已。」

阿二能這樣平靜淡然的說出,想像得到得知這消息時的他是如何激動,經歷了多大的天人交戰,最終才逼於無奈,默默接受。

「只要手術後物理治療做多點,肌肉鍛鍊多點,應該會和之前一樣的,不會有影響。」早為了安慰阿二,說了一些看似有道理,但可行性不高的說話,阿二聽罷也只是笑一笑,沒有回話。

探病的時間有限,人數也有限,寒暄一番後早也離開回家了,因為他要備戰星期六的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