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此球扳平的挑戰者Project B一時間士氣大振,把無限覆桌三人組連續得分的節奏打斷,重新掌握比賽。在得分後,章故意召集武和雄商談了數十秒,看著他們一邊耳語一邊指手劃腳,早也著急起來,最後章他們三人回頭看一眼早然後同時露出狡猾的笑容,更令早心生疑惑,造成無形的心理壓力。

終於章站在葫蘆頂上準備開球,而武和雄也站在左右兩面的三分線外準備接球,早、敏、星也牢牢盯著自己的防守對象。章分別看了武和雄一眼,對他們點了點頭,然後再次對早展現出剛才狡猾的笑容,便把球全力擲向籃板,早對章此舉還來不及反應,章便已跑過他身邊,直奔籃板然後起跳,而球亦正好反彈到章的手上,自製籃板再以仆街射波法收尾,耗時不過四秒,全場只有章一個在移動,其他人只是矗立在原地看表演,簡單快捷便得到一分。

章得勢不饒人,臉上掛著狡猾的笑容,快速開球令比賽再開,這次球落在武手上,由於防守者要站在鎖匙圈內,而武則站在三分線外,由他接到球到防守者上前來防守,有一秒多的空檔時間,對於一般球員而言,這一秒已經很足夠,但對於出手速度極快的射手魚蛋炮台而言,這一秒鐘簡直是會放大至四倍,甚至五倍,對於有充足時間而且毫無壓力的出手,這球只有入的份,所以比分旋即拉開至六比四。

早他們完全陷入了章的節奏陷阱,在旁觀戰的阿大和阿二很想提醒他們,但礙於比賽要公平公正,所以也只有乾急的份。

章又再一次施展狡猾笑容配以快速發球,這次也是傳到武的手上,眼看歷史又再重演,敏把自己的反射速度提升,在球離開章手的同時便起跑,武接到球的一刻,敏便站在他眼前防守,令他不能再輕易出手。而武並沒有顯露出詫異的表情,因為他知道敏的能耐,所以他亦預備了應對方案。武數下胯下運球之後從左面突破,敏亦即時橫移步跟上,但這正中武的下懷,他step back拉出一大空位,敏雖然即時跟上,但也為時已晚,球已在空中像有車軌跟隨般以美麗的拋物線直插籃框,個人連得兩分,比分再次拉開至三分差距。



「暫停。」在章打算再次快速發球前,早終於喊了暫停。

他對敏和星說:「肥章的笑容真是令人很困擾,令我的心理壓力很大,不知他想怎樣,使我分了神,不如我們也和他們鬥笑。」

星以超凡的智慧分析完早的說話,然後以普通話和應:「我覺得ok。」

而敏卻大為反對:「不要傻,他們用這招打心理戰,你覺得他們會中計,認真呢?我看還是無視他們,找回自己的節奏才是當務之急。」

在眾人思考之際,敏再次開腔:「我們的節奏是慢,在防守端也可以以慢打快,不必要跟隨他們急促的節奏,只要他們陷入我們的節奏,比賽才有轉機。」



「以慢打快就是拖慢他們的進攻節奏,令他們運球和傳球次數增多,這樣我們才有機會盜球反擊。」敏補充道。

暫停過後,比賽再開,章把狡猾的笑容收起,換上了認真比賽的臉,展現出必勝的決心。球再次發到武手上,敏亦立即趨前緊貼,令他不能出手,試探步、運球突破、step back也用了,但敏依然像貼身膏藥般纏繞著武,而章和雄也被守死了,不能直接把球傳給他們,武正思考著解決辦法,敏看穿了武的行為,是難得的機會,伸手想把球拍走,幸好武反射神經發達,用背後運球化解了這危機,突然他靈機一觸,把球大力丟向籃板,利用物理定律,入射角等於反射角,用籃板作為平面反射傳球到站在相約位置的雄手上,一般傳球不能成功,利用籃板的高度來反射,球便能兼顧高度、角度和力度傳出,而雄也能利用和星的身高差來接球。接過球的雄,正面面對星,星的防守也認真起來,然而雄胯下運球後便用背對著星,用背籃功慢慢打入鎖匙圈第三格位置,拿穩球後以膊頭左右fake了一下,然後左轉身抽身跳起fade away shoot,星本身也被fake得暈頭轉向,不知他會在哪一面起手,然而雄為了保險起見配合fade away shoot,星完全不能阻擋這一波進攻,眼睜睜看著球打板入框,讓比分領前到八比四,目前為止最大的分差。