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網上直播大戰後的數天裡,學校的熱門話題都是圍繞著那一場比賽,在學校聽到「你有沒有看那場比賽」、「腳傷了的人情況如何」、「那射籃很強」、「那球回旋很快」、「比賽以這原因結束太可惜了」等等的聲音甚至比「老師早晨」、「老師再見」還多,連一些平時不喜歡籃球,或是根本不知有這場比賽的人也為了避免被邊緣化而特地去視頻網站重溫,亦因為這原因,最後一場比賽的關注程度成幾何級數上升,因為最後一站是自己附近的區,很多同學也相約去看一次現場比賽,美其名為自己區加油,實際上是打卡在社交網站分享炫耀。

「這次比賽氣氛如此刺熱,我怕到時我會怯場發揮不好……」在校園人跡罕至的花園,早憂心忡忡,對星和敏說。

而敏也顯得有點擔憂,因為他和早的想法近似,怕影響發揮,落敗了被怪責。

相反星卻格外興奮,幹勁十足:「Hey bro,我們根本不用怕,對手我們熟悉得很,而且我們也有新絕招,取勝易如反掌,我只擔心到時贏得太輕易,我的英姿被廣泛流傳,擁躉太多太受歡迎,令我不知如何面對他們的熱情,萬一他們爭風呷醋,為見我而大打出手就麻煩了。」

聽畢星的妄想,早和敏先互望一眼,然後忍不住大笑道:「哈哈!想為MVP稱號洗底嗎?」星不好氣地厲了他倆一眼,然後扮了一個鬼臉以示不滿,二人也不甘示弱,一左一右夾攻他,不斷朝他腰間和胳肢窩作搔癢攻擊,三人扭作一團,笑得份外開心。



「三個男人在公眾地方摟摟抱抱,是hehe的節奏?」梁詩情突然憑空出現,身後跟著數位女同學,嚇得他們三人連忙彈開九丈遠,以免被誤會。

「我知道你們三人將會迎戰,她們知道後也紛紛要為你們打氣,所以我帶了她們過來,誰料到竟然撞破你們的『基蜜』事情,真不好意思。」佻皮的梁詩情還特地把「機密」兩字說得特別大聲和緩慢,顯得這才是重點所在,令人聯想為「基蜜」。而在旁的女同學也摀著嘴忍著笑,早他們百辭莫辯,只好尷尬的否認。

一輪擾攘過後,小息完結的鐘聲響起,打氣的同學說過「加油」、「努力」、「我們支持你」等鼓勵說話後,各自也回班房上課,現場只剩下梁家騎士團和他們的公主四人。

「有些說話我一定要先和你們說,」梁詩情神情凝重,煞有介事的說:「星期六的比賽,我個人上不希望你們去,因為我知幕後黑手是誰,目的是什麼,所以不想你們牽涉在內。」

「我知這次是你們期待了很久的比賽,因為對手正是你們的好兄弟,而且也是披荊斬棘,一路戰勝區內其他好手才獲得機會代表出賽,但這次的後果太嚴重了,我不想你們雙方任何一人出事。」



「究竟是什麼事,說得那麼嚴重?我們只要取勝就好了,只是一場比賽罷了。」

「不是如你們說的那麼簡單,背後隱藏的事實在太多了,本來聽傳聞我也不相信,但後來找貝迪格追查後才發現事情毫不簡單,我能說的事情只有這麼多,其他的事情只有我才能處理,但我真的希望你們不要去。」

「我們一定會去,男子漢大丈夫,不會輕易退縮,你有什麼難言之隱可以直接和我們說清楚,一人計短,二人計長,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我們一定可以解決的。」

「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事情遠超你們想像,只有我才能解決,走吧,遲到了。」

這段莫名的對話在他們三人心中種下了疑問的種子,但他們知道,一切要直到比賽完結才能成熟收割,現在他們也沒有閒暇功夫去理解研究這事情,畢竟他們在星期日把區內的各路高手都打敗才贏得這次比賽的出戰權,他們是不會白白棄權的,因為他們是身負區內所有籃球好手的希望而出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