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轉星移,時光飛逝,最後的一場比賽將於今天下午四點展開,而場地正是他們六人留下不少汗水、腳毛的北村主場,一眾好事之徒在正午已陸陸續續抵達場地霸佔有利位置,目的是要見證開埠以來第一個十八區連勝冠軍誕生,無錯,觀眾基本上都是一面倒支持挑戰者Project B,畢竟他們也是這區的出產。

在比賽開始前的數小時,早和章等六人不約而同地去探訪阿二,兩隊人馬並沒有觀眾預期般的火藥味,反倒是「攬頭攬頸」、「friend過打band」,無他,誰叫他們是相識十餘載的老死?

「你們這次的比賽,我聽到了一些有趣的傳聞。」萬萬想不到早會在此時吐出這句:「但我打算在比賽結束後才求證,我不想因此事影響難得認真的比賽心情。」

「好,反正就算你不問,待今天我們拿下比賽後也會向所有人道出原委,你們也不必急於一時。」章霸氣回覆。

阿二在床默不作聲,因為他知道箇中因由,只好勉勵他們盡力打一場好比賽,好讓他能夠欣賞徒弟們的成果,然後自嘲般附上一句:「千萬不要扣籃!」



眾人笑作一團,傾談了良久,見時間差不多,便聯同阿大和阿成,一行九人一同前往最終舞台。

雖然是一起動身,但由步出阿二家門開始,他們雙方已進入「作戰mode」,中間隔著阿大三人,分別開起作戰會議,談起戰術,一直到球場為止。

往日人煙稀少的球場,在今天變得車水馬龍,水洩不通,四周架滿了單反大炮相機和數碼電影攝影機,有些人則拿著手提電話和運動攝影機,場面何其壯觀,人數之多,足夠把架A380空中巴士也坐滿,要不是有人認出他們九人,讓出一條路,恐怕到晚上七點也未能擠得進球場。

進場後,兩隊人分別在兩面場熱身,有一些網絡紅人自動請纓擔任起記者角色,分別訪問他們六人以及一同進場的阿大他們,更有一些人用打吡大戰來形容此次賽事,由小小地區之戰躍升為城中熱話,當然被一些賭性甚大的人拿來作為賭局,而熱門當然是連勝十七場的挑戰者Project B。

今日天陰有雲,吹和煦微風,是最適合運動的天氣;繞著球場的花草樹木拼命散發著自身的香氣,為球場令人窒息的緊張氣氛稍作舒緩。



訪問、拉筋、熱身過後,時間剛好來到四點,全場人很有默契地倏然安靜,靜靜看著兩隊代表來到中圈,他們細聲交談後,好像得到共識,一起走到一面罰球線上開始輪流「jump波」,有些觀眾感到大惑不解,「不是挑戰者先攻嗎?」終於有人忍不住發了聲,曾經有位心理學家說過,如果有人先打破規舉而沒有懲罰,其他的人也會一起打破,而最終整件事情便會被合理化,而這一聲也有異曲同工之妙,就是這一聲打破沉默,觀眾開始討論起來,直到有位主播走去訪問阿大原因,眾人才恍然大悟。

「因為他們兩隊都是由這一個球場開始籃球生涯,而且都同屬這一區,所以在他們心中,這根本不是什麼挑戰者應戰者的關係,單純只是他們六人再平常不過的比賽切磋,只是今天觀眾比較多而已,所以他們決定用一貫街場規舉,『jump開波』。」阿大的解釋,就像他剛才在他們兩人身邊聽到他們的對話般詳盡。

輪流「jump波」的結果,由星射失作結束,進攻權首先落在章那邊。

「射球依然是你的弱項。」武笑著說,這笑並不是對對手的嘲笑,而是朋友之間的互相取笑,這場最終比賽亦拉起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