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球精彩,完全被你騙了。」雄對星讚賞有加:「不過不會有第二次。」

「因為你不會再有膽量防守我,哈哈。」星扯高氣揚,鬥志滿溢。

而現場觀眾也拜服星和敏的合作性,而敏的假上籃動作更把觀眾一起fake了,如果有現場回播,這球一定會被重播好幾次。

無限覆桌三人組得勢不饒人,憑著現場的氣氛站在他們一方,他們決定速戰速決,星再次開球,敏和早的站位也和上球相同,但他們知道同一方法不會再輕易得手,所以這次要有點改變,要加速一下。星把球發給敏後自己立即跑到鎖匙圈爭搶位置,而敏接球後沒有傳給星,反而是tip pass把球快速傳給早,然後再跑上葫蘆頂,早接球後打算繼續以快打慢,但對位的是章,不可能輕易過掉,所以他先做一個pump fake,章雖有一點猶疑,但身體還是很誠實,不過他也有所防備,並未跳起,只是腳跟稍稍離地,這歷時只有零點幾秒的空檔,顯然不夠把章一步過掉,但拉出空位射球還是很足夠,早趁這零點幾秒的時間,拍球往左橫移一大步,右腳跟上立即jump shoot,章也即時跟上,但始終慢了一點點,手指輕微擦到籃球,令球撞到後框,彈得高高的,雄立即box out星準備搶籃板,然而有幸運之神的加持,球彈起後直穿籃框,追至平手。

「真幸運……」早心想,敏和星也湊過來互相鼓舞一番。



「目前為止還和預計的差不多,分數上也能緊貼,接著下來要看敏的表演了。」早和星的雙眼同時看著敏,眼神充滿信任,而敏也點頭示意,充滿信心。

「想不到他們會懂三角戰術,不過你們不用慌亂,論合拍,我們雙方不相伯仲,但論個人技術,我們是更勝一籌,始終三角戰術需要一個單打能力很強的人才成事,只要把他們的王牌鎖起來,其餘兩角的配合便會變得單調,到時防守上再加點壓力,他們陣勢會崩壞,三角戰術便迎刃而解。」章冷靜分析,然後再分別指導雄和武應怎樣防守。

經雙方討論過後,球賽再次展開,這次發球的是早,而敏和星分別站在左右兩面的三分線,不像剛才一樣全站在同一邊。武見狀有點不知所措,章立即向他傳遞簡單戰術,武便如釋重負,眼神變得銳利。

早把球傳給右面的星,然後跑向敏的位置為他設下單擋,敏利用單擋把武擋開,跑向星手上接球,章立即換防,而星甩球後立即作為敏的單擋把章也擋下,讓敏進攻身高最高但速度相對慢的雄。

敏先用兩個crossover動搖雄的重心,然後再用變速把雄晃到倒退數步,敏見雄還未穩住陣腳,機不可失,立即運球衝過他,但雄勝在個子高,手腳也長得長,跌跌撞撞的還能勉強阻攔到敏的突破,但敏使出他的運球絕活,壓下身體減少風阻,並利用雄手的高度與地面形成的空位突破防守,球同時「通坑渠」出現在雄身後,雄想轉身追趕時,被早一早設下的單擋擋下,武再次換防追上敏,但敏已經進入上籃的節奏,武跳起想封阻,卻萬萬想不到原來敏是打算反手從左面上籃,球擦板入框,反先四比三。



「可惡,我竟然忘記了你是『左手神人』,失算了。」武怪責自己的失誤致球隊落後,但章卻回應他:「剛才換防已經做得很好,防守判斷也沒有錯,敏在右面已經起跳,正常都會認為他是從右上籃,只是他技高一籌,算計了這錯覺,才能完成這反手上籃,換了是我也一樣會被得分,所以不用介懷,剛才這回合大家也做得很好,這是告誡我們是時候認真起來的警號。」

這番話後,挑戰者Project B的氛圍有了明顯的改變,散發出非勝不可的氣息,章再次對武和雄解釋戰術後,便站好位準備迎戰。

早再一次擔任發球員的角色,他把球傳給左面的敏,然後自己跑到罰球線,而星則打算跑向左面三分線零度位準備接應傳球,雄看出了他的心思,把星牢牢釘在原地不能動彈,早見狀立即改變戰術,跑去為敏設單擋,但武的直覺比早快了一步,他向橫跨了一步把早的單擋廢了,單擋失敗的後果是把多一個防守者帶來,武也意識到這一點,他借機防守得更貼身,而章也上前double team,務求逼使敏失誤,由於敏是站在三分線外一步,前有追兵,後無退路,早想走近救他也無從入手,只能著敏傳球,但章和武把傳球路線全封死,混亂之間,球被章打掉,武立刻搶走轉身便丟向籃框,攻守轉換比保特還快,而本身封印了星的雄亦不知在何時已站在籃下等待此球,最後他垂直一跳,接球空中灌籃,把比賽reset,再次平手。

「四比四!」球迷大叫。隨著比賽進入白熱化階段,球迷持續的歡呼讚嘆聲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每次入球後的興奮,投失後的失落,蓋帽後的咆哮,盜球後的讚嘆,突破後的歡呼,每個觀眾都融入比賽當中,他們不是其中一隊的擁躉,而是籃球比賽的支持者,誰勝誰負對他們也沒有關係,他們關心的只是球賽是否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