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甫開球,便決定單打,所以check ball後便自己面板單打早,對位的早很清楚他的打法,能投善突,加上比早肉厚的身型,要阻擋並不容易,但始終越近籃框命中率越高,所以賽前早、敏、星三人的戰術討論也決定放投不放突,盡量不讓對手進顏色地帶,因此早防守章也有一步之隔,慎防他的突破。

身經百戰而且打遍全城無敵手的章也絕非省油燈,既然放射,他當然會以射球作這回合的終結,不過簡單的jump shoot面對早的防守是很有危險的,所以他運球數步接近罰球線後,俯身一跨步裝作突破,早立刻整個人後退一步作應對,怎料章跟接這一誇步後是step back,瞬間把和早的身位拉開接近三個,毫無威脅的情況只下輕鬆出手命中,領先一分,在觀戰的群眾也報以如雷的掌聲和歡呼聲,整個球場彷彿地震了一秒。

「怎樣,不打算認真嗎?」章挑釁早。

「比賽才剛開始,怕你們輸了會哭,才讓你們有數分『墊底』,不用被我們『炒蛋』。」早立即回擊。

畢竟球場上除了球技的比拼,垃圾話的心理攻防戰也是影響賽果的要素之一。



稍稍落後一分的無限覆桌三人組在防守上表現得更積極,防線拉開了,對禁區的保護沒有之前嚴密,章和雄也看到這一點,於是他們打了一個擋拆,雄把早擋住了,星換防看管章,然後雄再落底入禁區,接到章的傳球,面對mismatch的早,儘管星旋即回來協防也晚了半步,雄半勾手射籃得分,挑戰者Project B暫時領先兩分。

「恐怕被炒的是你們吧?」章再次以唇槍攻擊。

「不如我們自己內部比賽,看誰得分最多,應該比和他們比賽更刺激。」雄也以舌劍加入戰團。

「或者你們可以比一下誰失分最多,應該比你們的提議再刺激一點。」早以平底鑊作武器把唇槍和舌劍一一打走。

「讓你們每人先得一分我們才反擊,下一球你們除了武外誰也不能得分,我說的。」星不知在哪找到頭盔來戴著頂了他們一下。



落場無父子,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各不相讓,旁人不了解還以為他們有十怨九仇,其實只是他們太熟,所以更不想落敗,於是在各方面也顯得更狠。

章再以check ball打開戰局,由於他喜歡挑戰,所以特地把球傳給武,武在右面零度位潛伏多時,力度、角度、風向和風力一早已計算好,進入這狀態的武,除非直接block shot,否則射球必中,敏也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一早作好蓋火鍋的準備,誰料到武出手速度比之前更快,而且角度也為了防止敏的干擾而有所調整,因此敏預判到他出手也阻止不了,又再失一分。

「我們每人也有一分了,你們真的會認真嗎?還是已經認真了?」章不忘再調侃一番。

「我的射球是不會被阻擋到的,你想蓋帽也太天真了。」得到一分的武氣焰很大。

「哈,既然你們每人都有得分,那之後輸了也無憾吧。」早這次回答的信心又再高了。



「到目前為止還如我們所料,不意外,完全跟著劇本進行,多謝你們的友情客串。」敏並沒有被武壓下,反而整個人也顯得輕鬆了不少。

雖然落後三比零,但早他們卻詭異地顯得很有信心,觀眾也變成丈八金剛,同時在網上看直播的人也不停留言討論,預測接下來的形勢。

面對信心滿滿的三人,章他們絲毫沒有驚慌,他們清楚對手底蘊,只需要正常發揮便能取勝,即使有一個萬一,只要按賽前策略便能應付自如,根本沒有輸的可能。

章又一次以check ball作為開戰的硝煙,早回傳之時,也吞出一句:「反擊開始。」

章接球後早便立即上前封鎖他的行動,貼身的防守,務求盡可能消耗對方體力和逼出失誤。章以背脊頂著早以保護球,同時掃視球場隊友的舉動,雖然有走位,但都被貼身防守,要傳球也不易,縱使武和雄先後走出葫蘆頂想作「駁腳」,但敏和星也緊跟不放,把傳球路線隔絕,章只有單打一路可選。

「這樣高強度的防守,你們可以維持全場嗎?」章抱著懷疑的問。

「那你們有足夠體力全場不斷跑動擺脫我們嗎?」早以問答問,雙方互相試探。

「看來你們視死如歸,不會輕易讓出勝利。」



「這是當然的,你很清楚我為人。」

「那麼大家先放下私人情感,來一場大戰吧!」

「這話我正想和你說。」

語畢,章用左手按著早的左腰轉身從右突破,由於是身貼身的緊貼防守,加上腰被按住,章一步便過了早,沒有任何假動作,早立刻施以回馬槍從後把球拍走,章沒料到有此一著,但也沒有任何遲疑便去追球,只是敏比他早一步把球沒收,或者說是球根本就是飛向他的方向,他只要站著便可,於是二話不說把球傳到在葫蘆頂的早,一個大空檔出現,早氣定神閒,瞄準後把球沿標準拋物線射出,直接穿針,甚至連球網也沒有碰到,就像直上直落般,追回一分。

「這陷阱還算可以吧?」早以勝利者的姿態問章。

「總算有一點點的驚喜,不過遠遠未夠戰勝我們。」章的回應也有王者風範。

「那看看我們的特訓成果再說。」星插嘴。



「特訓?真要見識一下。」雄回應。

星在葫蘆頂準備發球,敏和早也堆在右面的三分線和零度位,左面場空空如也。星把球傳給敏後,自己立即跑入鎖匙位要球,而背後的雄卻像高牆一樣在矗立著,敏以高吊球傳給星,星接球後嘗試用臀和背爭取身位,可惜並沒有成效,同時早和敏兩人交叉走位,早把武擋下,章立即換防,但敏機動性高一點點,讓他有機可乘跑向星的身邊接過球上籃,章和雄立即從後封阻,但卻撲了個空,因為球一直都在星手上,敏只是佯作拿球上籃而已,無人看管的星右轉身正面籃板,一來避開雄的二次防守,二來正面打板命中率更高,單手打板命中得分,把比分追成二比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